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论道王屋>金元之际济源地区道教活动初探

金元之际济源地区道教活动初探

2011年9月6日  文物局 冯军

摘要:济源境内王屋山是道教中十大洞天中的第一洞天,道教文化底蕴深厚。历来名道辈出。道教活动在金元之际再次达到高潮,宋德方、张志谨、解志通、李志全等一大批当时有名的道士活动频繁,在此建立宫观,传播道教,在历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本文试结合相关碑刻资料对金元时期济源地区道教活动进行初步考证。

关键词:金元之际  济源  道教 碑刻

金元之际,济源地区道教活动频繁,这里聚集了一大批得道高人,修建道观,传播道教,是道教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盛事。但由于历史记载缺失,特别是《元史》关于道教的记载过于简略,致使这些道教重要人物活动几乎被历史淹没,知之者甚少。这些活动主要散见在一些碑刻记载、地方志书和文人文集等文献中,本文试对众多零散的材料钩稽梳理,以期再现金元时期济源地区道教活动的客观情况。

一、金元时期济源地区重要道观的兴复情况

1、紫微宫、天坛顶和清虚宫

紫微宫位于王屋山中岩台,为唐代著名道士司马承祯所建,历来是王屋山最重要的道观。金代末年,紫微宫经历战乱,破败不堪,道教活动衰微。较早来到此地兴复道教活动的是莹然清虚周真人,他是全真七子之一长生真人刘处玄的高徒。据《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记载:丁酉年(1237年),王屋总帅司荣仰慕周尊师的德望,多次邀请,希望他能出任天坛上方院的主持。周尊师应邀前来之后,与徒众们一起开土耕种,并将紫微宫田亩四至报请总帅司公公证,使庙产得到官府的认可和保护。这些活动使紫微宫初步恢复生机,但仅过三年,周尊师便去世了,使刚刚起步的紫微宫又陷入困境。《重修天坛碑铭》记载“迨乎大朝丁酉岁(1237年),有伊阳莹然子周炼师者出,于(下缺七字)蒙王屋官长疏请,遂领徒众来上方院主持,复增营建,仅历三载,俄尔归寂。有知宫李志昭等,与法属公议,谨资本郡众官文疏,踵门礼请□□□东莱披云宋真人主持院事。”说明在周真人之后,又邀请著名道士宋德方前来住持。披云真人宋德方“辛丑(1241年)春,驰骑到上方紫微宫,乃□裳登龙岭,入天门,到绝顶,升□坛。焚香拜毕,睹诸尊殿庑摧毁,坛级隳圮,喟然长叹曰‘吾今不重修,理当谁待?’遂委用门下刘志简充本宫提点事,因召集十方修真徒侣及此方信士,同心戮力,运灰□而走上,构材植而施工,兴废补缺,于□□春方严整瓦砌讫,仍以十二玉栏饰之,洎诸圣殿室像设,焕然一新。复将七真仙景,塑绘于翼室。”修完天坛后,又对紫微宫进行了维修。“修坛既毕,复有功德主司总帅喜舍助缘,与真人所委木工崔志明□□造本宫三清大殿洎玉皇阁、三官、四圣、灵官等堂,方丈斋室云房,及复完清虚宫,殿宇宏丽,超于往古,灿然可观。”周尊师对紫微宫的残破状况进行了初步治理,可惜时间太短,未见大的成效。宋德方到来之后,对天坛顶、紫微宫和清虚宫都进行了大规模的修缮,成绩斐然。经过周尊师和宋德方及其弟子的努力,紫微宫的道教事业得到了恢复和进一步发展。

2、柏林长春观及周边道观

长春观是金元时期济源地区兴起的一座重要道观,位于河南省济源市南部的丘陵地带,准确位置是位于丘陵地区的沟壑之中,名曰柏林沟。元至元二十九年(公元1292年)的《重修长春观碑》记载全真教第四代弟子解志通“中统建元(公元1260年),自长安而东,复过覃怀济源之柏林坡,见观有遗址,烟林千秀,露草百奇,语曰‘兹可□终焉之地’”,生动地描写了当时长春观周围环境的优美。最初的长春观应该是非常简陋的,碑中记载解志通在这里“披荆棘,拾瓦砾,凿崖为庵,蒲团之外,一无长物。”解志通在这里以医术治病救人,传播道教,修建殿宇,“构玄元殿于前,玉皇殿于后,三官、四圣翼列于庑,斋堂、厨库轮奂一新。又别建道院四处:西仁和长春观、谢封长春观、北陈北白云观,孟津县感圣庙威灵观是也。”由于解志通操持有方,道教在长春观周边得到快速发展,不仅将长春观增修扩建,而且还在周围地区新建了四处道院,影响很大。

