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论道王屋>王屋山与《道藏》

王屋山与《道藏》

2011年8月30日  汪桂平

内容提要:王屋山作为道教十大洞天之首,历史上宫观林立,高道辈出,是著名的道教活动中心。王屋山道教不仅在为国斋醮、弘扬道法等方面发挥着重要职能,而且在编刊《道藏》、保存典籍方面也承担着应尽之责。本文主要根据碑刻资料,初步探讨王屋山在元、明时期参与编印和庋藏《道藏》的史实。

关键词:王屋山 道藏 玄都宝藏紫微宫 龙祥万寿宫 宋德方

道教一切经书的总集,称为《道藏》。一般认为,《道藏》的编纂大约始于南朝时陆修静所编的《三洞经书》。此后,有唐玄宗时编纂的《三洞琼纲》和《三洞玉纬》,后人合称为《开元道藏》。至宋代,有宋真宗时编纂的《宝文统录》和《大宋天宫宝藏》、宋徽宗时编纂的《万寿道藏》等。再后有金章宗时编纂完成的《大金玄都宝藏》,元代宋德方主持编纂的《大元玄都宝藏》,以及明英宗时编纂的《正统道藏》和明神宗时增修的《万历续道藏》。由于历史的原因,明代以前的诸多版本的《道藏》均告亡毁,迄今无一流存下来。现在存世的《道藏》,为明代的《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合称为明《道藏》,共收录道书1476种,5485卷。

道经的雕板印刷始于五代,故宋代以前的《道藏》均为手抄本,数量极少,一般宫观都没有收藏。加之战乱、灾害等原因,唐末尽毁。至宋代,由于雕板印刷术的发展,政和年间所编之《万寿道藏》得以首次全藏雕板刊印,使得《万寿道藏》能够大批复制,广为流传。据陈国符先生考证,北宋收藏《道藏》之所,除秘阁和天宁万寿观外,尚有东京中太一宫、建隆观、上清储祥宫、祥源观、延福宫、西京崇福宫、华山休粮院、亳州太清宫、明道宫、茅山崇禧观、元符万宁宫等二十多座宫观。[①]但是陈先生未提到王屋山之宫观。不过,既然宋版《道藏》流传如此之广,王屋山作为当时著名的名山洞府,宫观林立,其中庋藏一部《道藏》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但在没有找到碑刻或文献资料佐证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初步认为王屋山在宋代以前没有保存过《道藏》。

不过,自金、元以来,王屋山却与《道藏》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编印和庋藏《道藏》的重要场所。

一、王屋山与金、元《玄都宝藏》

1、王屋山灵都观与《大金玄都宝藏》

金代编纂的道藏称为《大金玄都宝藏》。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诏令十方天长观提点孙明道搜求遗书,重修《道藏》。孙明道将原《万寿道藏》经板补缀完成,又分遣道士访遗经於天下,得1074卷,并刻板以补。然后依三洞四辅科格,商校异同而编成一藏,计602帙,6455卷,题曰《大金玄都宝藏》。可惜的是,《道藏》编成后不到十年,即金章宗泰和二年(1202),天长观为火灾所焚,《大金玄都宝藏》的经版也随同付之一炬。

不过,金《道藏》编成后,应该印刷有多套,可能存放在他处,未被大火所焚,故此后尚有流传。据载,金章宗泰和七年(1207),元妃曾分别施赠《大金玄都宝藏》给道教领袖丘处机和王处一,前者驿送至栖霞太虚观,后者送至圣水玉虚观。元太宗六年(1234)皇后赐尹志平《道藏》一部,亦是《大金玄都宝藏》。

除此之外,王屋山灵都观可能也庋藏过《大金玄都宝藏》。据浮山令□进士□彧撰《重修天坛灵都万寿宫碑》载,宁神子广玄真人张志谨在元太祖二十二年(1227)到达灵都观,“睹其殿宇廊庑,阶砌名物,悉为废坏,慨然有再(下缺)”,“故自殿堂、门宇、斋室、精舍、塑绘,咸与一新”。“仍置三洞宝经以实其中,使后学者有所依据”[②]。灵都观所置的“三洞宝经”是否《道藏》呢?张志谨作为丘处机之高徒,受到元代统治者的尊崇,于1250年被封为“广玄真人”,灵都观也诏改为“灵都万寿宫”。以张志谨的地位和灵都观的声名,其所置的三洞宝经不应该是零散道经,而应该是整帙《道藏》,而且很可能就是《大金玄都宝藏》。因为张志谨师徒修复灵都观的时间在1227年之后的数年间,而《大元玄都宝藏》修成于1244年,如果灵都观收藏三洞宝经的时间在1244年之前,那么其收藏的肯定就是《大金玄都宝藏》。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因为此碑树立时间是至元四年(1267),碑中记事也提到1250年,所以置三洞宝经的时间有可能在1244-1250年之间,那么,观中所藏也有可能是《大元玄都宝藏》。不管怎样都可说明,灵都观曾是庋藏《道藏》之所。

