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文化>山如削玉水涵秋 人在冰壶月底游

山如削玉水涵秋 人在冰壶月底游

2011年4月25日  王明信

 沁河自发源地至我市的五龙口,一直都是在太行山中蜿蜒奔流,尤其是经紫柏滩流入济源之后,山更高,谷更深,沁河峡谷壮观秀丽。沁河到达五龙口,终于流出了大山的围堵,冲出峡谷,跃上怀川平原,一泄百里,汇入黄河。在这沁河出山处,山水秀丽,景色秀美,更兼自秦以降,劳动人民拦河筑堰,引沁水灌溉农田,给其独特的自然景观配以饱含历史文化的人文景观,形成了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自唐代以来,古人的慧眼就十分青睐这一沁水文化现象,全国的达官显贵、文人骚客都世代来此游览,赏美景,醉山水,吟风咏月,写下了无数诗词歌赋。我检阅史料,在漫长岁月的淹没后,仍有40首吟诵沁口秋风、枋口、五龙口、广惠渠等水利工程的古代诗词,从中可以看出古代枋口景区旅游的长盛不衰。姜正游枋口诗句“山如削玉水涵秋,人在冰壶月底游”,应该是古人对枋口旅游的最佳描述。

秦渠枋口修建于秦代,是我国古代最早的水利工程之一,但正史上记载不多,最早的记载见于新唐书地理志,只在济源县名下,注明“有枋口堰”数字。而在古典诗词中,枋口这个地理概念最早是出现在唐代大诗人韩愈的诗中。韩愈在元和六年(公元811年)作《盆池五首·其一》:“老翁真个似童儿,汲水埋盆作小池。一夜青蛙鸣到晓,恰如方口钓鱼时。”可见在此之前,韩愈就来枋口游览,在月下垂钓,那蛙鸣声声,彻夜不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唐代来枋口旅游的历史名流有韩愈、孟郊、白居易、王涯等。唐代济源县丞薛晏就陪同监察御史郑辕和一个叫崔全素的官员一同游枋口,且三人共同命题吟诗纪游。

宋代的文彦博,一生经历仁、英、神、哲四朝,任将相50年,他两次游枋口,每次都写诗纪游。

金代文学家赵秉文骑马沿沁河峡谷到枋口,写下了《山行四绝》;金代文学家元好问在人生挫折后,在济源寓居期间,写了《水龙吟·中秋》词,他“寻常梦里,膏车盘谷,拿舟方口”,把枋口泛舟作为他最向往的事。还有元代文学家李俊民亦到过枋口。

明代怀庆知府朱期至、国子监司业薛所蕴、清代内阁中书康仪钧、怀庆知府沈荣昌、外地文人乔腾凤、汪价、萧濬、沈维材等都慕名而来。济源的官员董榕、萧应植、张世英、李元叔和绅士段振蛟、段景文、刘漪、何达善、李含章等更是借地利之便常来游赏。

这些都是有文字可考的旅游者,而许多络绎不绝的旅游者没有留下文字,或虽留下有文字,但早已淹没在历史烟云之中。白居易诗云:“时逢杖锡客,或值垂纶叟”,说的就是他来枋口游时,还遇到拄锡杖的僧人,垂钓的老者。说枋口在古时就游人如织也非空口无凭的。

古代的枋口风光是如何旖旎呢?那时没有照片,更没有录相,我们只能从诗人的字里行间来领略了。

唐代诗人白居易的“孔山刀剑立,沁水龙蛇走”,太行山和孔山如刀劈斧剁般耸立在沁河两岸,沁水在两山的峡谷中像龙蛇一样曲曲弯弯,蜿蜒奔走,这是对枋口地理形势的高度概括,形象而生动。“虚明见深底,净绿无纤垢”,是说沁水之清澈。“岩寒松柏短,石古莓苔厚”,是写枋口之郁郁葱葱的植被。