3、铁岸龙祥万寿宫

今已不存,据清乾隆二十六年《济源县志》记载:“龙翔宫,在堰头里,元皇庆元年建。”即今济源市北海区铁岸村北部。龙祥万寿宫原名清真庵,是济源本地道士董志立等人创修,后请宋德方任主持。《济源十方龙祥万寿宫记》载“是宫之创始经营也,有本郡修真道士董志立洎亲弟志坚、法属张志柔,并舜泽尹志明等……于甲午年(1234年)春首”,齐心协力,修盖草堂数间,号清真庵。到了己亥年(1239年)冬初,披云真人宋德方来到此地,董志立等人商议愿将道庵奉献给他。宋德方将清真庵易名为龙祥万寿宫,并广招十方道众。之后,“于济源、河中、终南祖庭三处,制造上品精洁复纸,以供百藏经卷使□印,此铁岸龙祥万寿宫其一也。”说明济源龙祥万寿宫曾设立造纸处,制造精良纸张,专供印制道藏经之用,为道教文献资料的保存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宋德方刊印道藏经,是金元时期道教史上的盛事,在全国设了三个地方制造上等纸张专供使用,济源即为其中之一。宋德方还广募资金,增修扩建,宫内尊殿祖堂、斋厨静室,略有次序。同时还增加庙田,“供养清静无为修真之士”。

4、济渎庙

济渎庙始建于隋文帝开皇二年,成为皇家祭祀济水神的场所。金与南宋对峙,济水属于金的统治范围,尽管是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金朝统治者依然非常重视对济水的祭祀。正大五年(公元1228年)的《重修济渎庙记》记载了皇帝因“自前冬不雪,迄今春未雨,二麦颇早,百姓惶惶然”,派专人向济水神求雨,获得灵应后,赐银两万五千两,对济渎庙进行了大规模修缮,“重檐迭瓦,操碧绘金,严崇圣像,谨饰从尊,鸳瓦绀天,凤门辉日。”蒙古灭金以后,也非常重视济渎庙,祭祀不断。1234年,蒙古攻破金朝首都开封,灭亡金朝。蒙古刚刚占领黄河以北地区,就派人对五岳四渎进行大规模的祭祀。《玄门掌教大宗师真常真人道行碑铭》记载,道教掌教李志常奉旨“合祭四渎于济源”,也就是说在济源济渎庙内同时祭祀了黄河、长江、淮河、济水四渎。至今,济渎庙内除了祭祀济水的渊德大殿遗址外,还保留有祭祀其它三条河流的三渎殿。之后,有元一代到此祭祀不断,成为一代盛事。

 5、奉仙观

创建于唐代,宋代高道贺兰栖真居于观中,受到真宗皇帝接见,赐号“宗真大师”。金元之际,有道人元明道活动其间。元明道是著名诗人元好问的同宗友人,元好问曾赋诗《清平乐·夜宿奉先,与宗人明道谈天坛胜游》、《宗人明道老师澹轩二首》等,均是为奉仙观道士元明道所写。元明道还与周边道观有所交流,曾经请元好问帮通仙观道人袁守素撰写了《通仙观记》。

