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游玩攻略>大禹治水——关于孤山的传说

大禹治水——关于孤山的传说

2011年4月16日  徐玉迎

在黄河三峡的孤山峡里,有个巍峨矗立的小山叫孤山。这个孤山的由来,传说与大禹治水有关。

远古时候,曾经一度洪水滔天,大地一片汪洋。各种各样的水妖水怪,乘机兴风作浪,生灵涂炭,好象世界的末日就要到了一样。

当时,有个名叫鲧的英雄,常领老百姓奋力与洪水抗争。可惜,鲧一味“堙堵”,不作疏导,出力很大,事倍功半,不幸又被天雷殛死了。然而他的尸体三年不腐烂,并且有一个名叫禹的儿子,受命于灾变之时,破腹而生,父子俩前仆后继治水。这个禹,青出于蓝胜于蓝,智勇双全,治水成功了,他就是后来举世称道的治水英雄——大禹。

这个大禹,为了尽早尽快完成治水的大业,年满三十岁还顾不上娶妻。那一年,当他为治水来到涂山时,有位美女唱着《等郎歌》,拦住了他的去路。于是两人匆忙结了婚。当时由于灾情紧迫,夫妻只过了新婚的第一夜,便依依分手了。

路上,大禹两步并作一步走,匆匆赶到防风口的地方,召开群英会,共商治水大计。这天,他路经一株枝繁叶茂的千年大公孙树下,累得腰疼腿酸,实在迈不动脚步了。于是便在盘根错节的大树根上,背靠粗大的树干歇息片刻。嗬,清爽的小凉风,一阵接一阵吹入胸怀,好不畅快!然而不一会儿,这小凉风渐渐变阴变冷,越吹赵猛,还吹来了一个陌生人的话声。大禹环顾四周,不见一人,真怪,这是谁对他讲话呢?而且这话声重浊沙哑,不像是活人讲的,既阴冷又深沉,好像是有人鬼魂在树盖的浓荫里讲的,又好像是从地层下面一个古墓里传出来的。

听——

“我是鲧,是你的故世的父亲。”这话缓慢清晰:“当年我在世时,洪水越治越大,我身子越来越小,最终由一条龙,小得变成了一条虫,可怜又被天雷殛死。治水不成,遗恨终生。”

一滴、又一滴水珠,从树上落下来,正好滴在大禹的头顶上。大禹抬头看,只见有一条小虫子,爬在树枝上哭泣。这个小虫子的肚子是张开着口子的。他明白了,这个小虫子,就是孕育他的亲生父亲。接着,他又听到故世的父亲讲道:

“儿啊!你今生今世要与生父相反才是,要由一条虫,变成一条龙啊!儿啊,你要接受你故世父亲的教训,不屈不挠,完成治水使命啊!”

“可怜的父亲”,大禹接上话荐说:“您老人家有什么教训呢?请您教导您的幼稚的儿子吧!”

“要疏导。要牢牢记住疏导就是了!”

“是!儿一定照办!”

“儿还要牢记,在儿继承父老治水的征程中,必定要‘过五关降六妖’。其中‘三关’最可怕,是要有生命危险的。为此特别嘱咐儿:每当你听到爱妻涂山氏唱着最动心的歌声之时,也就是你过三关之日。千万千万,切记切记!

这是大禹的一个梦。

大禹打了一个寒颤,梦醒过来。他从头至尾追忆遍梦里的情景,一字一句复述亡父的讲话,觉得这个梦是阳光、是月明,照亮了他昼夜要走的路。他对下步怎样征服洪水,心里亮堂了。“谢谢父亲的教导,”他跪在地上说:“儿一定把您老人家的话,句句牢记在心里。”这时,他精神抖擞,朝着千年公孙树行了三拜九叩大礼,起身投入了征程。

大禹好像插翅飞翔一样,很快赶到了防风口。各路治水英雄一一陆续入席,唯有防风氏迟迟不到,同时也看不到黄龙氏的影子,急得他坐立不安。眼看这个防风口风急浪高,而防风氏却擅离职守,一道道大坝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一旦洪水猛兽如野马脱缰,那么,千千万万庶民百姓倾刻就要化为鱼鳖。他怒火冲天,仰天长啸:“防风氏!你在哪里?”这时,正在辛苦地驮着土、筑着大堤的玄龟氏说:“防风氏不会来了,他扶持着黄龙氏不知跑到何处去了!他临走时讲:‘堂堂三丈长之躯,岂能顺从一条小虫子生出的小虫子驱使?”大禹听了,火上加油,定要捉拿防风氏问罪。他首先宣布了疏导治水大计,而后率领各路英雄,投入有如万马奔腾的怒涛。他要惩办防风氏,并且要把黄龙氏争夺回来。

怪事出现了!