元代文学家方回诗云:“昌黎寻李愿,借车方口过”,是说韩愈来盘谷寻李愿时,乘车从枋口经过。韩愈在《卢郎中云夫寄示送盘谷子诗两章,歌以和之》诗中写道:“平沙绿浪榜方口,雁鸭飞起穿垂杨。”可知枋口滩涂平整,沁水深深呈现出碧绿的颜色,杨柳垂岸,大雁、野鸭在其间飞翔。

唐代诗人孟郊在《济源春》中写道:“济滨花异颜,枋口云如裁。新画彩色湿,上界光影来。深红缕草木,浅碧珩溯洄。”济水之滨的鲜花格外艳丽,沁河枋口的白云如精心剪裁。在阳光的照耀下,这秀丽河山如诗如画。新萌的草木上镶嵌着一缕缕深红,碧绿的沁水在枋口大坝前打着漩涡,像一方浅碧色的佩玉镶嵌在沁河出山处。

孟郊还有两首《游枋口》诗,描绘道:“太行青巅高,枋口碧照浮。明明无底镜,泛泛忘机鸥。……芳物竞晼晚,绿梢挂新柔。和友莺相绕,言语亦以稠。始知万类然,静躁难相求”、“镜中照千里,镜浪洞百神。此神日月华,不作寻常春。三十夜皆明,四时昼恒新。鸟声尽依依,兽心亦忻忻。澄幽出所怪,闪异坐微絪。可来复可来,此地灵相亲。”在他的生花妙笔之下,太行山青翠高耸,枋口像一面大镜子镶嵌在太行之阳,这面镜子透明无底,上面有鸥鸟在飞翔。枋口如镜能照千里,枋口之水能通达各路神仙。这儿的春天,聚集着日、月、星的精华,不是平常的春天;一月三十夜都焕发出光明,一年四季都是美好的白天。小鸟依偎,野兽欣喜,澄澈幽清的沁水使怪异尽现原形,闪现的怪异立刻在烟气弥漫中藏匿。这地方可来,真可来,连这儿的神灵都是那么可亲可爱。

文彦博从盘谷过来游,“枋口云归穿古木”,“ 下马入枋口,漾舟缘碧溪。雪消山骨瘦,风定浪头低。”

李俊民带着一个警卫小队来济源,“是时方口雨初过,天风破晓开微阴。”

朱期至看到的枋口,亦是:“石壁断如削,青天一水流”、“日落平沙树,烟横野岸秋。”

刘漪在船上游枋口,感觉是:“谷转波无定,云轻石与闲。随人飞绿树,返照落青山。渔火前村近……”

这些诗人用明镜、碧玉来形容枋口,充满感情地来吟咏枋口的平沙、碧溪、绿浪、垂杨、古木、绿树、青山等景物,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把他们对枋口的喜爱之情融入了诗句,意境优美,风光醉人。

古人游枋口,除了旖旎的自然风光,更是奔着参观这儿宏伟的水利工程而来的。最早的秦渠枋口、引沁灌渠“柳溪”、玉带河、广惠河、直至到明清时形成五龙引沁之势的“五龙口”,都在古人的笔下眼中,别具一番神韵。

孟郊曾和兵部员外郎兼知制诰王涯等同游枋口柳溪,他在《与王二十一员外涯游枋口柳溪》诗中专写柳溪的景色:“万株古柳根,拿此磷磷溪。野榜多屈曲,仙浔无端倪。春桃散红烟,寒竹含晚凄。晓听忽以异,芳树安能齐。共疑落镜中,坐泛红景低。”柳溪,应是引沁灌渠。柳溪沿岸植满了柳树,古老的柳根牢牢地扎在柳溪中,他们划船沿溪游览,溪流长长无尽头。春光中桃花红艳,翠竹含烟。一首古曲响起,仔细一听又不似《芳树》古曲。船行水上如落镜中,两岸花红柳绿倒映水中。

