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论道王屋>道教的神仙信仰释例

道教的神仙信仰释例

2011年8月11日  中山大学 叶春生

中国道教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都是远离喧嚣的城市,隐藏在名山幽谷之中,自然生态清雅,充满灵性与活力之所。许多著名的道观寺奄,都选择了这样的地方,设坛建奄,营造自己的洞天福地,史籍上记载的十大洞天有:王屋山、委羽山,西城山、西玄山(即西岳华山)、青城山、赤城山、罗浮山、句曲山(即句容茅山)、林屋山、括苍山。这十大洞天均为仙人居处。另外还有36小洞天,依次为:霍桐山洞、蓬玄洞天,朱陵洞天、总仙洞天、总玄洞天、司马洞天……凡36处。其实古代并无严格评选机制,西北一带以平凉崆洞山为“第一洞天”,谓黄帝曾在此问道于广成子,山下问道宫已劈为道场,山上道院兴盛,司马迁亦西游至此;又以中岳嵩山洞为“第六洞天”,实际上是小洞天,广东南海西樵山白云洞亦自诩为“第一洞天”,至今牌坊尚在。这些大小洞天,均由仙人所管辖:王屋山属西城王君治之,委羽山为青童君治之,西城山属上宰王君治之,赤城山属玄洲仙伯治之,罗浮山属青精先生治之……七十二福地史籍记载的有:地肺山、盖竹山、仙磕山、东仙源、西仙源……等。其中广东有三处,即第19清远山,第34泉源福地在罗浮山,第49抱福山福地在连州,这些是次于洞天一级的地仙的住所,多为真人所管辖;地肺山由谢允真人管治,盖竹山由施存真人管治,仙盖山由张重华真人管治,清远山由阴真人管治,泉源福地由地仙华子期治理,……另民间自命的“莲花福地”为澳门,今澳门区旗亦为莲花,可见官方认同。

一、神仙信仰与“洞天福地”

道家关于“洞天福地”的学说,源于他们的神仙信仰和无已修为的人本精神。他们认为,在洞天福地里修炼可以长生不老,羽化升仙。人生在世,生命苦短,佛家希望通过修行,功德圆满,升仙成佛,再创来生;道家不讲生死轮回,以养生修炼来延长肉体的生命,实实际际的在人世间幸福延年,当然他们也讲“天人感应”,但与佛家的“因果报应”不同,它是通过自身的心灵修炼(炼气、炼功、炼丹)来实现的。而修心炼气,最讲究环境的萦绕,名山大川灵气的哺育,那就是他们所钟爱的气场。考十大洞天的榜首,不论是典籍记载的王屋山还是坊间流传的崆峒山,都是充满了灵气,气象万千的神圣山川,有许多神奇的传说故事为依托。

第一洞天王屋山,在河南济源县西北45公里处,山有三重,丘陵环抱,谷深洞幽,其状若王者之屋,故名。山势巍峨,山径险峻,主峰天坛山,耸立于万山丛中,为太行之脊,相传四千多年前轩辕黄帝曾于此设坛祭天祈雨,天坛东有日精峰,西有月华峰,西崖 下有太乙池,潜流地下,至龙潭复出,为济水西 源,景色宜人,故道观宫宇星罗棋布,“愚公移山”的故事就发生在那里,现山南尚有愚公村等胜迹,那是道家的“第一洞天”。

坊间排行第一的崆峒山亦见于史籍,谓“黄帝涉经水,登笄头,以望崆峒”。山上原有古建筑八台、九宫、十八院,寺观42处。峰峦秀丽,遥插苍穹,翡翠开堑,丹霞辉涧,林木葱笼,古柏峥嵘。山间有80余米长,370余级的天梯古道,留有莲花台、归云洞、黄龙泉等胜迹。确是一方人间仙境,轩辕黄帝在此问道于广成子,故令秦皇移玉辇,汉武苦盘桓,胡耀邦同志亦曾到此一游。

