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论道王屋>抱朴子的道教理论简介

抱朴子的道教理论简介

2011年7月26日  卢广森

葛洪是我国东晋时著名的道教理论家,他的《抱朴子·内篇》对道的内函,成仙的理由及成仙的方法等作了详细论述。这里不能全面地叙述,只能就其生平及主要理论观点作简要地介绍。

一、生平简介

葛洪,字稚川,丹阳句容(江苏句容)人。生于晋武帝太康五年(283年),死于晋哀帝兴宁元年(363年)。自号抱朴子,因在家乡耕读时,衣服破烂,鞋帽不洁,“故邦人咸称之为抱朴之士”,在《老子》一书19章有“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的话,葛洪认为能表达其意思,故称之,世称“小仙翁”。

葛洪出身于江南的一个豪门大族,其先人葛洪曩曾是汉时的荆州刺史,因反对王莽篡汉,失败后被贬到琅玡郡。生子葛浦庐因助汉光武称帝有功,被封为骠骑将军。后南迁江南句容。从祖父葛玄(164—244),字孝先。是著名的道士。他对葛洪的影响很大。祖父葛系,学无不涉,有经国之才,曾任县令,吏部尚书,侍中等。其父葛悌,曾任县令,太守和大都督等职。当葛洪13岁时父亲突然死亡,使这个家庭一落千丈。从豪门大族降为耕读之家,葛洪也从豪门公子降为耕读之士。16岁拼命读儒家经典。晋惠帝太安二年(303年),在大都督顾秘部下任将兵都尉,因治军战功突出,被升为伏波将军,他曾到洛阳广寻异书,没有结果。后因仕途无望,于是避世深山,学习道家理论并进行修炼。

关于葛洪的师承关系,他在《内篇·金丹卷》中说:“昔左元放于天柱山中精思,而神人受之《金丹经》”,“余从祖先公,又从元放受之,凡受《太清丹经》3卷及《九鼎丹经》1卷,《金夜丹经》1卷。余从师郑君者,则余从祖先公之弟子也,又于从祖受之。”。这里的线索很清楚。从左慈(元放)---葛玄---郑隐-----葛洪,郑隐是葛洪的老师。葛洪在《遐览卷》说,当他拜郑隐为师时,其师年已80岁了,发鬓由白变黑,能射百步之外,登山步伐轻便,从豫章(南昌)归来,途中其他人粮食不够吃,其师不吃饭还精力充沛,还说50天,可以不吃饭。还誇其师学问也很好,他说:“郑君不徒明《五经》,知仙道而已。兼综九宫三奇,推步天文,河洛谶记,莫不精研。”这就是説,郑隐不仅懂得儒家的经典,道家的仙术,还懂得九宫(八卦加中央),三奇(卜噬之书),河图洛书和天文。

葛洪的主要著作,有《抱朴子》一书,成书于晋元帝建武元年(317年)。其中《内篇》20卷,外篇50卷。他在《自叙》一文中说:“内篇言神仙方药,鬼怪变化,养生延年,禳邪卻祸之事,属道家。其外篇言人间得失,世事臧否,属儒家”。这是对内外篇内容作的说明。还有《碑颂诗赋》100卷,《军书檄移章表浅记》30卷,《神仙卷》10卷,《隐逸传》10卷,这些都是研究葛洪思想的主要资料。

二、论道的内涵和作用

在葛洪的思想中,道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不仅是道教理论的体现,也是道士修炼的标准。在《畅玄》、《地真》、《道意》等卷中对道的内涵和作用作了详细地论述。

在葛洪的言论中,道有不同的名称。通常叫道,叫玄,也叫一。他在《道意卷》说:“道者,涵乾括坤,其本无名。论其无,则影响犹为有焉,论其有,则万物尚为无焉”。在《地真卷》中又说:“道起于一,其贵无偶,各居一处,以像天地人。故曰三一也。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人得一以生。神得一以灵。金沉羽浮,山峙川流,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存之则在,忽之则亡。向之则吉,背之则凶。保之则遐祚罔极,失之则命雕气穷。老君曰:“忽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忽兮,其中有物。一之谓也。”这个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看不见,听不着的道,就是一,这里的一,道,玄,都是道的不同名称。

