当前位置:首页 >诗词游记>游王屋山记

游王屋山记

2011年4月25日  明·李濂

王屋山在济源县西百里。《禹贡》曰:“底柱、析城至于王屋”,是也。以其山形如王者车盖,故名,或言山形如屋也。又曰山空其中,列仙宅之其内,广阔如王者之宫也。按《龟山白玉上经》暨《茅君内传》皆云:“大天内有元中洞三十六,第一日王屋洞,周回万里,名清虚小有之天”。杜甫诗“忆昔北寻小有洞”,即此山也。其绝顶曰天坛,常有云气覆之,轮   纷郁,雷雨在下,飞鸟视其背。相传自古仙灵期会之所,世人谓之西顶,盖与南武当,东泰山鼎峙云。

余夙慕天坛王屋之胜,顾尘事羁缚,恒以未获一游为憾。岁乙已三月十三日乙亥,早起渡河往游。是夕宿原武,翌日宿武陟。丁丑宿覃怀。戊寅宿济源,己卯晨出县城,西走沟中四十里,饭胡(虎)岭,又析西南行十五里度秦岭,皆行山上。逾五里至剑河堡。南行又折西北行十五里至阳台宫,在王屋山之麓,唐司马承祯修真之所也。明皇御书“廖阳殿”三巨字。殿中塑昊天上帝像,旁侍十二元辰,皆伟丽。而白云道院乃在廖阳殿之东。曰白云者,承祯别号也。入道院,见大镬一,径丈深数尺,胜国时物也,宫之南有八仙岭,其势如八仙饰冠佩下天拱而向阳台。又有仙猫洞、不老泉,皆去宫不远。

出阳台宫东北行,山下百余武,谒烟萝子祠。祠前有洗参井。祠即烟萝子宅址也。烟萝子者,晋天福间人。世传烟萝子佃阳台宫田,苦积功行,忽一日于山中得异参,合家食亡,拨宅上升云。

过祠北行, 石间 道中褰乱藤,履危石,东西两山壁立数千仞。风飕飕起岩谷林木间,令人震恐。 石间 道中行八里复上山坂,垒献盘曲,莫记层数。乃循石磴,道士引入紫微宫。仰视台殿,如在天上。至门,金书榜曰:“王屋山朝真门”。门内为天王殿,榜曰“天下第一洞天”。又上一层曰:“三清殿”,面对华盖山,如几案然。又上一层曰“通明殿”,设昊天上帝像。殿中环列朱龛,贮国朝御赐《道藏经》若干函。有碑数十通,皆宋、金、元时物。薄暮,酌方丈之松菊堂。

翌日庚晨,夙兴为天坛绝顶之游,乃乘小山轿。仆夫持    牵舆以上。出紫微宫西上二里至望仙坡,阅披云子修练之迹。又上四里至憩息亭,凡登绝顶者至此必饮茗少憩,故名。其地有仰天池,四面高而中凹,旧有泉,今涸。至此则山径愈峻险。轿不可行,乃步以上。过此蹑瘦龙岭,登一天门。曰瘦龙者,以山脊之癯如瘦龙露骨也。过一天门,登十八盘,山石壁陡绝,旋绕而上。至蹑云桥,观烟萝子登仙石。石上有足迹。下有涧曰避秦沟。又稍上则紫微岩,岩之右有三宫洞。洞前有仙人桥。少顷,至南天门,则愈陡绝。手攀铁索以上,观轩辕黄帝御爱松。少憩换衣亭,渴玉皇殿。殿之东曰“清风台”,西曰“明月台”,皆名石也。又行数十武至绝顶,入虚皇观,谒轩辕庙、真君祠,乃陟三级瑶台,极其遐览。东曰日精峰,日始出时晶彩烂然;西日月华峰,月上时,光华先见也。于是东望海岱,西眺昆丘,北顾析城,南俯黄河如线,嵩山、少室隔河对峙,咸聚目前。下视华盖诸山,卑如培    ,窃议天下奇观无逾此者。余俳徊久之,乃下三级瑶台,遍观古今诸石刻,而日已脯矣。是夕,宿上方院。偶思李白诗“愿随夫子天坛上,闲与仙人扫落花”之句,超然有遗世独立之心焉。余人寝室,将就枕,道士走报请观天灯。亟出视之,则见远火如流星,上下明灭,杳无定踪,时从行者咸相骇异。昧爽起,观日始出之景,甚奇。天既明,阴云蔽翳,移时顷之开霁。步之北天门,见古松十数株,环列成行,俨如侍卫,皆千百年物也。遂观舍身崖至心石。在东北虚岩之上,突出一石,阔尺许,工丈余,势欲飞坠。下瞰峭壁,神悸股栗。又观老子炼丹池,上有老子祠,古碑存焉。闻东北有王母洞,奥邃难测,人迹罕至。元岁时投金龙玉简于此。余欲往游之,道士曰:“径险,不可行,且有蛇虎潜其中。”乃下南天门,里许,游黑龙洞。洞前有太乙池,盖济水发源处也。世传析城之山升白气于天,落五斗峰化为湿云,自石窦中滴水隆太乙池云。道士曰:“每岁元会日五更初,辄闻仙钟自远洞中发,声悠扬清婉可听。”又曰:“日出没时,间有倒影之异。”余暂游速返,悉未之逢也。

是日由旧途下山,仍宿紫微宫。余尝梦游一山,极奇绝。嗣游四方名山,无相似者。乃今登览王屋,种种与梦中所见合,夫岂偶然者哉?

注:①轮   :盘旋屈曲之上,引伸为高大貌。

②武:古时六尺为步,半步为武。

③海岱:海,东海,今之渤海;岱,泰山。

④昆丘:即昆仑山。

⑤培   :小土山。

⑥晡:午后申时(15—17点)。

⑦昧爽:昧旦,天将明未明之时。

上一篇:题济渎

下一篇:寄王屋山人孟大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