如今旅游畅旺的青城山,乃“天下第五名山”,道家称之为“第五洞天”。那里林木苍翠,宁静清幽,素有“青城天下幽”之美誉,东汉末年道教创始人张道陵(张天师)在此设坛布道,引发道观一百多座,著名的有上清宫,丈人观、天师洞等,分别留有麻姑溶丹处、张献忠旗杆石、庆符王妃梳妆台,唐玄宗诏书碑及张天师“降魔”石刻等胜迹。

与“青城天下幽”齐名的“峨眉天下秀”如今已是佛事鼎盛的闹场,特别是那金鼎的佛光,每天招引了成千上万的信众去朝圣,期盼佛祖灵光的接引,不惜献出了生命,须知它最初流行的也是道教,唐宋以后才逐渐皈依佛门的,它的环境也是依道家洞天福地的观点加以选择的,它因山势逶迤,“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而艳”,因而得名,其雄秀幽奇的气势,正是道家“无视无听,必静必清”(广成子语),吸取外气,“抱元守一”的理想道场,现佛家也在此地建了普贤道场,可见佛教在中国世俗化后,佛道观念都有许多相通之处。

二、顺应天道与神仙信仰

中国古人向以天道、地舆、人文为宇宙的统一体,所谓“人与天地相参与,与日月相应也”(《黄帝内经·灵枢》)、《道德经》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也就是说,人要以地为法度,地以天为法度,天以道为法度,道以自身为法度,“天人相类”、“万物归一”。这一民俗理念的积淀,便是人们对“洞天福地”的向往。为什么许多地方都自诩为洞天福地呢?就是这一理念的驱动。第一洞天除了王屋山、崆峒之外,我省还有西樵山白云洞,以及外省的许多名胜,都自冠“洞天”之名。第六洞天正版为天台山,山寨版有中岳嵩山,处于天地之中的登封县,绵延60余公里,大小72峰,“嵩高峻极”、“峻极于天”,山中名人胜迹遍布,大禹治水于此,启生于此,太室、少室(禹之后妃)于此,周公在此观日测影,鲍靓在此修道,武则天在此封禅,少林寺在此扬威,还有禅宗初祖达摩的庵堂,六祖慧能手植的古柏也都在此,真不愧为一代洞天。

神仙信仰是人们崇尚自然,顺应天道的心意现象,是一种民俗心理的积淀,是社会发展的心意链。自然界的发展讲究生物链,生物链断了生态就要失衡,人类就要受到惩罚。当前抓环保,保护自然生态,正是为了避免这些祸端,但这只是物质世界的层面,精神世界的心意链如何承接呢?从原始信仰到原始宗教,发展到五大宗教,他们的信仰,应该说已摈弃了许多矇昧的东西,流存至今的大多是经过历代生活陶冶积淀下来的经验,年深月久转化为习俗或形成一种信仰,共同信仰就是社会的一条心意链,是构建和谐社会的精神纽带。文革期间,我们许多群众的信仰都被斥之为“封建迷信”,加以禁止、封杀,群众心理受到压抑,社会就不和谐,就动乱,当然那时还有四人帮的倒行逆施等原因,但群众心里不顺是重要的一条。许多传统的风俗被取缔了,什么生菜会,龙母诞,波罗诞,年晚花街,三月三歌圩,都没有了。莲花山歌会也被禁止,民兵拿着枪去把守,依然有30多万群众去赴会。不让拜神,不让烧香,连拜祭祖宗,礼敬先贤都不可以。直到上世纪80年代,还有人强令把西樵山观音像前的香炉搬开,后来群众又把它搬回来了。

民间信仰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渊源,有些民俗事象至今还不能以自然科学中实证主义的方法来验证,不能一概斥之为“封建迷信”或者是“伪科学”。 单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概括的第四项内容而言,“关于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就有许多模糊的阐述,有人说它包括“天象、农耕、田猎、游牧、航海、历算、风水、强身、祖先崇拜及民间礼仪”等,也有人认的它还包括“中医、针炙、气功、星相、灵异、巫术、征兆、物候、遥感”等以及宇宙的一切不解之谜。的确,自然界的许多现象,用西方自然科实证主义的方法是无法解释的,一道“斯诺命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即人们通常说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就把人们问住了,特别是精神层面的心意现象独特民族心理,民俗信仰等,都没有解决。