道是万物之源,在《畅玄卷》中开宗明义,就説:“玄者,自然之始祖,而万殊之大宗也。”玄者,同一、道是一样的,是精神性的本体,是客观存在,它是自然界万物的祖宗。在《明本卷》中说:“道也者,所以陶冶百氏,范畴二仪,胞胎万物,蕴酿彝伦者也。”二仪是指天地,彝伦是指人们的伦理道德,这就是説,天地万物及人们的伦理道德,都是由道醖酿而成的。所以说,“道者,万殊之源也。”

道是万物的规律,他在《明本卷》中说:“夫所谓道,岂唯养生之事而已乎?《易》曰: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又曰,易有圣人之道四焉。苟非其人,道不虚行。又于治世隆平,则谓之有道,危国乱主,则谓之无道。”又说,“凡言道者,上自二仪,下逮万物,莫不由之。”这里引《易·系辞》和《易·说卦传》中的话,说明道不仅是説养生的道理,而且指天地万物的规律。没有那个事物不是按照规律运动变化的。人类社会的动乱也是有规律的,凡是按照社会规律运动,就会前进,凡是违犯社会规律的,就会乱国危主。

道的作用,虽然人们看不见,听不着,但是,人们能感觉到它的作用。他在《畅玄卷》中说:“故玄之所在,其乐无穷。玄之所去,器弊神逝。”又说:“夫玄道者,得之乎内,守之者外,用之者神,忘之者器。”这里讲的玄和玄道的作用,就是説会用万物的规律,就会其乐无穷,不会运用这些规律,就会一败途地。

在《地真卷》中说:“人能知一,万事毕,知一者,无一之不知也。不知一者,无一之能知也。”这里讲的一,即道的作用,人们知道这些规律,就会无一不知,不知这些规律,就会什麽也做不成。

道是道士们修炼成仙的标准。在《黄白卷》中说:“长生之道,道之至也。”凡是求常生不死之道,就必须按“苟有其道”,“学有其道”的方法去修炼。修道的人有道德的标准,修道的人不能贪财,俗话说,“无有肥仙人,富道士。”同时修道的人,要有坚强的意志,不能犹豫不决,半途而废。具体方法是行气与药物的结合。他在《论仙卷》中说 :“若夫仙人,以药物养身,以术数延命,使内疾不生,外患不入,虽久视不死,而旧身不改,苟有其道,无以为难也。”在葛洪看来,按照着种方法去修炼,就会达到最高的标准。

葛洪强调道的作用,就是要达到“道家为本,儒家为末”的目的。他认为道家最优秀,其它各家都有缺点。他在《明本卷》中说:“儒者博而寡要,劳而少功。墨者俭而难遵,不可遍修。法者严而少恩,伤破仁义。唯道家之教,使人精神专一,动合无形,包儒墨之善,总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事变化,指约而易明,事少而功多。务在全大宗之朴,守真正之源者也。”是否真的像葛洪说的那样,道家最优,而其它各家都是缺点呢?实事求是地说 ,各家都能存在一个时期,应当说,各家都有优点,也都有缺点。不能说那家没有缺点,那一家都是犹点。葛洪属于道家,他表扬道家,批评其他各家,是不难理解的。

[NextPage]