当他斩涛破浪游了数程水以后,当他连登带爬过了数叠山以后,他莫明其妙地进入了魔圈。他还没有寻找到防风氏,却望见了他的爱妻涂山氏。只见她亭亭玉立在家门口,正在面朝着他唱歌: 

盼望啊,等候啊!

夫君大禹呀,归来吧!

英雄大禹呀,归来吧……

这歌声,莺声燕语,缠绵悱恻,飘飘然如流云,漾漾然如柔丝,淋淋然如雨丝;这歌声,爱情洋溢,如泣如诉,声声是泪,字字是泪;这歌声,好像是从美人心上引出来的一根红线线,一头系着她的心,另一头栓住了他的心,飞不了她,也跑不了他;这歌声,有如香醇的酒,迷魂的药,唱得英雄难过美人关,唱得英雄神情颠倒,魂不附体。大禹在这歌声里,双腿颤抖着,两只脚哆嗦着,不知不觉本能地走向他的家门,走向他新婚的妻子。

突然间,在他面前闪现出一株千年公孙树,挡住了他的视线,他看不见了家门,看不见了涂山氏,并且从团团树冠的青枝绿叶间,传出阴冷深沉的话声,重浊沙哑的语声:“儿啊儿啊,每当你听到涂山氏唱着最心动的歌声时,也就是你过三关、降妖魔之日。千万千万、切记切记!”

这段话声仿佛警告改变了他。于是,他第一次过家门而不入;于是,他神奇地长到了三丈高;于是,他俨然成为巨人,出现在防风氏面前。而防风氏,一当扫见他变得高大身影,便不寒而栗,匍伏在他的脚下受诛。接着,大禹在一个山间里找到了被锁着的黄龙氏,并且为其松绑。这黄龙氏出了山洞,挺身而飞,操起尾巴在洪水里一画,形成一条长河,汇集万顷波涛,滔滔泻入东海。只见许许多多水妖水怪,还没有来得及逃生,便被暴露在干涸了的地面上,一个个凄凄惨惨被太阳活活晒死。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年时间过去了,这是短短的一年,也是长长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大禹因为走的路太长而感到太短。在这一年里,大禹越过九万九千重山,跨过九万九千里水,身上脱掉了一回又一回皮,脚上结出了一层又一层老茧。有次,他从巫山上跌了下来,要不是神女瑶姬搭救,他生命难保。这个瑶姬,温情脉脉,频递秋波,不但医好了他的伤,而且协助他治水。若是结为良缘,真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但是,当他想起涂山氏时,便立即告别神女。他心里只有涂山氏,他想:他和她这时也许有个儿子了!

然而紧迫的灾情,不给他时间,让他回家走一走,给他机会,让他拥抱妻子和亲吻儿子。因为桐柏山水域里出了个水兽无支祁。这家伙形如猿猴,塌鼻子,锛儿头,青身躯,白间发,金眼雪牙,脖子能伸十丈开外,力大超过九个大象;这家伙霸占一方水域,到处闹腾旋涡,专吃耕牛,罪恶累累。大禹带领天下各路英雄豪杰,决心为民除害,降伏这个无支祁。他日夜兼程,争取尽早尽快找到这个无支祁。然而他想不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竟然摸错了方向,迷了路,竟然第二次走进了魔圈。未到桐柏山,却到了涂山;未找到无支祁,却看见了涂山氏。啊,她守在家门口,怀里抱着一个哇哇啼哭着的婴儿,面朝他唱着动心的歌:

妻子等夫君啊,儿子等父亲啊!

归来吧,为人之夫的英雄啊!