赵秉文在雨中到枋口,他看到“树根系筏水沦漪”,木筏系在树根上,雨点打在水面,形成一个个涟漪。

文彦博的《游枋口》:“石壁张含岈,沁水吐其侧。平沙绿水旋,千里不浑色。木秀如钟山,鱼肥似春麦。不见持竿人,鸣哇长湱湱。”这前两句是引沁水的渠首景色,其后写清澈的沁水,灌溉出树林繁茂、春麦肥壮、鱼儿肥美。波涛声中,不见钓鱼人。

李元叔的“沁水西来束峡间,凿开石骨作长川。挽回东倒千寻浪,溉尽南畇万顷田。”写得多么有气势。何达善的《甘公洞》诗:“水利古枋口,奇哉穿石泬。……甘洞在上流,引水西南拆。西南遍斥卤,村村资蓄泄。禾罢稏玉稻盈,飞翔白鸟洁。能驱龙伯旌,一扫蚩尤血。”是在感叹这一造福千秋万代的伟业。李含章的《美邑侯甘公开沁枋第五口》:“龙门今再凿,伊阙复为通。水落青山外,云飞绿野中。翻疑景色霁,化雨泻晴空。”是在赞颂这一工程的美好。张世英写广惠河的“碧流如驶绕层隈,……无穷惠泽喜重开”、“疏透济波地脉通,春塍桃李满芳丛。”是在写实。康仪钧的《沁渠行和仲友》的长诗:“我来太行阳,五邑滋灌溉。群山万叠锁青龙,洪涛湍汛藏神功。五丁劈山山洞腹,冯夷鞭水水行空。龙头崷崪吟风雨,千里泉源一吞吐。纵横天上走蛟虬,砰訇地底出雷鼓。回酾二渠引其河,大干小支分叉牙。”更是把引沁工程进行了了神话般的描写。

古人来游,欣赏引沁壮举,更怀念这些作出贡献的官员,他们会拜谒纪念河内县令袁应泰的“袁公祠”、纪念济源县令史纪言、石应嵩、涂应选的三公祠。

清代怀庆知府沈荣昌《谒袁公洞偕立齐大令》:“袁公疏凿处,遗迹至今传。驻马疑无地,穿山自出泉。百年青史在,万井绿云连。肖像岩扉里,殷勤嘱后贤。”表达的就是拜谒者的敬意和缅怀之情。

如果说沁口的自然之美是大自然对这方土地的赐福,那么,枋口水利工程之美,则是历史对这方土地的偏爱,便其浸润着历史文化的厚重,具有了深刻的文化内涵。

“济源十景”之一的“沁口秋风”也在五龙口。酷暑盛夏,来自太行山中清凉的山风顺沁河峡谷而下,行人到此,徐风送爽,暑热顿消,杨柳依依,野菊飘香,激浪拍岸,五龙分流,令人心旷神怡。

清人段景文对沁口秋风是这样描述的:“摩云两壁夹寒流,谷邃天高爽簌幽;翠扑衣衫岚影动,凉浸肌骨水光浮;凿渠尚赞卢侯绩,作赋还生楚客愁;吹尽六尘清境界,胜游何必在清秋?”

客居济源的清代安庆人萧濬则是这样描述:“乘秋游沁口,野菊下飘香。爽籁襟方快,清飚晚送凉。渔舟缘浦系,归鸟傍林藏。兴尽驱车返,云山一望苍。”他来沁口避暑,直到日落西山,暮色苍茫,暑气消尽,才登车返城的。

有如此美景和避暑胜地,来游者自然络绎不绝了。

除了自然美景、水利工程和沁口秋风之外,五龙口还有什么吸引人的景观呢?