三、论成仙的理由

葛洪在《内篇》的《论仙卷》,《对俗卷》,《至理卷》等文章中,从动植物的长寿者,从各种书籍的记载中,反复论证神仙的存在,并对不信鬼神存在的人和事进行了批评。

不死就是成仙,万物的存在,就是神仙的存在。他在《论仙卷》中说:“万物云云,何所不见。”“不死之道,曷为无之。”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既然万物存在,神仙也就存在。植物中的松树,柏树能活800岁,巨椿能有800秋和800春。动物中龟和鹤能活千岁。在人类中的老子,彭祖,王子峤,赤松子等都活800多岁。葛洪就以这传说的故事来证明神仙的存在。葛洪认为神仙的存在与否?不能以感觉为标准。首先,人的感觉有限的,最好视力,也有看不见的事,最好听力,也听不到的声音,最善于行走的人,也有没到过的地方。“目察百步,不能了了。而欲以所见为有,所不见为无,则天下之所无者也必多矣”“万殊之类,不可以一概断之”其次,神仙的道理很高远,成仙的人高居远处,不成仙的人,看不到神仙的存在。他说:“况乎神仙之远理,道德之幽玄,仗其短浅之耳目,以断微妙之有无,岂不悲哉?”又说:“况乎仙人居高处远,清浊异流,登遐遂往,不返于世,非得道者,安能见闻。”这就是説,只有成为仙的人,才可以看到神仙的存在。世俗之人没法看到神仙的存在。如果只凭感觉来判断神仙的存在,那是“以指测海”,是十分可笑的。

葛洪认为各种书籍中都记载了神仙,所以神仙是存在。他在《论仙卷》中说:“况列仙之人,盈乎竹素矣。”又说:“鬼神之事,著于竹帛,昭昭如此,不可胜数。”这里讲的竹,是竹简,素,帛都是白色的绢子,都是古代记载各种事情的书籍。既然各种书籍都记载了神仙的存在,就是真的有神仙的存在。如果神仙不存在,古人为什麽要记载呢?而且远古的事情,只能从各种书籍的记载中得知,人们不可能都看得见。他又说:“前哲所记,近将千人,皆有姓字,及有施为本末,非虚言也”。(21)

葛洪又认为许多名人记载神仙的事,这也说明神仙的存在是真实的。他以刘向为例。他在《论仙卷》中说:“刘向为汉世之名儒贤人,其所记述,庸可弃哉?”(22)又说:“刘向博学则究微极妙,经深涉远,思理则清澄真伪,研核有无,其所撰《列仙传》,仙人七十有余,诚无其事,妄造何为乎?”(23)因为刘向是汉代的经学家,是著名儒学家,他所记的神仙七十余人应该是可靠的。这样的名人还能造假吗?他説:“况古之真人,宁当造空文,以必不可得之事,诳误将来,何所索乎?”(24)。《史记,龟策列传》,《汉书》和《后汉书》等都是良史,都有鬼神的记载,难道这些良史所记的都不可靠吗?

葛洪认为承认神仙的存在,有一个过程,许多名人也是从不认识到认识的,例如曹操,曹丕父子,曹丕曾说,世上没有切玉之刀,火烷之布,过了两年,这两样东西都有了。他们只好承认。魏武帝曹操曾把道士关起来,不让吃饭,只让喝水,一个月后,他仍然颜色如故。还说,可以五十年不吃饭。通过这件事,曹氏父子也承认的神仙的存在。葛洪在《论仙卷》中说,“初皆谓无,而晚年乃有,穷理尽性,其叹息如此,不逮若人者,不信神仙不足怪也。”(25)既然名人都有一个认识过程,那麽一般人不信神仙的存在,更待一个过程了。

既然许多书籍都记载神仙的存在,为什麽儒家经典《五经》不记神仙的存在呢?许多名人都说神仙的存在,为什麽孔孟不承认神仙的存在呢?葛洪人为《五经》所不记的多了,孔孟所不说的也多了。但是,不能认为儒家没说的,就等于没有。儒家的经典《易经》是由伏曦,黄帝,尧,舜,禹,汤和周公共同完成的。也没有记载天多高,地多厚,宇宙多大,而《诗》、《书》、《三礼》等都末有记载。所以不能说,五经和孔孟所没记的就不存在。