岭南地区开发较晚,保留了许多古老的传统和绝活,现实生活中仍有许多不解之谜,以今天自然科学实证的手段,还无法解释,如广府地区的“问米”、“查家宅”,客家地区的“伏仙姑”、“菜篮神”,粤西地区“去阴阳街”、“放蛊”,雷州半岛的“穿令”等。前几年社会上刮过一阵“扶乱”风,主流意识认为是“沉渣泛起”,强令制止了。其实这一事象上世纪就有人研究过,许地山先生还出过一本专著《扶乩研究》。沉渣为何这么容易泛起,我们的研究没有解决问题。去年元宵节,我特地跑到雷州去看“穿令”,在近距离内观看,体验当地的“穿令”风俗,那场面确实是震撼人心,一根手指般粗,一尺多长的银针,从脸颊穿进去,从另边拔出来,不流血,没有一点疤痕。穿刺之时,群众欢声雷动,所到之处,万民顶礼膜拜,路上还看到不少村庄都有这种风俗。我们还与穿令者对话,访问了他的亲属,村中的长老,都认为是“神”在操纵着这一切,因此人们不敢有半点不恭的行为。这就是神仙信仰的初始。现在自然界还有许多不解之谜,包括我们人类对人体科学的了解,也还不到百分之十,将来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这些谜团也会逐步解开,古代神话中关于千里眼、顺风耳、隐形人的传说,不是为现代科学的雷达、遥感、纳米、液晶技术所代替了吗?难怪人们说,神话不但是宗教的情人,绘画的母亲,也是科学的先导。著名学者冯友兰说:“道教有征服自然的科学精神,对中国科学史有兴趣的人,可以从道士的著作中找到许多资料。”道教的神仙信仰,是人类不甘于自身能力的局限和生命的有限,追求更高的人生境界的反映。陈寅恪先生也认为,“道家与医家自古不分”,道士所进行的医药学的探索,虽然未能实现他们成仙的梦想,但却推动了医药学的发展,他们的业绩,使之成为老百姓心目中的“仙翁”。黄大仙,葛仙翁,郑仙诞不就这样出了名吗?

三、神仙信仰者之宫观实是和谐融通的宜居社会

洞天福地实际是修道者营造宫观环境的符号象征。古人修道的目的是为了长生,它需要一个“有序化”的环境,致使道人更容易进入一个清虚的精神境界,有所感悟,激发他们的幻想,飘飘欲仙,“道法自然”。“洞天”的“洞”,一指“洞室”,一曰“通达”。他们认为这一洞室可以通达上天,居中修道便可成神通天。“福地”意即“得福之地”,身居此地可福寿延年。所以这样的地方多是山川壮丽,峰峦奇峭,洞壑幽奥,泉源丰盈之所,那就是人间的仙境,计有十大洞天,36小洞天,72福地。以上名胜,多有实指,并有仙宗、真人辖治。如我省之罗浮山,绵亘250公里的罗浮山,为道教“第七洞天”兼第34泉源福地。罗浮主峰飞云顶堪称上界三峰,鼎足峭立,层岚积翠,白云飞霞,变幻无穷,大小各异的432个峰峦,构筑成18个洞天和980多处飞瀑流泉,使得罗浮满山皆甘泉,并有“长生井”等,东晋年间葛洪就在此采药炼丹,创建了4个道观。著名的冲虚观有宋哲宗赐的匾额,观侧有苏东坡题写的“雅川丹灶”,呈八角形,按八卦组图。酥醪庵位于山顶,终日云雾笼罩,山泉滋润,所种蔬菜特别鲜甜爽口,晒成菜干滑而无渣,可见其环境宜人,确乃人间仙境。原来此“酥醪洞者,安期生觞神女之处”,其山泉“酿成甘露,为酥为醪之味,散于诸天”(《重修醪观记碑》)。故此得名。

