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人传记>将军十进—记二医大原政委傅翠和的故乡情怀

将军十进—记二医大原政委傅翠和的故乡情怀

2010年11月16日  科技日报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中学课本中的《愚公移山》,让一代代人知道了王屋这个山名。再有“山高水长,物象千万。非有老笔,清壮何穷。”1300多年前唐代大诗人李白在河南济源市王屋山写下的诗句,更让人深入认知她的秀丽。

时空变幻无穷,而王屋山真正的光华,却如待在深闺之中的佳人,鲜为世人知晓。

其山其水,依然壮美,尤其是遍布崇山峻岭的道教宫观遗迹,仍在无言地诉说着当年“天下第一洞天”道教圣地的繁荣与昌盛。可能是王屋山的人文太浓、神韵太深,靠文字的符号,很难去挖掘其在中国道文化中特殊的地位和作用。也许,只有与大山亲密接触,去叩拜,去寻访、去感应……

探寻王屋山的过程是艰辛的,不仅仅靠体力和毅力,更是带着一种信念。那种感觉,像是一种潜在的精神。

有一个人,一个让人佩服的人——傅翠和将军,第二军医大学原政委——这位古稀老人,不顾70岁高龄,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发掘故乡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资源,弘扬中国道学文化,不辞辛劳,跋山涉水,先后十多次带领专家领导走进王屋山实地考察、调研。

在他和友人们的不懈努力下,王屋山保护与开发被纳入河南省“旅游立省”战略规划,得到了河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我们有理由期待,具有丰富历史文化资源的王屋山,会在不久的将来以她更加美丽、迷人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

傅翠和将军用他的实际行动,叙述着一位老人浓浓的故乡情怀。他传播的精神,就像巍巍的太行山脉永远耸立在百姓心中,他弘扬的美德,好似潺潺的济水在中原大地上源远流长。

王屋山:一本自然著就的“天书”

传说中盘古开天辟地,女娲用黄泥造人,日月星辰各司其职,子民安居乐业,四海歌舞升平。后来共工与颛顼争帝位,不胜而头触不周之山,导致天柱折,地维绝,四极废,九州裂,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洪水泛滥,大火蔓延,人民流离失所。

女娲看到子民们陷入巨大灾难之中,决心炼石以补苍天。历时九天九夜,炼就了五色巨石。又历时九天九夜,用36501块五彩石将天补好。接着,她又砍大鳌腿支撑天,从此天地就永久牢固了。

“女娲补天,是我国人人皆知、脍炙人口的神话传说。传说中女娲补天的地方,就是我们现在所在地、曾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确定为女娲补天的‘神话之乡’——济源市邵原镇。你们看,这里到处可见的五彩石,就是传说中女娲补天时所留下的。”仲夏时节,置身豫西北王屋山腹地,第二军医大学原政委傅翠和将军一边风尘仆仆赶路,一边讲述着有关王屋山的美丽传说。

就在我们沉醉于王屋山美丽风景和神话传说之际,将军忽然用手指着远处的一座大山说:“你们看,那座山的形状像什么?”

顺手远望,只见那山酷似一只无足的神龟横空出世。将军得意地告诉我们,那就是女娲补天神话传说中“断鳌足以立四极”的神山鳌背山。

傅翠和,1940年8月出生于济源王屋山的一个偏远山村,18岁参军入伍,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50年军旅生涯,他从一名普通的战士,成长为一名共和国的将军,期间他很少回到梦系魂绕的故乡。但故乡的一草一木,一人一景,无时不召唤着他,让他牵挂和思念。

2000年,他退休后先后十数次走进王屋山。他说:“这一方山水很神圣,也很神秘。这种神圣与神秘总在发出一种召唤与引诱,深深牵动着我的心思,拨弄着我的情怀,令我向往与神迷,并在向往与神迷中涌动出一种报效家乡养育恩情的激动和激情。”

让我们深感意外的是,傅老将军虽然身居在上海大都市,远离王屋山区,但他对于王屋山历史人文及自然风光如数家珍,其熟稔程度让有的当地人都有些汗颜。

也正是由于他对王屋山那种拂之不去的爱,才有了他多次无怨无悔走进王屋山,了解王屋山,感悟王屋山。他说:“在我的心里,王屋山有两座。一座是自然美丽的王屋山;另一座,就是具有浓郁历史人文色彩的王屋山。”

