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游玩攻略>一个人的九里沟

一个人的九里沟

2011年5月7日  城堡

一位在九里沟住了一辈子的老者告诉我,去九里沟旅游,要想发现她的美,日子的选择非常重要,不要在风暖花香的旅游旺季扎堆儿,不要趁人流如织的年节假日赶趟儿;不要选择艳阳高照的开阔,也不要选择黑云压城的窒闷;不要呼朋唤友,不要驮着装满了食品的沉重行囊,也不要背着捆实了疲惫的心灵包袱,自己和自己结伴,选择一个蒙蒙的雾天,或绵绵的雨天,就足够了。

于是,我听从了老者。

在一个有雾的日子,九里沟以她特有的宁静接纳了一个虔诚的觐见者。

举目四望,不管从哪个角度取景,眼前都是一幅风韵天成的水墨画。在一个湿润润、雾蒙蒙的大背景下,山与水、桥与河、林与石的搭配,红房与黑瓦的点缀,土墙与鸡舍的叠加,色彩远近厚薄、浓淡明暗的变化都一一恰到好处。这真是一种独特的美,丰富却不驳杂,蕴藉却不矜持,含蓄而又大方,工巧而又自然,纤尘不染却不使人觉得隔膜,风姿婀娜又不让人感到轻薄。就这样在不经意间,九里沟便以她特有的宁静淡泊、超然平适征服了我。

雾无声地浸润着九里沟的一切。

细密的松针因了雾气的包容陡然变得油绿粗壮,浓浓的湿气已凝聚成针尖的一颗颗水珠,饱满欲滴,玲珑剔透,乍一看,满树的灵光,满枝的晶莹。我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格外小心,生怕有一点点响动,惊醒了这些挂在枝头叶尖透明的童话。原本峡谷里那一片硕大无朋的红房子,已经在雾的遮盖下,变得恍惚而迷离。雾或浓或淡,时上时下,似烟似云,如雾如雨,硬是把一幅原本真实的画面变成了让人捉摸不定的海市蜃楼。小河对面蓝色屋顶上淡淡的亮光告诉我,那边正下着萝面雨。

静悄悄的,鸟儿在头顶倏忽飞过时扇动羽翼的响声也变得清晰可闻。除了拾级而上的空谷足音,便是一大群喜鹊在林间追逐嬉戏的声响了。也许是因了“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缘故,就连喜鹊碰掉落叶的声音,在阒寂中也让人感到惊悸、惊讶甚至惊心。“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的境界,大概也不过如此吧!

峰回路转,一幅最绝妙的画面出现在了眼前。雾似乎在刻意地要把这个山水世界涂抹成属于它自己的单纯色。远近一片空蒙,惟独一个山头立在云端,山体却全然不见,真像茫茫大海中的一个孤岛,又像悠悠云霄里的一座神山。“忽闻海山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不知白居易他老人家在写下此句的时候是否真正见过如此美景?最起码,“阁楼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肯定是大诗人臆想之中的佳境了。

大自然真是奇妙,小河对岸一棵高大的法国梧桐仿佛触手可及,树梢却早已钻入了雾中杳无踪迹,但枝头的一个雀巢却又欲藏还露,隐而复现。一只喜鹊分外忙碌,它在鸟巢与大树之间反复地奔波,而每次回来,它的喙里都叼着一根细小的枯枝。对于它来说,这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没有了天敌的威胁,没有了人类的侵扰,抓紧时间,对自己的“家”进行一番加固改造。于它而言,这也许是一件更有意义的工作,纵然那鸟巢已经变得湿漉漉,它的叫声在河道空谷中,仍显得无比欢快和惬意。
记得有哲人说过这样的话:生命需要平静,需要卸去重妆之后穿过那空旷无人的剧场,让自己的心灵被时空悬置起来,接受平静中产生的思想和智慧的烛照。人在独处时往往能达到这种境界。
我想这种境界,恐怕就是古人讲究的“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豁达,是道家追求的“闲心对定水,清静两无尘”的神韵,是禅者体会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觉悟。
偶尔,一个老人持钵从天泉接水,钵小水少,清明透亮的泉水仿佛为所有的山水精华凝聚而致。老人步履轻盈,无语走过寂静的佛龛,令人陡然尘世俱忘。身边水上,山下岩头,隐隐传来深涧溪水悠扬的吟咏,真像一个“琴中藏剑,剑发琴音”的游侠,在弹奏着的一曲千古绝唱。“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泉声不辍,琴声已停,漫步下山,一个云雾悠悠、山水悠悠、闲鹤悠悠的天地早已和这能包容一切的雾,化为一片混沌,而一个孤独的觐见者,也随着橐橐的脚步声,化成了或雾珠,或清泉,或雀鸣,抑或无。

上一篇:五一出游景点混搭 总有一款适合你

下一篇:租导游证免费游景区 律师称其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