2、王屋山龙祥万寿宫与《大元玄都宝藏》的编印

《大元玄都宝藏》是由元代高道宋德方(1183-1247)主持编印的。宋德方,字广道,号披云,莱州掖城人。他曾师事全真七子中的刘处玄、丘处机,是跟随丘处机西行觐见成吉思汗的十八弟子之一。宋德方的主要贡献是编修《大元玄都宝藏》和建立宫观百余区,他死后被追赠为“玄通弘教披云真人”。

元太宗九年(1237),宋德方遵师遗嘱,在平阳玄都观开始筹划刊刻道藏之事。他对门下通真子秦志安说:“丧乱之后,图籍散落无几,独管州者仅存。吾欲力绍绝业,锓木流布,有可成之资,第未有任其责者耳。”[③]秦志安听后,立即表示愿意承担。于是以秦志安为总督,全面展开这项工作。当时全国设立了27个雕印局,局置“通£之士,典其雠校,俾高弟秦志安总督之,役功者无虑三千人”[④]。秦志安一直驻守平阳玄都观以总其事,他亲自校书,补完订正,多出其手,前后八年时间,到乃马真后三年(1244)大功告成。凡7800余卷,亦称《玄都宝藏》,为与金代道藏相区别,一般称为《大元玄都宝藏》。

《大元玄都宝藏》的总纂地虽然在平阳玄都观(即现在的山西永乐镇),但是全国各地设立有27个雕印局,并由3个县供应纸张,参与工作的的役工达到三千人。因此,整个《道藏》的编印成功,是集合了众多宫观道士的力量,而王屋山各宫观就是其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当时设立的27局中,洛阳、怀庆有5局,在供应纸张的3个县中,济源县是其一,因此,怀庆、济源所辖的王屋山各宫观应该承担了很多具体的工作。尤其是位于铁岸村的龙祥万寿宫,承担着供应上品精洁复纸的任务,保证了藏经的历年抄造,为雕印《道藏》提供了重要的物质保障。据李志全撰《济源十方龙祥万寿宫记》载:

值大朝开拓之辰,……合于诸路置局雕印玄都宝藏、三洞四辅真经,俱系历代帝王安镇国祚,保天长存者也。然££楮市共议就于济源、河中、终南祖庭三处,制造上品精洁复纸,以供百藏经卷使£印,此铁岸龙祥万寿宫其一也。然是宫之创始经营也,有本郡修真道士董志立洎亲弟志坚,法属张志柔,并舜泽尹志明等,俱相视而笑,莫逆于心,近古方外之良友也。于甲午年春首,协力诛茅伐£,疏其水竹河渠,遂建福田,开治顷亩,以为养性栖真之所。草堂斋靖,数间而巳,号清真阉。迨己亥年冬初,适遇东莱披云真人行化到此方,颇留意卜筑。志立等前盟心同议,立奉施庵文状。真人嘉其至诚,即允许之,易名为龙祥宫。多招集十方道众住持。是后与供大藏经纸,抄造历年。师以其结缘良厚,特出财力,修建琳宇,期于功德不朽,道源流长也。[⑤]

此碑作者李志全,是丘处机弟子,亦是宋德方编修道藏的主要助手之一,碑文写成于1250年,即《大元玄都宝藏》编成后不久。因此,碑文所载是真实可信的。龙祥宫原名清真庵,初建于甲午年(1234),到己亥年(1239)年施舍给宋德方,更名为龙祥宫,此后变成十方大庙,开始供应抄造藏经的纸张。可以想见,龙祥宫由清修小庵变成十方大庙,并且连续数年提供刻经纸张,其建筑规模和造纸作坊都是相当可观的。这也反映了宋德方的经营能力和个人感召力。