王屋山,位于河南济源市,总面积867平方公里。东接太行山与华北平原接壤,西连中条山与山西交界,南抵黄河与古都洛阳相望,北依山西高原与晋城市毗邻。距今一万年前,王屋山核心地区已有人类活动。

傅翠和自豪地说,王屋山风景美丽,地貌独特,自然景观丰富,被誉为大自然著就的“天书”和中国动植物的“活化石”。

为了加深我们的了解,傅老将军马不停蹄地带领我们走进了王屋山国家地质公园。在这里,可以看到地球八次造山运动留下的形态各异的沟谷、崖台、峰墙、溶洞、深潭,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火山岩、水成岩、变质岩以及各种矿石、化石等,就像走进了一座数百平方公里的地质博物馆。

“山势陡峭,拔地通天,是王屋山山体的主体特征。”傅老将军告诉记者,王屋山处于山西高原和华北平原下降区的边缘,介于近东西向的中条山与近南北向的太行山构造带之间。记者行走在景区内,映入眼帘的是处处呈现出“断块隆起,拔地通天;古老地层,雄恃山势”的壮美景色。王屋山所组成的雄、秀、险、奇、幽的山岳景观,让观者为之震撼。

王屋山主峰天坛山海拔1715米,从山麓的阳台宫到山顶水平距离只有5公里,而高差却达1024米,断块抬升的山体,构成了悬崖峭壁、层恋叠嶂、奇峰插云的雄险景象。

登上天坛峰顶,记者面南俯瞰,只见群山卑如丘阜,一览众山小,王屋山以其“独自尊高”的王者风范,昂然耸立于中原大地。陪同考察的济源市原人大主任原有升说:“王屋山特有的、具有王者风范的地形地貌,正是古代王屋山被列为岳山、镇山者的首要条件。”

王屋山地处暖温带,四季分明,植被茂密,重山叠岭皆披绿,奇花异草都为景。“青山叠翠,绚丽多彩,是王屋山植被的基本特征。”傅将军说,“春季繁花似锦,百草含芳;夏季浓荫密枝,万木向荣;秋季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冬季青松傲雪,枯木号风,一年不同进程中折射大自然季相,给王屋山穿上了绚丽多彩的外衣,更显透出妩媚、娇妍和雄奇。”

“王屋山观赏植物丰富,大约有400余种。其中还有红豆杉、连香树、领春木等不少名木古树。在这些珍贵树种中,还有一些单体极品,如紫柏庄有一株红豆杉,树围5.4米,树高13.5米,冠幅20.2米,是河南省最大的古红豆杉。此外,景区内共有动物180余种,属国家保护的珍稀动物有20多种,其中香獐、大鲵、金钱豹、中国林蛙等属国家一、二类保护动物。”原有升说。

记者行走在王屋山景区山谷之中,谷底曲折迷离,飞流自空而降,响声震天,缥缈如烟。时而苍穹如线,时而巨石蔽日,岩隙间树、草、苔、蔓生机勃勃,真有一种入奇妙之境,极山水之乐。傅老将军一边走,一边介绍说:“王屋山风景的一大特色是飞瀑清泉,幽谷溪流。景区内可以叫出名的泉水近100个。比如英玉沟、王母峡、尚书谷、九里沟等,均是人们觅幽探胜的极佳去处。这些山谷,两岸山势陡峭,林木葱茏,溪流蜿蜒,气候凉爽,实为超然尘世的洞天福地。”

傅老将军接着介绍说,王屋山最有名的黑龙沟峡谷全长6公里,谷壁陡直,谷沟幽深,林木葱郁。因地处深山,道路不通,人迹罕至,生态得以保护,留下了珍贵的原始森林自然遗产。黑龙沟原始森林,是河南省惟一一处以原始森林为主要特征的风景区。黑龙沟山高林密,特殊的环境造就了多云多雨的小气候,可以经常见到“白云山腰缠,飞瀑沟壑流”的迷人景象。

为什么以“黑龙”冠名?