葛洪认为道家和儒家的创始人,由于气禀的不同,所以对神仙的态度也不同。道家的创始人,受气结胎是生星,命属生星,就相信神仙的存在,而儒家的创始人,受气结胎禀受是死星,所以他们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周公和孔子都不相信鬼神之事。孔子虽到洛阳拜见过老子,但他仍然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其次,道家创始人追求是幽深的理论,而儒家的创始人,所追求的是事业和民间人事。由于他们的追求不同,所以他们对神仙的态度也不同。

四、论成仙的方法

葛洪在《抱朴子·内篇》中不仅论述了成仙的理由,而且也对成仙的方法作了较为详细地论述。

1、成仙的方法很重要,而且要逐步掌握。葛洪认为成仙是非常重的,家里集金盈柜,聚钱如山,也不如学会成仙的方法。但成仙的方法是逐步的,不能顿悟成佛,也不能立杆见影,必须是逐步地成仙,他说:“凡学道,当阶浅以涉深,由难以及易,志诚坚果,无所不济,疑则无功非一事也。”(26)这告诉初学道者,不能性急,要有长期的思想准备。要有信心,不能半信半疑,要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学下去。要懂得“凌云之高,非一篑所積”“千仓万箱,非一耕所得”,要由浅入深,由易及难,正像种莊稼一样,有一份耕耘,就有一份收获。只有坚持不懈,才会达到“真人”,“至人”的高峰 。

2、三大主要的方法

葛洪在《释滞卷》中说:“欲求神仙,唯当得其至要。至要者,在于宝精,行气,服一大药便足。也不用多也。然此三事,复有深浅,不值名师,不经勤苦,也不可仓卒而尽知也。”(27)这里说的三大主要方法,不是彼此孤立的,而是相互补充的。是要经过明师指点,要经过自己艰苦努力,才可以学到的。

宝精是房中术。是道教修炼的主要方法之一,在道士里面,搞宝精术研究的十余家,其宝精的方法有近百种之多。总的原则是阴阳要适当的相交,不能不交,不交就会出现壅阏之病。出现幽男旷女。不仅不会长寿,还会伤害身体。但是也不能纵情姿欲,为所欲为,这样也会伤害身体。“唯有得其节宣之和,可以不损。”俗话说“節欲者寿”是有道理的。宝精的主要方法是采阴补阳,还精补脑,更具体的方法要经过老师指点,口口相传,不见于文字。有的人错误地认为只要宝精,就可以长寿,是不可能的。宝精要与行气等方法相结合,才可以取得好得效果。

行气也叫服气,炼气,是一种以呼吸吐纳为主,并与导引,按摩相结合的一种修炼方法,葛洪认为行气的方法有近千种,择其主要者,有辟谷,胎息等方法。辟谷是一种休粮的方法,即在一定的时间内,不吃饭,只喝水。他认为行气的大要是不欲多食,不吃生冷食物,冬天不吃过冷的食物,夏天不吃过热的食物,以清淡食物为主。俗话说:“欲得长生,肠中当清,欲得不死,肠中当无滓。”“食气者神明不死”(28)胎息, 能不以鼻口嘘吸,如在胞胎之中,要用鸡毛贴在鼻口之上,呼气吸气时以鸡毛不动为原则。同时要以夜中至中午12点以前的气为生气,日中至夜里12点以前的气为死气,不能吸收。做胎息时情绪要稳定,不能愤怒,愤怒则气乱,善行气者,做到“内以养身,外以却恶”之效果。

服药成仙是第三个主要方法,据葛洪考证,他认为“余考览养性之书,纠集久视之方,曾所披涉,篇卷以千計矣,莫不皆以还丹金液为大要焉。”(29)在《地真卷》中有说:“夫长生仙方,则唯有金丹,守形却还,则独有真一。故古人尤重也”(30)这就是説,金液丹和九转丹是最主要的仙药。要分上中下三种。上药令人身安命延,升为神仙,中药养性,下药除病。但是,服药要经老师指点,因为药有上千种,没老师指点,没法辩认,药名很多,同一药名,常常是名同药不同。而且治病之药和养生之药,要在不同的时间服用。服药也要与行气,宝精等方法相结合,才能有好的效果。