一是悬泉。济源县志载:“悬泉在枋口之北,左金柜,右玉峰,前箭括,后风门。”“孔山有泉,从悬崖上流下,注入沁水,称悬泉。”白居易有“危磴上悬泉,澄湾转坊口”之句;元好问有“见说悬泉好薇蕨”之句,可见,不但悬泉有名,连悬泉的野菜也挺有名气。

二是“石笋高”,也就是像石笋一样高耸的山峰。唐代有三个人以“石笋高”为题,比赛写诗。薛晏的诗是:“峭筍倚溪壖,雄标屹霞境。云披看卷箨,波静見垂影。頓翼已棲林,残阳方在顶。”郑辕的诗是:“竦立青山下,卓立白云际。濯似春筠茎,奇如夏峰势。赏者空往来,亭亭几千里。”崔全素的诗是:“石笋生孤标,屹立青冥直。根横晓浪痕,箨卷春云色。棱棱长钧峰,应使山魅惕。”这简直是在描写桂林的山水!虽说不是桂林,却也胜似桂林。

赵秉文来到枋口,还更看到了一幅生动的道士引水图:“玉柱峰前紫翠堆,道人架竹引泉来。穿云络石无人见,下赴龙门怒作雷。”这紫翠堆成的玉柱峰,可就是“石笋高”呢?

三是“蒙泉”。《怀庆府志》载:“在枋口内。”还是那三个人以“蒙泉”为题比诗。郑辕的是:“丹洞吐细泉,宛转苍苔里。凝碧时含光,流泄复如此。谁知山下泉,来洗幽人耳?”崔全素的是:“溪转闻鸣泉,林疏渲苍藓。漱洁来潺湲,疑光散清浅。未知适所从,空山漫流衍。”薛晏交了白卷。这个小小的山泉,如此圣洁而神奇。

四是“薜荔壁”。薜荔是一种蔓生的木本植物,又名木莲、木馒头。薜荔壁就是爬满薜荔的崖壁,碧绿如茵。还是那三个人又以“薜荔壁”为题比诗。郑辕写道:“薜荔生空山,幽姿媚苔壁。根封石燕泥,花似乳窦滴。灵钧没已久,荣落谁人惜?”崔全素写道:“芳姿抱青峦,根蔓殊众品。水净隐帘珠,云开露屏锦。沥沥岩风来,幽香曳清凛。”薛晏又交了白卷。如此绿茵覆盖的崖壁,确实不可多得。

五是韩愈在山崖上的题诗。韩愈在枋口的那座山崖上题诗?诗是什么内容?现在已无从得知。我们只能从古人的诗中看出一点端倪。乔腾凤游枋口的诗,有“铁壁文章古”之句。清代济源人段振蛟的诗云:“欲觅先贤句,千岩覆绿苔。”可见这一题刻常被绿苔覆盖,到清代仍在。

可惜的是枋口的这五大景点到今天已不复存在,我们只能在古人的诗中去想像了。

古人是怎么来游枋口呢?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那时没有人收门票,既来之,则游之,就行了。

游枋口的旅游路线。古人游枋口,一般是和游盘谷连在一起的。想当时交通不便,公路不发达,水路发达,游人多游罢盘谷,过燕川渡(在今河口村附近),顺带游化城寺、裴休洞,到枋口。或者,反向而游。文彦博的《过燕川渡》描述的就是这条路线:“早过燕川渡,千峰插太虚。云间微见日,水浅不侵湖。风急樵歌响,霜岩木叶疏。缘溪东北去,岩后有精庐。”这“精庐”就是化城寺,裴休洞也在此。“昌黎寻李愿,借车方口过。”走的也是这条路。元好问“膏车盘谷,拿舟方口”,梦里走的也是这条路。赵秉文“终日看云不忍还,马蹄荦确两山间”,也是在沁河峡谷里徘徊。当他看见“漠漠青田鹭啄苔,北人飞去又飞回。青山影里啣青稻”时,他就惊喜地欢呼道“知是济源枋口来”。

游枋口的旅游方式。古人来游枋口,或乘车,或乘马,或步行,或在岸上游览,但最好的方式还是泛舟水上。那些官员、有经济条件的绅士,游枋口都是乘船在沁水上泛舟,在沁渠上漂流。白居易诗云:“仙棹浪悠扬,尘缨风斗薮”。他在水上精神抖擞,扬浆逐浪,衣裾、冠带在风中飘舞。孟州文人乔腾凤在“三月桃花水,远添石峡流”的枋口春汛时,“为贪朝景霁,因作放船游。”济源清代人刘漪也是在“枋口舟中”吟诵出“岚光收众丽,水力破天关”的诗句的。