  6、灵都观

位于王屋山中东西玉阳山之间。创建于唐开元年间,是唐玄宗李隆基为其胞妹玉真公主赐建。至金元之交,亦破败不堪,丘处机的弟子张志谨对灵都观进行了恢复重修。《重修天坛灵都万寿宫碑》记载广玄真人张志谨“公睹其殿宇廊庑,阶砌名物,悉为废坏”。“丙戌岁(1226年)至晋阳,与友□□□□友预言天坛佳境可居。明年至灵都,一见形势,如有宿昔,众方验先日之言有诚也。由是本郡侯司帅等,具礼敦请。公睹其殿宇廊庑,阶砌名物,悉为废坏,慨然有再(下缺)居不月余间,门下访问者不可数举,受业者五十余众,同心同德,兴复观宇。”他去世后,门下弟子继续对灵都观进行增修扩建,“前所废者,今而兴之,前所无者,今而有之,增广损益,众缘皆举。故自殿堂、门宇、斋室、精舍、塑绘,咸与一新。”在张志谨师徒的努力下,灵都观的道教活动也蓬勃兴盛起来。

《灵都观懿旨》:“天底气力,大福荫护助里,公主皇后懿旨:据代州神岗观、孟州王屋县灵都宫宗主宁神子张志谨,系早遇真师,参承正法,广修善行,德业清高之士,可赐广玄真人名号。所立宫观具系长春宫掌教李真人所管底下院去处,仰随路达鲁花赤、管民官应据大小官员每,照依已先皇帝圣旨里丘神仙门人应有底宫观院舍,大小差发都休教著者。有底田产、园林、果树、水旱碾磨、头胥,诸人不得扯拽铺头口,其余宫观下院等处一体行香者。仰随处官司就便添气力者,教这宫观里道众安稳住坐,念经告天,与皇帝、皇后、妃子、太子、诸王祈福祝延圣寿万安者。懿旨付灵都宫收执,准此。庚戌年五月初六日发行。”这通懿旨是成吉思汗的公主皇后颁给灵都观的护持懿旨,免除赋税,保护财产,反映了灵都观受到皇室的重视。

7、阳台宫

金元之际,阳台宫的情况可见金末状元李俊民的《重修王屋山阳台宫碑》:“正大四年丁亥(1227年),林州先生王志祐由平水抵王屋,周览胜区,感叹陈迹,慨然有动于心。邑令及司氏昆仲,挽留住持,养道余暇,以起废为事。不募而役集,不鸠而材具,变污以洁,易故而新,宏大殿堂,修直廊庑,复灵官之位,列斋厨之次,接遇则有宾馆,招纳则有道院。其用简,其功速,旋天关,回地轴,华日月而平北斗,其为力也大哉!” 说明金朝末年,道士王志祐在王屋县地方官员的支持下对阳台宫进行了较大规模的重修。

8、通仙观

通仙观是金元时期王屋山中的一所重要道观,今已不存,但当时规模较大,可与阳台宫相比。据元好问《通仙观记》记载 ,通仙观位于阳台宫之东,原名泰和道院,1213年改为通仙观,先后有道士郝志朴、李存道,及二人之徒袁守素主持观事。主要在郝志朴的努力下,通仙观的规模日益壮大,竟可与阳台宫相比。1238年,时任住持袁守素通过奉仙观道士元明道的介绍,请著名文人元好问写下这篇记文。

二、金元时期济源地区道士墓地

金元时期,济源道观林立,道人众多,他们仙逝后往往葬在各自道观附近,形成众多道士墓地,这些墓地也是当时道教发展的重要见证,其中有两处非常重要而且有文字可考的道士墓地。

一为王屋山松台道士坟。位于紫微宫西北方向的一片向阳山坡之上。早在唐朝,这里就已经辟为王屋山道士坟地,著名道士司马承祯逝世后就葬在这里,有《贞一先生庙碣》保留至今。历代活动在王屋山的道士大多葬于此地。金元之交,这里更成为当时很多著名道士的栖身之地。宋德方的高徒秦志安就埋葬于此,《通真子墓碣铭》载“弟子李志实、郭志希等,以乙巳年正月奉其衣冠,宁神于天坛之麓,披云之命也。”三洞讲师李志全、紫微宫三老等一大批也葬在松台。元好问诗赞“松台有名鹤千年”。