冲虚观南有一泉水从狮子峰流下,出石洞之中,水量充足,终年不涸。一年天下酷旱,皇帝赐祭,下令各道观筑高台祈雨,均无效应,颗粒无收,民不聊生。一对年轻夫妇跑遍罗浮十八洞,找到了泉眼,但被一巨石挡住,夫妇俩奋力挖掘,泉水涌出,四季不断,滋润大地,成为一方乐土,就是后来的泉源福地。与周边的朱明洞、桃源洞、蓬莱洞、蝴蝶洞等,连成一片,成为著名的神仙洞府,大名鼎鼎的黄大仙也因葛洪在此收了个道童黄野人,后成为地仙在此为百姓治病济世,群众与叱石成羊的黄初平合为一人,故此更加有名。古往今来,神游造访者络绎不绝,著名诗人李白、杜甫、韩愈、李贺、刘禹锡、苏东坡、杨万里、汤显祖等,皆留下了赞誉罗浮的诗篇。苏东坡在《见顾才极谈惠州风物之美》中说:“恰从神武来弘景,便问罗浮见稚川”,可见他对罗浮、稚川的仰慕,并题写了“稚川丹灶”炉名;杨万里在《舟中望罗浮山》描绘“罗浮山高七万丈,下视日月地上流。黄金为桥接银汉,翠琳作阙横琼楼”,恰似人间仙境,难怪李白、杜甫也想归隐其中,以托终老:“余欲罗浮隐,犹怀明主恩。”(李白)“结托老人星,罗浮展衰步。”(杜甫)现代名人孙中山、宋庆龄、廖仲恺、何香凝、陈济棠、蒋介石等都纷沓而至;解放后周恩来、朱德、贺龙、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江泽民等都曾到过罗浮山考察,调研,欲把此地开发为造福于民的洞天福地。反映了人们意欲返朴归真,打造宜居社会的理想。人们希望在这样的环境中“积精累气”,以“测天地之机,晓造化之本”(鬼谷子)。

此外冠以福地之名并得社会认同者,我省著名的有“莲花福地”——澳门。因明朝时澳门称“莲岛”,岛上有座山称“莲峰”,因山形似莲花而得名,山顶岩石突兀拔起,远望如观音端坐于莲山之上,山前有座莲花庙,为澳门三大古刹之一。当地人多信佛教,性情温顺友善,华洋杂处,各种宗教并存,信仰自由,互相尊重,洋教徒也着上道袍伽裟,基督教堂里也挂上妈祖的圣像,和尚、道士、牧师、神甫共同为生灵祈祷,中餐西餐交融共进,中式西式婚礼各行其道,民间社团欣荣勃发,春节圣诞共同庆祝,龙舞狮舞土风舞争先献艺,更有源发于香山的醉龙舞在此得以传承,荣登国家“非遗”名录,一个包容、和谐、共荣的社会,形成了一隅“泛香山文化圈”,这就是今天的莲花福地文化,其本质就是要构建一个繁荣、富康、和谐的社会,首先要从其自然生态和人文环境抓起,今天的澳门特区上下,也都是这样认真打造的。

清远以其山川自然的优势,挤身72福地中的第19福地,是当年黄帝派其庶子大禺和仲阳来治水的地方,那里群峰叠翠,奇石如画,72峰依列江边,一湾三潭,清幽如镜,大诗人苏东坡为之写下了“天开清远峡,地转凝碧湾”的名句。传说禺阳兄弟来此劈山治水,使得此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成为一方福地,原飞来寺旧址的牌坊上还有记载,称“第十九福地”。并留有“飞来寺”、“归猿洞”等许多神奇故事,传颂至今。今天,当地政府和人民,正以这传统文化精神为底蕴,以禺阳的精神开基创业,开拓进取,在全省GDP增值连续6年夺冠的基础上,打造华南休闲之都,优化环境,以绿色环保、低碳,创建全国的宜居城市,成为名符其实的人间洞天福地,是以为盼。

岭南的神秘民俗事象很多,大都与民间信仰有关,信众面广,牵涉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政府顺应民意,协调好信仰与民众的关系,这一方面,香港“啬色园”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他们把民众对黄大仙信仰的心意,化为一种善举,普济劝善,造福于社会,让信众的精神得以释放,既有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又促进了经济的发展,还可消解今天社会浮躁,急功近利的风气。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些研究,打开个小口——岭南神秘文化与民族民间信仰,从中突破,以利创新。

上一篇:道教神仙体系与济源上古中华史乘

下一篇:金元时期王屋山道教活动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