傅老将军笑着说:“一是由于那里山高谷深,树木郁闭,沟中流水尽管清冽,看却似有墨色;二是由于那里常见山泉跌落,成为瀑布,而瀑布之姿又如龙腾谷中。”

在王屋山景区众多瀑布中,较为壮观的就有黑龙沟瀑布、仙女潭瀑布、天门瀑布等,瀑瀑相连,层层跌落,潭潭相间,构成黑龙沟特有的自然景观。最为壮观的是黑龙沟瀑布,百丈悬崖上,瀑布飞流直下,声震山谷,在太阳的照射下,七彩缤纷,令人叹为观止。

当我们从天坛山主峰返回,途经蟠桃坡,只见一棵巨大的银杏树呈现眼前,古树枝叶繁茂,冠盖遮天。

“这棵银杏树,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树高45.7米,直径9.4米,是我国五大银杏树之一,也是北方少见的中国植物活化石。”傅老将军说,“这棵古树干端直苍劲,树姿魁伟,叶如羽扇,形态奇特,春叶嫩绿,夏叶碧绿,秋叶则变为鲜艳纯净的黄色,成为天坛山脚下的一处胜景。”

就在离千年银杏树北50米处,有一脉泉水穿巨石而出,汇成一个清泓水池,泉水清冽甘甜,被人尊称为“不老泉”。据测定,不老泉水富含钾、锂、钴等多种矿物质和稀有元素,是天然优质矿泉水。它与千年银杏树相伴成景,皆有长生不老之象征,游人至此,无不争相掬水而饮……

“五龙口古称枋口,2000多年前这里就开发秦渠,引水灌田,因以枋木为门,故称枋口。秦渠与都江堰齐名,誉满天下。从东汉至明代天启年间,在秦渠附近相继开挖了利丰、广惠、广济、永利和兴利五渠,形成五龙分水之势,所以又名五龙口。”在赴五龙口风景名胜区的车上,傅翠和详细讲述了五龙口的来历以及她的人文历史。

五龙口风景名胜区,是国家4A级风景名胜区,也是国家猕猴自然保护区,位于济源市东北部的太行山麓,是一处以猕猴、温泉为特色的山岳型风景名胜区。

从济源市驱车到五龙口,只须20分钟。

走进五龙口猕猴公园,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一群群天性活泼、调皮可爱的猕猴。它们或坐,或立,或跳跃,或奔跑。有只胆大的猕猴,竟毫不客气地从傅老将军手中抢走了一瓶矿泉水……

傅老将军告诉记者,五龙口的猕猴又称太行猕猴,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也是生活于地球最北界的猕猴群落,由于这里气候寒冷,山峰陡峭,因此它们生得个大毛长,善于攀缘,行动敏捷,模仿性极强,经联合国派人考察认定为世界猕猴中最进化的一种。目前,五龙口猕猴有3000余只,是国内最大的猕猴栖息地。行走在猕猴公园,可以让游人在属于猕猴的领地内,饱览五龙口景区秀丽风光的同时,品味与享受一种人与猴之间既交往又防备的野趣。

不一会,记者从太行猕猴公园走出,仿佛走入了一幅立体的山水画中。

这画太大,上着蓝天,下着大地,有十里之长;这画太美,绿的是树,青的是山,动的是水,飘的是云;这画太奇,峰峰险峻,断壁如削,悬崖四布,鬼斧神工;这画太阳刚,阳刚中蕴涵着柔情;这画太剽悍,剽悍中释放着温情;这画山静林幽,动静和谐。真是可谓三步一景,十步一画。

这就是五龙口的“十里画廊”。

“最早发现五龙口风景的人,要数我国山水画一代宗师荆浩了。荆浩是我国五代后梁画家。”傅老将军告诉我们,“唐末天下大乱之际,荆浩隐居于太行山之洪谷,也就是今日五龙口的山谷中,自耕自食,并潜心写生作画。也许是五龙口的山水,锤炼了他的意志,净化了他的灵魂。他用智慧和血汗再现了五龙口山水的无限风光。如今,再赏析他的惊世之作《匡庐图》,生动地表达了北方山水雄奇、壮美、深幽的气象,五龙口一带的山水风情尽显其中。”