二为柏林长春观道士墓地。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的《道士李方相墓碑》记载长春观有历代道士墓地,共一十六世,自邱处机至十一世道长李九玉皆有碑记可考,其后没有记载,姓名莫辨,所以将十二世之后的道士名姓挨次刻于碑上。“十二世李公重胜与秦公重福皆十一世九玉公之徒。其后冯公天□□□□公之徒,十三世也。十四世殷公外寿。十五世□公子昌。十六世即李公方相。”如今,长春观十一世之后的道长名姓凭借此碑流传下来,得以为今人所知,反而是当时十一世之前有碑记可考的历代道长名姓,如今却由于有关碑记散失而大多无法得知,历史真是和我们开了玩笑。但无论怎么说,我们还是可以知道自元代一直到清代的几百年间,济源长春观一直都有道士在此活动,而且代代传承,未曾间断,反映了长春观道教历史文化的源远流长。而且这里的历代道士墓地也是我国道教文化的宝贵遗产。

三、金元时期活跃于济源地区的著名道士

1、丘处机

丘处机无疑是金元之际最有名、影响最大的著名道士。关于丘处机是否到过济源这个问题,历来有争议。笔者于《济源县志》中发现一首丘处机撰写的《题天坛》诗中有“四面诸山若附庸,突然中起最高峰”之句,形象地描写出了王屋山主峰天坛峰俯视群山的雄伟气势。由此说明丘处机是曾经到过济源的。济源作为道教第一洞天之所在,丘处机在这里开展了什么活动,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资料可以证实。也许就像清康熙二十九年(公元1690年)《重修长春观碑》中述说的那样“此地乃真人憩休之处,非修炼之所。”

2、周尊师

周尊师,号莹然子。密州胶西县农家子,十六岁出家,拜长生真人刘处玄为师,道艺精通,为一代高道,有很多灵异之事,《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及《重修长春观碑》有不少相关记载。《重修长春观碑》记“一日,游方於嵩州荻峪,乐其青山叠翠,碧水流蓝,结庵养浩。黄尊师远来访道,夜将二漏,忽闻窗外有蹵地巨声。黄曰:‘何物如此?’曰:‘道伴也。’乃以瓦盆进水於门外,令徐徐饮之。黄牖而窥之,乃二虎也。谓曰:‘非先生之道畴,敢□居斯焉?’时北兵龙战适汴入郑门,抱关者疑其细伺,遂送有司,诘其虚实,知是道者,因问曰:‘能知谷神不死乎?’对曰:‘虚而能应,妙有难明。’又问曰:‘何谓无名之朴?’对曰:‘明珠在蚌,方圆未定;美玉藏石,黑白未分;婴儿在胎,阴阳未辨;鸡雏在卵,雌雄未决。’遂奏天子,仍赐与‘颐真大师’之号也。”《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又记枢密院长官看其有太古之风,所以向其咨询延年之术。周尊师回答:“内固精神,外修阴德。”又有人问什么是“戒行”,答道:“外妻不婚,世嗣不浮,□□壮形,以保其真。”这些逸事反映了周尊师的确是一位道法精深的高道。

3、宋德方

宋德方,字广道,莱州人。拜长生真人刘处玄学道。后又先后拜玉阳真人和长春真人丘处机为师,所谓“三灯传一灯,一灯续三灯”。 宋德方是追随丘处机西行参见成吉思汗的十八弟子之一。他在道教史上最大的贡献是主持重新刊刻印刷了道藏经,为道教文化的保留和传播做出了重大贡献。宋德方最主要的功绩有二,一是在各地广泛建立恢复宫观,二是刊印道藏经,这两项活动都和济源地区的道教有着密切的关系。宋德方曾任济源铁岸龙祥万寿宫和紫微宫的住持,对两处宫观都进行了较大规模的维修。《玄都宏教披云真人道行之碑》载其“建立宫观于燕赵秦晋间,凡四十余区,门下传道者不啻千百数。”济源龙祥万寿宫和紫微宫无论从规模还是地位来说都应该是其中比较重要的。济源地区留下了宋德方多处活动踪迹。可以说,济源地区是宋德方一生的主要活动区域之一。

宋德方有着极高的文化素养,为济源写下了不少歌咏道教景致的诗文。《济源县志》记载宋德方《题天坛》有“草生福地皆为药,人在名山总是仙”之句,盛赞王屋山的灵秀神奇。又有“前身恐是白云子,今日重来卧翠巅”,置身山中,感受王屋山厚重的道教文化,甚至产生了将自己比作唐代著名的道士司马承祯(号白云子)之感。这些诗文具有很强的艺术性和感染力,是古人对济源山水描写中的优秀作品,尤其是出自得道高人之手,更加具有和谐自然的意境蕴含其中,是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的宝贵文化遗产。

