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文化>女娲补天

女娲补天

2011年4月16日  徐玉迎

好象天河繁星点点那样,黄河三峡的八里峡,孤山峡、龙凤峡口东至大小浪底的黄河主河道口,分布着、隐现着一种称为吉祥物的女娲石。这种又名五色石的爱物,有一个美丽的古老传说。

(一)

日月经天,江河过地。在远古创纪神说历史上,在金色大河的高天厚地间,曾经神圣地出了个祖圣母,皇天万岁女皇,名曰“女娲”。她人面蛇身,黄皮肤,黑眼睛,乌黑的披肩发,肩披风羽衣,脐下束以木叶裳,肤如凝脂,美丽无比。她不但是繁衍人类,呵护人类的圣母,而且是音乐女神。她动辄有如飘风飞翔,宛若流云曼舞,不管飞舞到何处,口中常衔一、二片草木叶子,吹奏出优美动听的音乐。当她飞进山林时,各种鸟儿齐唱“百鸟朝凤”之歌;当她的影子掠过莽莽洪荒上空时,芸芸众生仰头高呼“万岁!”

然而这天——却是可怕的一天。她的笑容消失了,灿烂的阳光也不见了。天空里乌云密布,她脸上也布满了愁云忧雾,她在铅板样的云层下飞舞着,眉头皱了三皱,衔叶啸了三啸,绕王屋王三匝,先降在雄伟的天坛山上,再三想起了心事来。起初她想的是,当年在万里九曲黄河之阳,曾经那样不辞劳苦,竞然一身,用黄河的黄泥,用仁慈的心,用善良的双手,制造、爱抚出成千上万黄泥人。她并用热烈的口唇吻暖了这些黄泥人,且用温馨的女性的呼吸,吹活了这些黄泥人。她还用她的处女乳头,挑逗了这些黄泥人的小口。她又轻柔爱抚地飞舞着,引导这些黄泥人饮黄河水生成血液;引导这些黄泥人采日月山川精华化作灵魂。尤其是她衔叶而啸,用美妙的音乐语言同化这些黄泥人,从而要使这些黄泥人成为大地上的精灵,成为万物的灵长。而这些黄泥人呢,当初在有灵气之时,便随着她那木叶啸出的音乐的节奏,在黄河滩上蹦蹦跳跳起来,并且围绕着她且歌且舞起来。那时候,她对她所创造的奇迹,真是高兴极了。那时,她认为人类应该永远真、善、美的,人间永远会是祥和如意的。那时候,她想不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人群中会出现假、恶、丑,人间会产生邪恶。而如今呢?她不得不烦恼地思索,这是为什么?这怎么会?接着,当她那秀美的双眉拧成难解的疙瘩时,她心疼极了,心焦极了,心乱极了,心酸极了,大而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有如断线珍珠。这是因为,她在今天、在昨天、在前天得知,当朝地皇颛顼帝的三个皇子发生变异,一个个连续异化为“疫鬼”:一个化为蛇头人身的“疟鬼”,在长江里作恶;一个化为人头兽身的“魉鬼”,在若水中为害;一个化为泪汪汪的“小儿鬼”,在人宫室内干惊吓小儿的勾当。因此人世间闹鬼成风,天下不太平了。这三个皇子,真是丑恶极了,败坏极了!他们本是高贵的轩辕黄帝的血统,实在愧对列祖列宗,当她心火上冲时,真想一气之下,来一次洪水滔天,把大地冲刷得一干二净。但是,她转念又想,感到太过分了。她身为人祖,怎能毁灭自己传衍的后代?败类只是极少数,怎能一概而论?况且扪心自问,本是有责任的。当初在“抟黄土作人”力不暇供时,不是曾经“引缰于泥中,举以为人”么?!

于是,她呼唤九天玄女说:“快去把颛顼帝传来,朕要问明白三个皇子的事。”

“遵命!圣母女皇陛下。”九天玄女忙飞起来,绕天坛三匝,光样飞去。

倾刻,不知为什么?突然山摇地动。她大吃一惊,面色骤变,完全苍白。

“唉呀!不好了!”九天玄女飞了回来,惶恐地报告说:“禀圣母女皇陛下,天下出了大事了!”

“什么大事?!”

“天破裂了!天要塌了!”九天玄女上气不接下气:“因为颛顼帝三个皇子成疫鬼,共工借机,要争夺帝位!”

“那么为什么天破裂天要塌?”

“颛顼帝并非尧舜,不肯禅让!”九天玄女定了神说道:“共工一不做,二不休,他坚决要把颛顼推翻。但他屡战屡败,气急败坏,一头碰倒不周山而死。所以,引起四极废,九洲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

“唉!祸不单行”女娲叹气说:“世间又出了一个败类,众生要遭殃了!”

九天玄女接着说:“是呀!陛下讲得一点不错。如今天下,火焱焱不灭,水浩洋不息,猛兽到这时九天玄女话音未落,突然风声大作,雷电交加,暴雨倾天而下,果真,天破裂了天要塌下来了。

世界的末日到了!