王屋山:拥有厚重人文历史的道教名山

王屋山是道教名山,是中国古代九大名山之一,被列为道教十大洞天之首,号称“天下第一洞天”,宫观庙宇星罗棋布,历史文化源远流长。

千百年来,先贤大圣们因境赋意,赋优美的自然景观以神仙圣迹之意和宗教含义,使王屋山的自然景色蒙上了许多神秘色彩和宗教气氛。东晋人葛洪《抱朴子》首次出现了“黄帝陟王屋而受丹经”记载,认为道者入王屋山修炼,必有山神助之成仙。南朝陶弘景《真诰》中称王屋山乃“仙之别天”,“下生泡济之水,水中有石精,得而服之可以生长”,是修道者最终应去的地方。唐代名道司马承祯《上清天宫地府经》完整地提出了洞天福地说,认为天下名山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皆为各路神仙所居之仙境。王屋山在神仙境界中的地位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说起王屋山,傅老将军就神情激动,滔滔不绝。他说,王屋山在修道者的眼中,成了修身养性、得道成仙的洞天福地。于是一代复一代,引来了一批又一批的高道名师。名道效应,使王屋山的影响日益扩大。汉代,赵叔期、毛伯道等人在王屋山结庐修炼。隋唐以后,尤其是李姓皇帝尊李耳(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并定道教为国教。唐玄宗为求长生不老之术,两次召见道教茅山宗的第四代宗师司马承祯,命他在王屋山自选形胜,建观而居,并派胞妹玉真公主前往王屋山学道。其后,五代、后晋时期,有烟萝子等一批高道名师在王屋山炼丹修道。宋代皇帝崇尚道教,宋真宗曾召见奉仙观名道贺兰栖真,问以点化之术,赐号“宗真大师”。金、元时期,北方是全真道的一统天下,全真道创始人王重阳与弟子丘处机等七人,世称“北七真”,都在王屋山修道,皆受皇帝封赐。张三丰的再传弟子陈性常,曾称居王屋山修道20余年。这些高道名师,在中国道教史上都有一定地位和影响。

自唐以来,王屋山兴建了许多宫观坛庙。这些名胜或雄居于山麓阶地,或隐藏于山林之间,或叠落于涧溪河畔。这些建筑各抱地势,择地而筑,雄中藏秀,秀中出奇,体现了建筑与地形环境的巧妙结合。天坛总仙宫、阳台宫、紫微宫、迎恩宫以及东西王母洞等,都是道教文化景观与自然山水景观和谐融合的佳例。

傅老将军说,就在王屋山自然环境被仙境化的过程中,出现了许多神话传说和寓言故事。诸如“盘古开天”“黄帝祭天”“大禹治水”“愚公移山”等,是古代先贤智慧的结晶。这些神话传说虽多由人们附会而成,但都反应了王屋山悠久的历史文化,赋予了山水景观永恒的生命,使仙道、文化、风景三者有机结合,集聚出王屋山深厚的文化底蕴。

出自于《列子·汤问》中的“愚公移山”,就源于太行、王屋二山。1945年6月,毛泽东在中共七大闭幕讲话中,引用这个寓言故事,提倡愚公精神,成为鼓舞全党全国人民克服一切困难,争取最后胜利的力量源泉,成为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

王屋山道教历史遗存堪称道教文化历史博物馆。目前王屋山景区有阳台宫、济渎庙、奉仙观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6处,省级18处。尤其是道教碑刻,数量很多,文化价值极高。这些碑刻都是研究中国道教的主要依据。如阳台宫的楹联,以画代字,是一种以独特方式表达的道教文化,在全国是惟一的;阳台宫内的菩提树是佛道两家和谐相处的标志,道文化的和谐理念在这里得到充分显示;还有奉仙观的建筑材料、建设风格,在中国道教建设史上也是独具特色、绝无仅有的,堪称道文化之绝唱;济渎庙集唐宋元明清历代建筑之精华,被誉为中国古代建筑博物馆,其中济渎北岸的石勾栏,镂刻精致,为北宋遗物,乃国内惟一幸存的宋代营造法式单勾栏实物样板。历代帝王将相、文人墨客在济源流连驻足,挥毫泼墨,白居易盛赞“济源山水好”,清乾隆帝称誉“名山胜迹”。

王屋山从传统名山到道教名山的发展变化,从自然环境变成修道的仙境,从道教文化与山水文化的融合,整体孕育出天人合一的仙道境地,展示给世人的是“仙道文化、王屋藏真”的真实感觉。

王屋山:傅翠和将军一生耕耘在心头的泥香厚土

正是深沉、厚重的故乡之情,傅翠和一直在奔走、筹划,千方百计凝聚各方力量,研究和寻找保护与开发王屋山的最佳方案及途径。他说:“现在许多地方,没有名胜景区,花大价钱也要人为造一些景区出来。而王屋山有这样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和历史人文优势,不需要我们去人为制造风景区。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早日让王屋山走出深闺,让世人一睹芳容。”