4、张志谨

张志谨是金元时期灵都万寿宫的住持道士,曾拜丘处机为师。《重修天坛灵都万寿宫碑》记载张志谨字伯恭。温县人,家世豪富。泰和年间,泛海为商,遇到水寇,他将自己的钱全部交给水寇,同行的人因此而避免灾祸。有一天行至武陟,遇到一位青巾道人,让他饮用了灵药后,道人不知所踪。之后,张志谨一心向道,辞亲远游寻访名师。后拜长春真人为师,“亲炙训导,日就月将,功行勤恳,仍云水二十寒暑,故得事无不通,理无不明,吐言发向,辄成  句。因成《无相集》传世焉。”

灵都观现存一通碑刻,碑额篆刻“宗主宁神广玄真人像”,碑身内容分上下两部分,上部为广玄真人像,右侧刊刻“真人遗颂:坦荡逍遥客,无拘自在仙。身似钻泥藕,心如出水莲。”下部刊刻一道懿旨。内容是一篇元代皇后颁发给灵都观的懿旨,记录了张志谨和丘处机相见、拜师的经过。其中“师遂许曰:此人乃教门中英杰也!此时训与法名曰志谨,赐号宁神子”,说明丘处机对张志谨十分看重。这道懿旨应该是张志谨去世之后,他的门人将其事迹禀告给皇后,皇后为保护灵都观财产而颁发的。

5、解志通

洞真子解志通是长春观的创建者,更是长春观历代道士的佼佼者。据元代至元二十九年的《重修长春观碑》记载,解志通为河北真定人,其父官任莱州节度使。解志通生于金代承安三年(公元1198年),从小就不茹荤酒,父母以儒学正道劝喻,他却不以为然,一心求道。幼年时,他在宾都观参见长春真人丘处机,曰:“仙可学乎?”长春曰:“毋使六情相攘焉。”经过接触,丘处机认为解志通异于常人,于是给他起道号为“洞真子”,并将他介绍给师兄刘处玄的弟子清虚周真人学习道术。学成之后,他四方云游传道,无所定处。最终于中统元年,来到济源柏林,停留下来修建长春观,传播道教。碑中记载,洞真子的去世也极具传奇色彩。至元二十九年,解志通已高寿九十五岁,仍然步履矫健,话语爽朗,头发漆黑,面颊红润,与年轻人相比丝毫不差。洞真子命众徒于冬十一月十二日举行大斋活动,大家都莫知其意。等到那一天,异常隆重,有五百人受斋。之后,解志通微笑着颂诗一首:“亲受长春口诀,悟彻万缘一撇,临行撒手归空,独伴清风明月”,之后将手中拂尘挥了几下,便撒手长逝。从中不难看出洞真子解志通的确是一位道法精深、受人敬仰的一代高道。

6、紫微宫四老

金元时期,紫微宫有四位高道,去世之后四人葬于一处墓穴,传为一代佳话。

据《三老同宫碑》载:寥阳子,名□简,子简之。从小爱好学道,清和大宗师曾经委托他给印制道藏经的金莲局供给衣粮,未尝有阙。王屋周尊师门下弟子邀请披云天师宋德方前往主持,宋德方命寥阳子为提点,修造紫微宫,率众尽力而为之,终于有成。又将水引到院中,日用不辍。“恩例赐希真师号,诚明大宗师付职依前,况平日谦和方便,损己益他,曾无喜愠之色,道俗靡不健谈。今享寿八旬有余,脸潮丹晕,足步如飞,宁畏寒暑,岂于早岁得遇风仙,有所涵养者乎?”