总之,龙祥万寿宫作为供应纸张的三处宫观之一,为编印《道藏》发挥了重要功用。而设于洛阳、怀庆的5个雕印局,由于资料所限,无从考证。但可以肯定,应该有众多的王屋山宫观参与了《道藏》的编印工作,使得王屋山成为编修《大元玄都宝藏》的一个重要基地。

3、王屋山与《大元玄都宝藏》的庋藏

《大元玄都宝藏》编成后,曾陆续印造多部,并收藏于各大宫观。商挺《玄都至道崇文明化真人道行碑》云:“真人首制三十藏,藏之名山洞府。既而诸方附印者有百余家”。[⑥]可见庋藏《大元玄都宝藏》的道观当有一百多处。据陈国符先生考证,元代许多道观庋有《道藏》,如燕京长春宫、山东高唐州玄都观、东平万寿宫、陕西重阳万寿宫、华清宫、杭州开元宫、浙江四明玄妙观、处州路丽水县玄妙观、逍遥山玉隆万寿宫、江西南昌云从山崇真观、龙虎山上清正一宫、湖南潭州寿星观等地,皆庋有道经。[⑦]其中,大部分是《大元玄都宝藏》。

但是,陈国符先生尚有遗漏,如王屋山地区就有至少2座宫观庋藏《大元玄都宝藏》。

据李志全《济源十方龙祥万寿宫记》记载,龙祥万寿宫不仅是为《道藏》供应上品精纸的三所宫观之一,而且也是法赐安置新版《道藏》之所,所谓“£本£法赐安置琅篇£££,永为矜式”[⑧]。因此,龙祥万寿宫是庋藏《大元玄都宝藏》的宫观之一。

又据李志全撰《重修天坛碑铭》记载,王屋山紫微宫藏有《道藏》。碑云:宋德方在雕藏期间,于元太宗十三年(1241)春到达上方紫微宫,“睹诸尊殿庑摧毁,坛级隳圮,喟然长叹曰:吾今不重修,理当谁待?遂委用门下刘志简充本宫提点事,因招集十方修真徒侣及此方信士,同心戮力”。“于□□春,方严整甃砌讫,仍以十二玉栏饰之,洎诸圣殿室像设,焕然一新。……又谨安置三洞琅篇一藏,贮之高阁,永镇方维,期于不泯” [⑨]。另外, 刊立于中统二年(1261)的《清虚宫碑铭》亦载,宋德方于1241年到达王屋山后,“于是重修绝顶,复建紫微,去弊就新,起卑作壮。不数年,上下重新,仍(下缺)三洞宝藏,用镇寰区”[⑩]。无论是“三洞琅篇”,还是“三洞宝藏”,指的应该都是同一部书,即《大元玄都宝藏》。宋德方于1241年开始修葺王屋山紫微宫,几年后,紫微宫修缮一新,而《大元玄都宝藏》也于1244年刊刻成功。因此,紫微宫所庋“三洞宝藏”必定是《大元玄都宝藏》无疑。

总之,元代王屋山在宋德方、刘志简等著名高道的经营下,已经成为全真道的一个重要活动中心。多数宫观得以重建,如紫微宫、阳台观、清虚宫、奉仙观、龙祥万寿宫等都焕然一新,规模大增。这些宫观建筑宏伟,道徒众多,成为宋德方编刊《道藏》的一支重要力量,为《大元玄都宝藏》的刊成作出过杰出贡献。同时,王屋山的部分宫观还建有藏室,用以庋藏《大元玄都宝藏》。可以说,元代王屋山与《道藏》有着极深的关联。

二、王屋山与明代御赐《道藏》

元代是王屋山道教的兴盛时期,王屋山的道士们参与了《大元玄都宝藏》的刊印,王屋山的多所道观也庋藏有道藏。可惜,这些元版《道藏》大概在至元十八年(1281)的佛道论争失败后即遭焚毁。经过元末战争的烽火,王屋山所存道经更是散落无余。

不仅王屋山如此,全国各宫观的情况也大致相同。到明代初年,道教典籍已残毁严重。明成祖永乐年间,敕谕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纂修道典,功未就绪而永乐皇帝去世,此事搁置下来。到明英宗正统九年(1444),又诏旨通妙真人邵以正“督校大藏经典”,才重加订正,增所未备,锓锌流传。当年十月,《道藏经》刊版讫工。明英宗没有为这部《道藏》赐名,当时一般以《大藏经典》、《道大藏经》、《道藏经典》、《道藏经》、《大明道藏经》称之,后人为方便起见,称为《正统道藏》。《正统道藏》凡480函,5305卷。《正统道藏》刊成之后,明英宗、宪宗、世宗、神宗诸帝陆续印刷,颁赐天下宫观。到明神宗万历三十五年(1607),又敕旨第五十代天师张国祥刊印《续道藏经》,后人称之为《万历续道藏》,凡32函,180卷。《万历续道藏》紧接在《正统道藏》之后,合为一部总集。我们今天所见的《道藏》就是这两部道藏的合集,总称为明《道藏》。