灾难就是使命!此时此刻,女娲作为人祖,她深知自己责任重大。她马上熄灭了刚才的怒火,把郁结死心头的气和恨统统化为拯救众生的力量,她任凭毁灭自己,也要赴汤蹈火,临危赴难。

“立即行动拯救民命!”她命令她自己。并且急急忙忙,驱动美丽的蛇身。

她猛然张大口来,呕了两三声对准她的手掌。

“呸!!!”咄一声霹雳。

啊,她将她胸中那颗火红的心、火热的心,吐在了手掌上。

“天降大任于你我的心!”她撕裂雷暴雨声对手掌上自己的心说:“天破裂了,天要塌了!为了拯救众生,把天补起来!”

在这,苍天破裂的紧急时刻,看她这颗红彤彤的心,立刻化为血浆,顿时血光冲天,赶跑了天空中肆虐的雷鸣闪电。

在这,天要塌下来的紧急时刻,看她这颗火热的心,立刻化为熊熊燃烧的烈火,把倾天而降的暴雨,烧成了弥漫宇宙热腾腾的蒸云沸雾。

在这,世界末日到来的紧急时刻,她用她那无限伸长的蛇尾,卷来了黄河泥浆,同她手掌里的红彤彤的血浆和熊熊燃烧着的烈火,三合而一,炼出了奇异的五色石。

在五色石炼成后,说时迟,那时快,她恰如一阵强劲的旋风飞起,在天坛上空划出一条美丽的五彩曲线,扶摇直上,又如闪电一样飞去,消失了,不见了,无影无踪了。唯见高天闪烁奇光异彩。

过了一阵了。啊!风停了,雨住了,雷电沉寂了,一切平静了,平安无事了。啊!蓝晶晶的天空出现了。

就在女娲飞去了的那一阵子,她不但用五色石补住了苍天,而且还用她那女性的双臂,荡去了天地间的浩洋大水,冲天火海,并且诛除了惯于在天灾人祸中兴风作浪的水妖水怪,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心止浮水,就连皇子异化的“疫鬼”——“疟鬼”和“魉鬼”——也没有逃脱灭亡的命运。不过,在颛顼帝的百般乞求中,倒也打动了她那女性的恻隐之心。她手下留情,保住了幼稚可笑的“小儿鬼”一条小命。然而废了他皇子位,又对他衔叶而啸,使这个“小儿鬼”还魂为人。从此,他永远不再潜入黑夜,去干那种惊吓夜哭郎,夜啼女的无聊儿戏了。

可叹,当暖暖洋洋的太阳普照复活了的大地的时候,只见一条死蛇盘身蜷伏在天坛上,乌黑的披肩发,安祥的面容,没有笑,也没有愁,双眼微闭。她就是女娲。她死了,累死了,捐出心来而死了,呕心沥血而死了。

然而,因为她是女娲,是不会死的。她此刻的死是为了复活,是为了长出新的心来,是为了消除劳累,是为了死亡重新获得重生。

看,因为她是女娲,灿烂的阳光把她唤醒了,好象大梦方醒,她慢慢睁开了眼,轻轻地打了一个呵欠,活了过来。她还象原来一样,黄皮肤,黑眼睛,乌黑的披肩发,以风羽为衣,以木叶为裳,于妩媚无比……

(二)

女娲复活后,她要作的头一件事,是在她那衔叶而啸的音乐声中,清理五色石炼场。她将废品弃置天坛峰下方山野里;将当初从手指间漏下的五色石碎粒,摔在手里,吹到天坛西山下方,吹进波涛滚滚的黄河里。“去吧!我的心肝!”她亲切地说:“你来之于黄河,不让你回归于黄河,千百万年后,你将成为后世的吉祥物,成为子子孙孙的爱物。”传说,而今黄河三峡的女娲石,就是这样来的。

斗转星移,大浪淘沙。不知过了多少世代,多少岁月,女娲灵感来潮开始了乐器的创造:她将口中衔的草木叶子装在竹管上,把竹管装在葫芦上,做成了笙。传说,她常在月光熔熔之夜,更深人静之时,在天坛上捧笙而吹,奏出十分美妙的仙乐。这就成了王屋山八大景之一的“夜半笙歌”。并由此衍生出“听笙求子”民俗。又传说凡屡听笙求得之子后成大器,还传说,有天夜里,女娲的笙歌竟被一阵“哼哼”干扰。为什么?她听着哼哼寻去,只见天坛东下方有一巨石,在风里哼哼着,原来是在发牢骚。问其为何?巨石说:“我本为补天之材,圣母女娲却把我撂到这里,使我千年万代无出头之日,怎能没有牢骚呢?”女娲一听,便明白了。对巨石说:“朕就是女娲。补天时为何没有用你,这是朕的失误。因为朕当时没把你炼成精品,却炼成了废品,所以才弃置于此。既然你如今依然胸怀大志,有怀才不遇感慨发一发牢骚是可以的,但切莫效仿共工,也不能像颛顼三个皇子一样堕落,成为千古罪人。”巨石听了,唯唯诺诺。然而之后,仍旧一遇风吹草动,便又哼哼起来。如今坏事变成了好事,为王屋山平添了一小奇景。

上一篇:王屋山:寻找春天的传说

下一篇:汤王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