游枋口的文人墨客在舟中赏景,吟咏唱和,是离不了酒的。舟行水上,他们一边赏美景,更要一边品美酒,还要论诗。白居易在游枋口时,身为太子宾客分司东都的他,自然有地方官招待他。“锦坐缨高低,翠屏张左右。虽无安石妓,不乏文举酒。谈笑逐身来,管弦随事有。”午餐时,大家依次而坐,周围遮上屏风。在这高朋满座时,虽然没有像东晋的谢安石那样有美女作陪,但像孔融那样无忧无虑地畅饮却是少不了的。大家在管弦乐奏中高谈阔论,畅怀饮宴。怀庆知府朱期至陪同的是朝中高官,自然要吩咐手下:“莫教催侯吏,樽酒在渔舟。”孟县人薛所蕴《枋口泛舟》诗云:“山风秋气肃,相劝倒金卮。”秋风萧萧中,好客的主人殷勤劝酒,那就畅怀大饮吧!

游枋口饮酒的最高境界,当数唐代诗人孟郊的流杯传觞,也就是在水上传杯,杯到谁面前,谁的枚输了,谁饮。亦称为流觞。那是他参加济源三月的寒食节,“千家门前饮,一道传禊杯。玉鳞吞金钩,仙璇琉璃开。朴童茂言语,善俗无惊猜。狂吹寝恒宴,晓清梦先回。”沿引沁灌渠的千家万户都在门前的渠水里洗濯,都在水面上传杯饮宴,流觞歌舞。这儿的人们以这种方式庆祝新春的到来,洗去不祥,开始一年新的生活。有人临渠垂钓,从水中钓起一条金鲤,平静的水面被扰动,泛起一片涟漪。儿童伊呀学语,乡风淳朴得令人惊讶。人们尽情地吹奏乐器,载歌载舞,直至很晚才去安寝,可天刚拂晓,他们就起来了,又开始新的欢庆。这是多么壮观的欢庆场面啊!

他还与宰相王涯等“宴位席兰草,滥觞惊凫鹥。灵味荐鲂瓣,金花屑橙齑。”就是他们在长满兰草的草地上饮宴,菜肴很是丰美,上的是金鹥玉鲙,即把鳊鱼肉切成细丝,用金黄色的橙粒拌之。大家水上传杯,流觞畅饮。

孟郊还在舟上与王涯论诗,“水意酒易醒,浪情事非迷。小儒峭章句,大贤嘉提携。潜窦韵灵瑟,翠崖鸣玉珪。主人稷卨翁,德茂芝朮畦。凿出幽隐端,气象皆升跻。曾是清乐抱,逮兹几省溪。……江调摆衰俗,洛风远尘泥。徒言奏狂狷,讵敢忘筌蹄。”意思是:嬉戏水上酒易醒,波浪之上情怀兴。我这个小儒生想写出峭丽新奇的诗句,你们这些大家要多多指教、提携。水流冲击岩石发出的清脆悦耳之声,你们这些大贤有德之人,都有佳作,诗句绮丽,寓意深藏,不同凡响。我们都有追求清闲安逸的情怀,以后逮住机会就来此消遣、休闲。我早年居住在江南,诗作都是江调,想摆脱颓败之风;现在定居洛阳,诗作又学洛风,追求新奇脱俗。我诗中的情志不敢狂傲偏激,更不敢忘了诗歌的语言、格律、平仄等规矩。只可惜我们今天读不到王涯游枋口的诗了。