而要实现这一美好愿望,其过程是何其曲折和艰难。傅老将军开始了王屋山寻访、调研之旅。在多次实地探寻王屋山之后,他开始重新梳理有关王屋山的人文历史资料。“在整理有关资料的基础上,我提出了要加大保护与开发力度的基本观点。通过正常的渠道去申请,估计有很大困难。”傅老将军回忆起当初的想法,至今仍很激动,“靠我一个人,是办不好、也办不成这件事。我只得厚着脸皮去求朋友帮忙。”

“这一辈子,我几乎没有因为自己和家庭的事情,去麻烦我的朋友帮忙。但这次为了王屋山,我破例了。”傅老将军告诉记者。

2008年7月,傅翠和将军飞赴北京,找到他的好朋友十届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黄璜。一见面,傅老将军就把他所知道的王屋山和盘说给黄璜听。可对于黄璜来说,王屋山是陌生的。

接着,傅老将军详细介绍了王屋山的人文历史如何厚重,讲王屋山在中国道教史上的独特地位,以及王屋山如仙境般的美丽景色。

黄璜被眼前的这位老友感动了。他知道,傅翠和坚韧不拔的性格,傅老将军不为钱、不为权、不为名、不图利,一心为了王屋山的保护与开发。从某种程度上说,王屋山就是傅老将军与故乡一生一世不能割舍的情缘。王屋山已成了他理想的一部分。

黄璜欣然答应了傅老将军的请求,他还邀请了十届全国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钮茂生,十一届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等,一起赴河南济源进行考察。

2008年8月,王屋山迎来了这批特殊的客人。

在傅翠和的亲自陪同下,钮茂生、黄璜、任法融,还有全国人大常委、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继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黄信阳,中国道教协会秘书长袁柄栋,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伊丽苏娅等来到了王屋山。百闻不如一见。考察团成员无不对王屋山深厚的历史文化和道文化感到震撼。他们在对王屋山给予了高度评价的同时,还对其道文化开发提出了一些指导性意见和建议。

考察团对王屋山的肯定和赞扬,就像一颗强心丸和兴奋剂,成了傅老将军为王屋山奔波忙碌的动力之源。

紧接着,他又花了近4个多月的时间,多次赴西安、上北京与朋友们共商王屋山事宜。他还请朋友帮忙,就王屋山的整体开发与保护问题,在《光明日报》写了一份内参。

终于,王屋山综合开发保护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河南省委、省政府对此也非常重视,河南省委原书记徐光春,省长郭庚茂等对王屋山综合开发保护也作了批示。河南省政府成立了王屋山综合开发保护领导小组。

随后,河南省领导两次带领河南省社科院及宗教、旅游、文物等省有关部门和单位负责人到王屋山考察调研。在此基础上,河南省政府批准了王屋山综合开发保护方案。

令傅老将军感到欣慰的是,去年12月,由济源市政府编制的《王屋山总体开发保护规划意见》,已经国家建设部批准通过。傅老将军告诉记者,河南省已将王屋山保护与开发纳入该省“旅游立省”战略规划,并将王屋山作为全省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进一步突出其在南太行旅游区中的重要地位。

傅老将军为何一直如此热爱王屋山呢?

从空间上说,王屋山已与他的生活相距甚远;从时间上讲,王屋山早与他相隔五十余载;从环境上看,王屋山并不如他生活的城市富足。采访中,记者一直在追寻这个答案。

“我不想出名,只是想为王屋山做点事!”傅老将军多次跟记者说,“不要写我,多写写王屋山吧。以前我在工作岗位上,没有时间和精力为家乡做点事,现在退休了,该补偿了。”

其实,只要见到过傅老将军的人都知道,将军离开家乡的几十年,虽然身居要职、工作繁忙,但将军始终用一份浓浓的乡情,耕耘着装在他心头的那片家乡厚土,始终用一颗感怀的心,回报养育过将军的跪乳之恩。

是啊,故乡王屋山是傅老将军认识、理解这个世界的基点和纵深。那才是他生命的真正“家园”。

这,也许就是故乡最本真的意义。

聆听完傅老将军讲述他50年军旅生涯的成长故事,记者更理解他如此热爱家乡的原因。从战士到将军,从青年到老年,傅翠和的人生,实现了多次跨越,但不管工作如何变动,岗位如何变迁,他从没有改变的是——拥有一颗浓浓的思乡、恋乡、爱乡之心。

人生百年归平淡。2000年,傅翠和将军从第二军医大学政委工作岗位退休至今,虽然离开了领导岗位,但他军魂犹在,爱心犹在,他一颗眷恋家乡的赤子之心从未改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女娲神话的产地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