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旅行游记>黄河听涛

黄河听涛

2011年7月26日  王屋晨风 葛道吉

当我再一次从黄河北岸的济源端走上小浪底大坝,凝望着母亲河巨龙般奔腾的身躯,我的血脉不由得随着那翻卷的波涛喷张起来,胸中澎湃的是粗犷、雄浑、豪迈和神往,耳边鸣响起那位一生多次改变历史、一生说过无数气吞山河豪言壮语的伟人充满深情的话语:“你可以藐视一切,但是不能藐视黄河!”是的,面对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她的儿女只有敬畏、感恩,永远也不会也不敢藐视!特别在今天神圣而火红的日子里,我在大坝上看到了南湖那条红船,船上承载了90年的风雨,承载了一个完整的发展、成熟和强壮。母亲河太洪荒、博爱、暴戾而温顺了,虽然90年在母亲河的奔流中如浪花翻卷,但却像母亲额头上深深的皱纹,记录着巴颜喀拉的雪崩,记录着黄土黄沙的重量,记录着羊皮筏赤脚板子滚动着苍浪的号子声,更记录着花园口的阻击、惨烈和刘邓大军逐鹿中原、陈谢大军强渡黄河之气魄……小浪底,大气魄大境界的母亲河啊!让我再次在大坝上迷失了自己,我再也找不到自己的踪影了。眼前是波涛奔涌的遥远和深沉,大坝北端闸中央机关建筑上哗啦啦飘扬着铁锤镰刀的鲜艳,怎不令人感到佩服呢?母亲河从混沌的世界冲破洪荒咆哮至今,用自己独有的黄色和凶猛,用自己桀骜不驯的天马行空我行我素。从天上到地下,从高原到平原再到大海,什么田野、村庄,什么树木、庄稼,什么生灵、生命……全由着母亲河的脾性。有谁能掣肘降鼻归顺其暴烈呢?历史上曾有无数的帝王将相、达官贤人乃至民众欲泽不能,只是望而生畏。“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伟人的胆略和气魄不光拯救了党,拯救了民族和国家,并且创造了历史,用共产党人豪迈的气概和智慧的力量向自然宣战,向传统宣战。以“刘家峡”、“青铜峡”、“龙羊峡”、“万家寨”、“三门峡”、“小浪底”以及“盐锅峡”、“八盘峡”、“三盛公”、“天桥”等等大大小小长藤结瓜的水利工程形式,大胆亲近母亲河,接纳母亲河特殊的滋润和养育,从而又以防洪、防凌、灌溉、排沙、发电的功能办好着黄河的事情。

我站在巨龙般的大坝上,眼看着上游漂上山头的碧蓝玉液,把王屋山的峰峦倒映其中,形成200平方公里的千岛水域,一时找不到了母亲河肌肤的原色。我在想,是谁改变了母亲的容颜,是她的儿女巧手装扮!谁还敢说跳进黄河洗不清呢?坝的下游,导流洞和地下发电厂喷薄而出的巨瀑和翻滚的浪涛,打着旋奔腾而东,震撼着无数游人崇敬的神经。不由让我诵读起贺敬之的诗句:“展我治黄万里图,先扎黄河腰中带———责令李白改诗句:黄河之水手中来!银河星光落天下,清水清风走东海。”这是一片滚烫的热土啊!大河奔流,波涛汹涌,涛声中依稀有雄壮的号子声,有烈日下皮肤、黄水浑然天成的宁静和跃动,那是这里古老的黄河古渡。上世纪初叶,红船里的声音通过暗流传到了这里,黄河北岸的王屋山下很快就有地下党活动的踪迹,就有了一个叫“杜八联”的河防堡垒。这条黄河上坚固的防线,是中共地下党在河南省西北地区一支有名的抗日联防组织。它是由当地沿黄一带的八个行政村组成。全民皆兵,不分男女长幼,手握枪,肩荷锄,利用土枪、土炮、圪针墙、葫芦舟等武器装备,配合我军主力部队先后对敌作战一百五十多次,粉碎了日伪军无数次的“扫荡”和“清乡”,特别在捍卫黄河古渡方面更是可歌可泣,曾演绎过一曲雄壮的红色交响曲。

那是1947年的初秋,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为配合刘邓大军中原突破挺进大别山的战略行动,中央决定由陈赓、谢富治率太岳兵团自晋南、豫西北强渡黄河,挺进豫西。因国民党军在黄河南岸孟津至潼关都有兵力防御,况且重要渡口必派重兵驻守,给解放军强渡黄河带来不少麻烦。杜八联的人民和民兵,凭着对两岸地形的熟悉和高昂斗志,积极配合解放军渡河作战。在战前准备阶段,隐蔽造船成了民间大规模的行动。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有人支援了建房的梁、檩,有人献出了为老人备下的棺木,就连为女儿出嫁做嫁妆的木料也毫不吝啬。更为甚者,有更多的人毅然摘下了自己家户的门板,还有不少的民众拆掉了房间的楼板……并且这里传统、简便的葫芦舟、木排筏,也统统派上了用场。那年8月22日夜,先头部队很快就抢占了对岸的据点。此后,这里的河清、长泉、蓼坞、留庄等渡口准备好的船只纷纷下水,军民夜以继日地摆渡,演绎出陈谢大军强渡黄河的壮丽诗篇!如今的黄河古渡已被淹没在小浪底百米深的水底,有的在大坝下游已成记忆。

那记忆焕发着红色的光芒,迎着朝霞,聆听着母亲河浪花的掌声……2011年7月5日浮香园。

上一篇:九里景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