宝精,行气和服药这三种方法,名称虽不同,但在成仙和养生的过程中,这三中方法要互相配合,才能收到好的效果。葛洪在《至理卷》中说:“服药虽为长生之本,若能兼行气者,其益甚速。若不能得药, 而行气尽其理者,也得数百岁。然又宜知房中之术,所以尔者,不知阴阳之术,屡为劳损,则行气难得力也。”(31)只有这三种方法相互配合,才能起到健身、延年、益寿的作用。

3、择师选徒

道教的许多修炼方法,特别是一些至关重要的修炼的方法,要经过老师的指点,必须有名师的“口口相传”,所以选择老师是特别重要的。葛洪在《微旨卷》中说:“未遇名师,而求要道,未可得也”(32)在《黄白卷》又说:“且夫不得名师口诀,诚不可軽作也。”(33)葛洪认为名师道尊德贵,先得道者为师,老师的恩情重于父母,所以对于老师不可不尊,不可不求之。在择师同时,也要辩别真假老师。那些假道士、伪术士,诸虚名之士,为了图财力,而欺骗好心之人。所以,学道者,定要以选名师为急为要。

学生要选择老师,老师也要考验学生。只有那些意志坚强,道德水平高尚,不怕艰难困苦的人,才可以当好学生。葛洪在《极言卷》中说:“非长生难也,闻道难也,非闻道难也,行之难也,非行之难也,终之难也。”(34)这就是説,良匠只能给人以规矩。名师只能給学生以方法。所以,得道不难,而要把学到的道,惯彻到底,是非常难的,学生没有“超世之志,过人之才”要完成道教的事业是非常难的。“非随师经久,累勤历试者,不能得也。”(35)

4、学仙道的人,要有良好的道德基础。学仙法的人,都是黄帝,老子的弟子。而黄,老都是道德无量的人,所以,学仙方的人也必须有良好的道德基础。葛洪在《对俗卷》中说:“欲求仙者,要当以忠孝和顺,仁信为本,若德行不修,而但务方术,皆不得长生也。”(36)这就是説,学仙方的人,首先,要有道德,在家里对父母要孝顺,对兄弟姐妹和朋友要讲信任。在外对君主要忠。所以,“不忠不孝者,罪之大矣。”那些贪图财产的和图名利的人,是学不到仙方的。其次,葛洪要求学仙方的人,要多做善事,要成天仙,就要做1200件善事,如果做到1999件,但又作一件恶事,就前功尽弃,从头再做。要成地仙,就做300件善事。“積善事未满,虽服仙药,也无益也。”(37)

本篇引文注释:

(1)(29)(36)(37)、《抱朴子·内篇》第12页,载《诸子集成》(八),中华书局1954年12月出版,下引此书不再注明。

(2)、《抱朴子·内篇》第98页

(3)、《抱朴子·内篇》第203页

(4)、《抱朴子·内篇》第37页

(5)(11)、《抱朴子·内篇》第92页

(6)(10)、《抱朴子·内篇》第1页

(7)、《抱朴子·内篇》第42页

(8)、《抱朴子·内篇》第30页

(9)(14)、《抱朴子·内篇》第41页

(12)(33)、《抱朴子·内篇》73页

(13)(16)(17)(23) (25) 、《抱朴子·内篇》第3,4页

(15)(19)、《抱朴子·内篇》第2页

(18)(20)(21)、《抱朴子·内篇》第7页

(22(24)、《抱朴子·内篇》第8页

(25)、《抱朴子·内篇》第5页

(26)、《抱朴子·内篇》第26页

(27)、抱朴子·内篇》第33页

(28)、《抱朴子·内篇》第65页

(30)、《抱朴子·内篇》第93页

(31)、《抱朴子·内篇》第24页

(32)、《抱朴子·内篇》弟26页

(34)、《抱朴子·内篇》第57页 。

(35)、《抱朴子·内篇》第62—63页

(2010年9月)

上一篇:早期全真教在济源地区的活动

下一篇:创意理念引导“文化道教”产业的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