自然子,名李志田,字遵道,太原太谷人。与三洞讲师李志全本家,李志全正是在他的引导下才出家的。李志田秉性刚烈,临危不惧,但行事有礼节,受到邻里敬重。“至于遇长春国师、清和、真常二□□师□□□师洞真真人受法名、道号、师号,洎法箓勾干职事,奇功伟迹,李君讲师预著于碑刻详矣。今重受嗣教诚明大宗师札付,依前提举□□□□精□为国焚修,朝夕□是,无一间断,享寿亦近八旬。法体轻健,足知有养。”

澄阳子,姓□,名志□,字□夫,平阳临汾人。曾经从军,后顿悟得失无常,出家学道。“次遇披云天师,令化缘金莲局,雕造三洞藏经,板才功毕,会希真刘提点大师邀至天坛,委□□□□每岁千道会器皿,曾无失误,功绩亦佳。”宋德方去世后,他不远千里赴葬。“享寿八旬之上,足见虚心实腹之道,岂虚言哉?”

李志全:是当时非常有名的道长,和秦志安一起都是宋德方刊印道藏经的得力助手。《大朝故讲师李君墓志铭》载宋德方“求博洽异闻之士,俾校雠之,乃得讲师,始终十年,朝夕不倦。”中统二年,李志全自燕京回到王屋山紫微宫归隐,去世后葬于松台。李志全博学多才,享有盛誉。济源有不少著名道教碑刻即出自他的手笔,如《重修天坛碑铭》、《济源十方龙祥万寿宫记》等。

寥阳子、自然子、澄阳子三位道人共同建造了一处坟穴,打算葬在一起,但墓穴可以容下四副棺椁。三人希望空出的一个位置可以留给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中统二年冬,鼎臣大讲师自燕由沁而来,归隐洞天。”鼎臣大讲师即三洞讲师李志全,三人共同邀请李志全,李志全欣然同意。次年六月,李志全去世,先于三人占用地宫。

7、申志贞

元朝初期著名道士,曾任紫微宫主持。《洞元虚静大师申公提点墓志铭》记载,公名志贞,字正之,泽州高平县人,是掌教李志常的弟子。多次参与朝廷的祭祀活动,“甲辰,宣差裴天民奉诏诸路降香,以公为辅行,还燕,升宫门知宫,盖嘉之也。戊申,宗师以恩例赐紫衣迁充宫门提举。辛亥,奉旨代宗师诣东岳作醮,礼成,投简龙潭,殊或征应。甲寅,以提举教门事从宗师遍祭岳渎。明年,复从宗师北觐。又明年宗师厌世,诚明嗣教,命公宗主天坛上方紫微宫事,因自号云叟,逍遥山林,若将终身焉。中统壬戌,永宁王邸久闻道誉,特赐“洞元虚静大师”之号。至元四年丁卯,太原府天庆宫恳公主持师席。七年冬,诚明屡书邀致堂下。未几,诚明上仙,淳和真人复以道教提点强公,不得已而起,随曳杖南遁,历并汾,憩河中,所至留请者甚众。壬午,西游祖庭,增葺傅村长春观,以为菟裘焉。忽以微疾顺正而化,享年七十有五,实甲申岁七月二十三日也。”“公为人仪貌秀整,器识宏远,所与游悉闻人名士。虽真常掌教,凡事必委于公,而公亦以辅翼玄教为己任。”

8、秦志安

秦志安号通真子,是宋德方的得意弟子,也是宋德方刊印道藏经最重要的助手。他去世之后,宋德方主持将他葬在王屋山松台道士坟,有元好问所撰《通真子墓碣铭》一直保留至今。据碑载,通真子名秦志安,字彦容,陵川(今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人。出身书香门第,“通经博古,工作大字,为州里所重”。后来父亲去世,通真子年已四十,“遂致家事不问,放浪嵩、少间。取方外书读之,以求治心养性之实。”元军攻破河南,通真子北归途中,在上党遇到了著名道士宋德方,交谈数语,便有志同道合之感,“因执弟子礼事之,受《上清》《大洞》《紫虚》等箓,且求道藏书纵观之。”宋德方便与通真子商议重刻《道藏经》之事。秦志安协助宋德方设立书局二十七处,雇佣工人五百余人,刊印道经。有八千余篇道经的校正都是由通真子来完成,并且他还修订多部道家传记,“增入《金莲》《正宗记》《烟霞录》《绎仙》《婺仙》等传附焉。”刊印道藏经是道教史上的大事,对道家文化典籍的保存具有重要意义,其主要参与者葬在济源,也是济源山水之幸。