游枋口的古人还有一大愿望,就是欣赏韩愈的题刻,但韩愈的题刻一是在山上陡峭处,不太好到达;二是题刻长满苔藓,字迹被遮盖,不便于欣赏和拜读。为了能拜读、欣赏韩愈的题刻,许多游览者都是不辞辛劳,克服困难,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文彦博第二次来枋口,众人乘马而来,先乘船游水,再弃舟登岸,拄杖上山,去寻找韩愈的题刻。“数里复登岸,群贤同杖黎。徘徊岩石畔,寻觅退之题。”  赵秉文骑马来到枋口,他不顾天空降雨,也登山寻觅,“不见文公陈迹在,摩挲苔壁认题诗”,他用手摩挲苔藓,一个字一个字地辨认韩愈的题诗。

清代济源县令董榕枋口泛舟遇雨,仍冒雨上山寻韩愈题刻。“重岩飞骤雨,一叶荡寒溪。蹑屐经苔滑,看云出岫低。摩崖烦运帚,烘墨忆燃藜。快睹龙蛇舞,腾烟护钜题。” 他在枋口乘船游览,遭遇沁河峡谷中的暴风骤雨,一叶扁舟在河上飘荡,已经很危险了,但他们不顾山峰被黑云压低,仍冒雨登山,小心翼翼地踩着湿滑的苔藓小路向山上攀登。他们为观看被苔藓和枯叶掩埋的唐代摩崖石刻,用扫帚扫除杂物,点着火把观赏。那龙蛇飞舞的题刻在浓烟中映入他们的眼帘。诗作以景物渲染气氛,以气氛烘托心情,表达了作者对韩愈其人、其文的敬重感情。

河水无情,有时会山洪暴发,惊涛骇浪,但来枋口的游览者却有人不怕风浪起,偏向险处行。

清代济源人段振蛟在枋口游时,沁河山洪暴发,“突兀雨峰断,崩流三晋来。洪涛翻日月,巨浪转风雷”,但他仍然继续前行,“欲觅先贤句,千岩覆绿苔。”

清代江南人汪价“泛舟入枋口,两壁一何陡。风遏水为号,水冲石共走。百丈牵不前,衔杯问我友:绝巘与惊湍,颇似三峡否?寒威不可禁,容易消此酒。” 诗人在沁河汛期的惊涛骇浪中,坐船进入沁河峡谷,两岸高山壁立,风助水势,浪卷石滚,涛声如雷,摄人魂魄。纤夫在岸上牵船,艰难溯流而上。汪价等人在舟中饮酒,边饮,边问:这惊涛骇浪和激流险滩,是不是和长江三峡的险情很相似?在这令人胆寒之时,惟有以酒壮胆。面对如此惊涛骇浪,游览者悠然而饮,言语诙谐,处险不惊,“胜似闲庭信步”,表现了一种处变不惊,勇敢面对的精神,寓意隽永,耐人寻味。

综上所述的枋口游览之美妙,旅游者常是流连忘返,不忍离去。

孟郊涉及枋口之游的诗有四首,可见他来枋口次数之多。他“恣闲饶淡薄,怠玩多淹留”,是流连忘返;“可来复可来,此地灵相亲”,是对枋口的迷恋。他在在《济源寒食·其六》中写道:“枋口花间掣手归,嵩阳为我留红晖。可怜踯躅千万尺,柱地柱天疑欲飞。”踯躅,就是杜鹃花。诗人在枋口游览了一天,手中捧着在枋口采撷的山花而回。远处的嵩山在晚霞映照下泛红,那是满山遍野的杜鹃花在开放,这顶天立地的景观像是要起飞吗?孟郊是个落魄诗人,又是一个老年丧子,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在济源期间常常黯然神伤。但他这次枋口之游后,心情振奋,精神升华,一反常态。

最善于表达对枋口爱恋之情的是白居易。他在《游坊口悬泉,偶题石上》诗中写到:“相与澹忘归,自辰将及酉。公门欲返驾,溪路犹回首。”我们从早至晚,玩得尽兴,忘了归时,陪同来的官府的人催促我们回去,我们仍回首河道,恋恋不舍。诗的最后,他宣布:“早晚重来游,心期罢官后。”

上一篇:济水·济源·济渎庙(三)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