归来吧,为人之父的大禹啊!

啊,涂山氏这次的歌声,不同于上次,比上次更有引力了,因为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这个婴儿,是他的亲骨肉,是他和她爱情的结晶!此时此刻,大禹真想插翅飞过去,飞去吻自己的小宝贝,去拥抱为他生出小宝贝的爱妻。

不能,决不能!因为在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一株千年公孙树,又传来亡父深沉的浊音。他不得不斩断心中的儿女情,又一次投入降伏无支祁的征程。这一下可了不得,当他第二次过家门而不入的一刹那间,当他向征程迈出了第一步的一刹那间,他又一次神奇地长高了数十丈。可想而知,这时他对水妖水怪,具有多大的威慑力了。无支祁固然厉害,但一扫见他那高大的影子,便匍伏叩头,便高喊“饶命!”便甘愿被锁起来,被终生囚禁。至今无支祁山还有个传说,称当年大禹就把无支祁锁在这个山下的深水旋涡里。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大禹在诛杀了防风氏之后,在降伏了无支祁之后,即闯过了前两关后,接着该闯第三关了,该去征服九头蛇相柳了。这个相柳,一向在人面龙身的共工手下称臣,在太行、王屋二山之阳作恶多端。于是,大禹带领天下各路治水英雄豪杰,径直向山阳开拔。岂知,他第三次想不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第三次进入了魔圈,第三次过自己的家门前。他看见,昔日娇嫩的妻子涂山氏,现在头发斑白了;他看见,昔日妻子怀中抱着的婴儿,现已长成为英俊的少年了。他揪下一撮自己的头发看了看,也已斑白了。他百感交集。“人生易老!”他喟然长叹说:“是时候了,是应当跟老妻叙一叙别情离绪的时候了!”然而突然间,面前又一次浮现出千年公孙树的树影,耳旁又响起了亡父的深沉的声音。而与此同时,涂山氏的歌声再一次传来了。

老妻白了发啊,儿子成了人啊!

英雄的大禹呀,来认一认儿子吧!

长征的大禹呀,来叙一叙别情吧!

“好!我就回家,马上回家!”大禹面向家门、面朝涂山氏、面对儿子,长叹着说:“我大禹身以四海为家,何曾心不想家!?老妻呀老妻!请你不要朝着我唱那揪心的歌吧!你的歌声,现在已经将我的心揪过去了!你看着我吧,我这就抬起腿、抬起脚,我这就走过去了啊!”

岂知,他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他虽然口里是这样讲的,但是,当他抬起脚来时,还是本能地上了征程——他第三次过家门而不入!这可了不得,只因他这一步,使他神奇地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

巨人虽为巨人,而伤残人毕竟是伤残人。不幸,大禹在王屋山下一跛足,跌进了滔滔的洪水里,一只脚踏进了泥石里。他拔了几拔他的这只足,没有能拔得了泥石窝子。此时此刻,有个英俊的少年突然飞也似地赶来,敏如蛟龙入海,把他的这只足举出水面。

“好少年!你是何人?”大禹又惊又喜地问。

“父亲!我是你的启儿!”这个少年回答说:“咱家两代人为治水出生入死,而今儿也治水来了!昨夜晚,你的启儿业已将九头蛇相柳杀死在共地!请老父勿念!咱家三代人前赴后继大功告成了啊!”

“万岁!万岁!万岁!”漫山遍野响彻雷鸣般的欢呼声。

在这雷鸣般的欢呼声里,只见黄龙氏腾空飞起,操着他那强有力的龙尾,朝着洪水画了三画。倾刻间,滔滔洪水汇成为三条河,向东奔流而去。当时的这三条河,而今成为壮丽的三条大峡谷——也就是黄河八里峡、孤山峡和龙凤峡。

洪水落去,启儿脱下父亲大禹的靴子,把淤进里面的泥石掏了出来,堆成了一座小山。这小山,也就是而今矗立在孤山峡里的孤山。有诗为证:

今看巍峨孤山顶,

土石恰与河底同;

本是大禹靴中物,

却道跛足是英雄!

一九九九年元月十七日

上一篇:夫子堂

下一篇:黄河三峡禹斧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