四、金元时期济源地区道教活动的特点

1、数量众多,高道云集

金元时期活动在济源的道士数量众多,而且其中高道云集。《重修天坛碑铭》后刊刻参与维修天坛大顶及紫微宫的道众姓名多达一百余人。丘处机名震海内,宋德方刊印道藏经,张志谨被丘处机称为“教门英杰”,紫微宫高道个个仙风道骨,超然世外。《清虚宫碑铭》记载“长生真君高第莹然周真人,道价清高,名传海内,众所悦服”。“如披云宋真人者,亲侍长生真君,闻师之德如风之加草。”这些都反映了金元之际济源地区道教的蓬勃发展。

2、多与政治结合,交通王侯

济源地区金元时期的道教活动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与上层政治结合紧密。济源不少道观都有蒙元皇室颁发的护持圣旨、懿旨。紫微宫元朝圣旨碑,灵都观懿旨等等都反映了济源的道士与朝廷皇室的密切关系。济源地区道教活动大多受到朝廷或官府的有力支持。紫微宫前后两任住持周尊师和宋德方都是受王屋县地方官员司荣等人的邀请,才来到王屋山的。灵都观的张志谨也是受司荣邀请而来。

3、承担国家重要的祭祀任务

元灭金之后,济源很快成为元政府祭水祭天的场所。《玄门掌教大宗师真常真人道行碑铭》:“岁辛亥(1251年),先帝即位之始年也,欲遵祀典,遍祭岳渎冬十月,……衡隶宋境,公尝奏可于天坛望祀焉既又合祭四渎于济源”。说明当时掌教李志常在济渎庙祭祀济水神同时又祭祀其它三渎、在王屋山祭天同时还望祀南岳衡山。之后,元廷在济源的祭水、祭天的活动连绵不断。同时,这些祭祀几乎无一例外地是在道教的组织下进行的,一切按照道教礼仪进行。所派遣的祭祀人员中,除了钦差大臣,必有一位德高望重的道教高层人物前来,而且有不少次都是道教掌教亲自出马。作为国家频繁祭祀上天和水神的场所,朝廷官员和道教高层人士不断来到济源,进行重大的祭祀活动,无疑是金元时期济源道教活动蓬勃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

4、与道教高层关系密切

据陈垣先生《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考证,全真教历任掌教为王喆(号重阳),马钰号丹阳,谭处端号长真,刘处玄号长生,丘处机号长春,尹志平号清和,李志常号真常,张志敬号诚明,王志坦号淳和,祁志诚号洞明,张志仙号玄逸,苗道一号凝和,孙德彧号开玄,蓝道元,孙履道号明德,苗道一号凝和,完颜德明号重玄。在这些掌教中,绝大多数都亲自来到过济源,还有两位在成为掌教之前是在济源地区出家修道的,可以说济源这片道教沃土为元代道教的发展培养出了两位掌教。

掌教李志常所著《西云集》中保留了三首他在济源祭祀时题写的诗文:《天坛》:飘飘风袖谒仙坛,坛上无人独往还。玉夜满斟时自饮,笙簧谁奏碧霄间。《济源投简》:琳宫醮罢承天语,龙简赉来水府投。符瑞暮冬和气盛,灵龟荡漾戏清流。《投简》:敬持龙简出皇州,济渎嵩岩两处投。天为圣明恢寿域,青山无尽水长流。

《大朝投龙记》:至元元年,“于中都大长春万寿宫设周天大醮,以夜继昼,七日乃已。特命宗师诚明真人张,至于王屋行投送之礼,时四月下旬,届于天坛紫微宫。”“师诚明真人张”指的是全真教掌教张志敬,说明至元元年,掌教张志敬曾来济源王屋山举行祭祀活动。