明代诸帝大都崇奉道教,自明成祖朱棣起,尤其崇拜北方之神真武大帝,特封武当山为真武大帝道场,大兴土木,广建宫观,使武当山成为全国道教活动的中心。在皇室诸王崇道的背景下,王屋山的道教也得以恢复,原有主要宫观都修复一新,并且成为皇家斋醮焚香的道场,受到圣旨的保护。据嘉靖二十七年(1548)《明世宗谕旨碑》载:“阅岁既久,殿宇圮坏,近该秉一真人陶典真奉命进香建醮,随即捐资修葺,焕然增新,足为永奉香火之地。……兹特降敕晓谕,仍令有司置碑书勒,以垂永久。凡一应军民、诸色人等,敢有似前侵占山田及往来搅扰作践等项,违犯的必治以重罪不饶。”此碑原属于王屋山紫微宫,现存于济渎庙。类似的碑还有嘉靖二十七年的《天坛山御醮记》、嘉靖二十九年的《伊王设醮碑》、嘉靖四十三年的《圣旨建醮碑》、万历二十七年的《敕赐道经设斋碑》等,现都保存于济渎庙。这些碑刻反映了明代王屋山作为皇家香火之地,受到严格的保护和修缮。而紫微宫等宫观也经常举行大规模的斋醮活动,为皇室诸王祈福延寿。因此说,明代王屋山道教仍然表现出兴盛不衰的势头。

明代王屋山作为皇家道场,紫微宫作为重要的道教活动场所,在明正统、嘉靖和万历年间曾多次受到御赐道经的宠遇。

正统年间,明英宗曾颁赐给紫微宫《道藏经》一部。据《王屋山天坛大顶总仙宫修造白斋道人张公太素行实之碑》[11]载,弘治六年(1493)张太素在天坛紫微宫遇到高道程守然,程公向他讲述了紫微宫可以查阅《道藏经》之事。碑曰:

邂逅间遇程公于紫微宫,拜叙间,公举以此宫有《道藏经》可以检讨,师问《藏经》云何,公答曰:凡修身治国£举超脱,皆具于££千字文纪篇首,苐而寻之可见。

碑中提到的紫微宫《道藏》当是正统年间明英宗颁赐的。弘治六年(1493)距离正统年间不远,紫微宫内的《道藏》保存尚好,可以供学道者检阅。到了嘉靖年间,明世宗又重印《道藏》,并颁赐给紫微宫诸品经。嘉靖二十七年(1548)的《明世宗谕旨碑》曰:“我朝正统间,尝钦赐敕命道经。比朕临御以来,亦尝遣祀及颁降诸品经,诰其彰灵显异,上以祐护皇家,下以福庇生民。”这条资料不仅说明正统年间曾为王屋山紫微宫颁赐过道藏经,到明世宗嘉靖时又颁降过诸品经,那么,嘉靖时颁的道经是否全藏,已无从考证。不过,据柳存仁先生《道藏刊本之四个日期》一文所考,明代《正统道藏》在嘉靖三年(1524)重印,并小有缮补[12],这说明嘉靖三年曾重印《道藏》,那么嘉靖皇帝谕旨中所说“亦尝遣祀及颁降诸品经”,是否为嘉靖三年重印之《道藏》呢?如果是,则说明王屋山至少庋藏了正统和嘉靖年间印制的两套道藏。又据明嘉靖时人李濂作《王屋山记》载,紫微宫内有通明殿,“设昊天上帝像。殿中环列朱龛,贮国朝御赐《道藏经》若干函。”[13]李濂所记之“国朝御赐道藏经”,并未说明是正统御赐还是嘉靖颁降,但至少说明紫微宫内确实贮藏有《道藏经》,并且具体地点在通明殿内。

不仅如此,到了万历年间,明神宗又御赐王屋山紫微宫《道藏》一套。在王屋山紫微宫内原立有萬曆二十七年(1599)的圣旨碑一通[14],碑文如下:

敕遣河南王屋天坛山紫微等宫提点兼紫金坛济渎庙义烈坊住持臣周克濂钦奉圣旨

切念眇躬恭奉天命,为亿兆之人君,治理邦图,谨万机于政化,欲祈求于万安,摅诚心于一念,由是特命御马监左监丞张忠恭赍宸悃,请送《道大藏经》一藏,前诣王屋天坛山紫微宫安供。特命道众取以九月为始,启建金箓祈恩请佑忏愆悔过增延万寿万安洪福永庆消灾吉祥好事三昼夜,修设三界万灵清醮三百六十分位。伏愿皇躬清泰,景运隆长,时序雍睦,遐迩绥宁。钦此。臣钦承惟谨,依教奉行。

万历二十七年九月吉日

根据此碑可知,明神宗于万历二十七年特派御马监左监丞张忠赍送《道大藏经》一藏,前往王屋山紫微宫安供,并且特命道众启建金箓大斋三昼夜,以祈福消灾。又据柳存仁先生考证,明《正统道藏》在万历二十六年(1598)重印过,一些地方作了挖补、修改[15]。那么,明神宗于万历二十七年颁赐给紫微宫的《道藏》,应该就是万历二十六年重印的新版本。

此后,万历三十五年(1607),明神宗又命张国祥刊印了《续道藏》凡32函,180卷,那么,《万历续道藏》是否赐送王屋山,因缺少相关资料,不好臆断。

综上所述,在明代皇室崇道的背景下,作为皇家道场的王屋山也受到了特别的宠遇,获得了极大的发展,表现出兴盛的局面。王屋山紫微宫在明代规模宏大,气势非凡,不仅多次得到内府资金的修缮,而且多次得到皇帝御赐的《道藏经》。明代于正统九年、嘉靖三年、万历二十六年、万历三十五年共四次刊印《道藏》,这四个版本的《道藏》可能都曾颁赐给王屋山保存,至少现有资料证明王屋山曾得到过正统年刊本和万历二十六年的重印本。因此说,王屋山紫微宫是保存明版《道藏》的重要宫观。

三、小结

王屋山是道教的名山洞府,被称为道教十大洞天的第一洞天,历史上宫观林立,高道辈出,是著名的道教活动中心,曾对历代道教的发展产生过重要而深远的影响。王屋山道教在唐代达于极盛,延到元明时期,一直兴盛不衰。特别是金元时期,王屋山在宋德方、刘志简等全真高道的经营下,成为全真道的重要活动中心,宫观遍布,道徒众多。由于宋德方主持编纂《大元玄都宝藏》,王屋山诸宫观自然成为其刊印和保存《道藏》的重要场所,如龙祥万寿宫为雕印藏经提供上品精纸达数年之久,而紫微宫和龙祥宫都庋藏有《大元玄都宝藏》。明代皇室崇道,王屋山作为皇家道场,频繁地为国斋醮,呈现出繁荣兴盛的局面。而明代诸帝在《道藏》刊成后,颁赐给各大宫观收藏,王屋山紫微宫就成为首选宫观之一。有明一代,王屋山至少庋藏了两个版本的《道藏》,甚至有可能得到过四个版本的御赐《道藏》。

本篇引文注释:

[①]陈国符:《道藏源流考》第138-146页。

[②]陈垣等:《道家金石略》第584-585页。

[③]元好问:《通真子墓碣铭》,载《道家金石略》第486页。

[④]商挺《玄都至道崇文明化真人道行碑》,载《道家金石略》第613页。

[⑤]陈垣等:《道家金石略》第507页。

[⑥]陈垣等:《道家金石略》第613页。

[⑦]陈国符:《道藏源流考》第169-172页。

[⑧]陈垣等:《道家金石略》第507页。

[⑨]陈垣等:《道家金石略》第505页。

[⑩]陈垣等:《道家金石略》第790页。

[11]此碑现立于王屋山天坛顶。下引碑文据原碑整理。

[12]参见柳存仁:《和风堂文集》(中),第942-973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

[13]《重刊道藏辑要》轸集四。

[14]此碑原立于紫微宫,现存于济渎庙。碑首篆“斋意”二字,无碑名。碑文据原碑照片整理。

[15]参见柳存仁:《道藏刊本之四个日期》,载《和风堂文集》(中),第942-973页。

上一篇:道教本原本体本相——天下第一洞天王屋山

下一篇:弘扬道教文化,保护道教名山——话说王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