据程越先生《金元全真道后弘期掌教研究》一文研究,元代唯一一位两次出任掌教的苗道一最初就是在济源龙祥万寿宫出家修道的。

《济源县志》中元翰林编修张琬《重修天坛玉皇殿记》载“我国家岁时使使者登坛醮祭,毕则投圭玉币帛于中。载见嗣典。南降坛一等,崖壁间构厦数楹,为守坛者居。延祐己未夏六月,琬因故往一登眺,毕乃降谒守坛道人,即今主大都长春宫总教真人完颜公子。”“完颜公子”即知元代最后一任掌教完颜德明,说明完颜德明最初是在王屋山修道,之后能升任掌教,反映了王屋山道教在当时的崇高地位。

济源地区的全真道一直与朝廷及上层全真道来往频繁,标志着王屋山全真道为全真道上层接纳和认可,也为济源地区道教的快速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五、金元时期济源地区道教活动历史背景分析

金元时期,济源地区的道教活动能够快速兴起达到高潮,主要有以下原因:

1、便利的地理条件

《元史·太宗本纪》“(三年)冬十月乙卯,帝围河中。十二月己未,拔之。四年壬辰春正月戊子,帝由白坡渡河。”《济源县志·卷末》也记载:“金天兴元年春正月丙戌,大元兵既定河中,由河清县白坡渡河。”“元太宗四年壬辰春正月戊子,帝由白坡渡河(此即金天兴元年事也)。”这两处记载说明元太宗窝阔台在攻取河中府后,向东进军,在济源南部的黄河渡口白坡渡口渡过了黄河。河中府即今山西西南部的运城地区,由河中至白坡,济源王屋山是必经之路。济源作为大军所过之处,受到破坏是必然的,但同时也为与蒙古王室关系密切的全真教道士来到这里发展道教提供了便利条件。

2、深厚的传统道教文化底蕴

唐代司马承祯开始,济源王屋山便成为全国最富盛名的道教名山,被列为“天下第一洞天”。历经唐宋,这里宫观林立,高道辈出,道教文化积淀深厚。至金元之交,王屋山在广大道教人士心目中仍然享有很高的地位。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在记载王屋地方官员邀请周尊师到紫微宫主持时,“师念知天坛胜地,乃清虚小有洞天,古来非有道之士不能处之。”《重修天坛灵都万寿宫碑》“天坛福地,亚于蓬莱,四望佳趣,□言可纪。凡为一游者,如士子之登龙虎榜,实天下人向慕之所也。”济渎庙内现存元代大学士许有壬亲笔书写的“天下第一洞天”石匾,至今仍在向人们展示着当年王屋山的地位。

王屋山在道教界的崇高声誉,无疑是吸引宋德方、周真人、张志谨等一大批著名道士前来居处、传道的重要原因。

3、清幽的自然风光

王屋山植被茂盛,山势挺拔俊秀,泉水众多,风光秀丽,自古就享有声誉。古今文人都毫不吝惜手中的笔墨,写下很多优美的诗词,热情歌颂济源山水的秀美。白居易“霜降山水清,王屋十月时”写出了王屋山清新秀丽的自然风光。道教主张清静无为,任其自然,王屋山秀美清幽的自然风光恰好可以满足这种需求。置身王屋山中,会给人以与世隔绝,清幽自然的感觉,这正符合道家的修行需求,所以能够吸引大批有名望的高道到此修行传道。

六、结语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金元时期济源地区的道教无论从活动的层次,还是道观的规模、数量,参与者的身份等级,乃至产生的影响各个方面来讲,都在当时的道教活动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堪称是金元时期全国道教活动的重要中心之一,继唐代司马承祯开创的王屋山道教活动规模之后,再一次将王屋山地区的道教活动推向历史的高潮,为我国道教文化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金元时期济源地区道教文化博大精深,但由于材料比较零散或者所找材料有限,本文以上所谈只是根据所见材料对金元时期济源地区的道教活动进行初步的梳理,勾勒出一个粗略的线条,再加之笔者学识有限,文中一定存在很多不完善甚至错误的地方,有很多重要的问题还无法深入探讨,仅仅是浅尝辄止,这些缺憾希望在今后的工作中继续努力加以完善,更希望各位专家学者不吝批评指正,多多提出宝贵意见,共同将金元时期济源地区辉煌灿烂的道教文化展示给世人。

上一篇:弘扬道教文化,保护道教名山——话说王屋山

下一篇:豫西北的魏华存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