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论道王屋>金元全真道在济源的传播

金元全真道在济源的传播

2011年9月20日  赵卫东

河南济源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道教氛围极为浓厚的地区,据说曾多有神仙高道栖息其间。清乾隆《济源县志》[①]卷二云:“神仙之说,世多有之,而在济源为尤甚,盖邑为名山所萃,故方士家多傅会为仙灵窟宅,世传广成子与轩辕黄帝授道于王屋山,号瑶台,又传西王母命元女授阴符,黄帝以破蚩尤。”虽然广成子、黄帝、西王母的故事只是传说,但以上所说并非全为穿凿附会,因为境内名山荟萃确实是济源之所以有浓厚道教氛围的原因。济源境内名山众多,其中最著名的便是王屋山,王屋山位据道教三十六洞天之首,称为清虚小有洞天,自古为修真胜地,据传赵叔期曾学道于此山,司马承祯亦在此修道,并最后仙逝于此。其次是太行山,清乾隆《济源县志》卷二云:“太行山,在县北二十五里,山势绵亘数千里,虽各因地立名,其实皆为太行山。”除此之外,还有玉阳山,周浮邱公、王子晋曾修道盘桓于此,唐玉真公主在此出家修道,清嘉庆《续济源县志》[②]卷十二云:“邑西玉阳山平阳洞为唐玉真公主栖息地,明皇题其额曰平阳洞府,别署其门曰灵都观。相传公主修道既久,白日飞升。”名山荟萃,高道代出,使济源成为历代道教的核心区域。正因为具有如此浓厚的道教传统,全真道创立之后,济源名观林立、高道辈出,很快成为金元全真道在河南传播与发展的重镇。

一、金代全真道在济源的传播

全真道何时传到济源,因史料缺乏,已不可考知。但据现存文献记载,王重阳和全真七子中的马钰、谭处端、刘处玄、丘处机、郝大通、孙不二等,都曾在河南活动。据《金莲正宗记》卷二《重阳王真人》记载,王重阳在东迈山东途中曾路经河南洛阳和卫州,其云:“大定七年四月二十六日,迤逦东迈。经过咸阳,自画一幅,作三髻道者,青松郁栖,白云缭绕,仙鹤婆娑,有出尘之格。见史风仙,欣然赠之,曰:‘待我他日擒得马来,以为勘同。’又过洛阳,谒上清宫,题诗于壁间曰:‘丘谭王风捉马刘,昆仑顶上打玉毬。你还搬在寰海内,赢得三千八百筹。’东海卫州,见萧真人颇有仙风道骨,深欲提挈。盘桓数日,话不相投,赠之《蓦山溪》曰:‘真人已悟,四海名先到。只为有声闻,却隔了玄元妙道。可怜仙骨,落入鬼形骸。一般衰,一般老,空恁一般了。岂知玄妙,刚把身心傲。度日若聋盲,诮不识丹砂炉灶。好将二物,鼎内结成丹。服饵了,得长生,携手归蓬岛。’真人读之,终不能悟其妙旨,但点头而已。”[③]金大定九年(1169),王重阳携丘、刘、谭、马四大弟子西行返乡,也曾栖息于河南开封,并最后仙逝于此。虽然王重阳返乡时未能到达今济源界内,而是仅仅止于开封,但根据《金莲正宗记》卷二《重阳王真人》以上记载,王重阳东迈山东途中曾路过洛阳与卫州,卫州今属河南新乡,而济源恰在洛阳与新乡之间,当年王重阳若从洛阳至新乡,极有可能要经过济源。

王重阳仙逝于河南开封后,丘、刘、谭、马四大弟子根据其临终的嘱托,西行寻访王重阳早年弟子史处厚。《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卷上《史处厚》云:“庚寅春,重阳仙化于汴梁,丹阳宗师率三友入关,至长安孔仙庵,先生(史处厚)径往参谒。”[④]马钰《洞玄金玉集》卷一对于四子由开封至西安的经历有更为详尽的叙述,其云:“余别大梁,经洛阳,入潼关,过华岳,访京兆,有道友相留,在孔先生庵内盘桓数日。有醴泉史公相寻来,在东门里茶坊相见,问及姓氏,渠云:‘醴泉史风子,亦是重阳真人门弟子。’余闻之甚喜,师父屡曾说贤。”[⑤]按照以上记载,四子西行的路线为:开封→洛阳→潼关→华岳→京兆(长安),其中经过洛阳,而济源则在洛阳北60公里。虽然就现存史料来看,未有四子西行时曾经过济源的记载,但他们曾路过洛阳,这是毋庸置疑的。

金大定十五年(1175),丘、刘、谭、马为王重阳守丧三年期满,言志分化,谭处端与刘处玄至河南洛阳,谭处端住洛阳朝元观,刘处玄在市中土地庙,其后他们以洛阳为中心在河南各地传道。据现有文献记载,除洛阳外,谭处端还到过卫州、濬州、福昌、阌乡、兴平、淇门、磁州、洺州、高唐、博兴、阳武、同州、华阴、获嘉、灵宝、修武等地。[⑥]从大定十五年(1175)谭处端至洛阳,到大定二十五年(1185)仙逝于洛阳朝元宫,其间共有十年时间,在这十年中,谭处端虽常住洛阳,但其活动范围极为广泛,除遍及河南北部地区以外,还远至于山西东部和山东西北部。因此,虽然目前仍无确凿史料可以证明谭处端确实曾经到过济源,但从其以上的活动范围来看,其到过济源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大定十五年(1175)刘处玄至洛阳后,便以洛阳为中心展开修道与传道活动,直至大定二十一年(1181)东归山东莱州,期间其在洛阳及其周围地区呆了六年时间。对于这段时间中刘处玄的活动,各种史料记载至为简略,比如,《甘水仙源录》卷二《长生真人刘宗师道行碑》云:“四子之志各异,先生独遁迹于洛京,炼性于尘埃混合之中,养素于市廛杂沓之丛。管弦不足以滑其和,花柳不足以挠其精;心灰为之益寒,形木为之不春。人馈则食,不馈则殊无愠容;人问则对之以手,不问则终日纯纯。定力圆满,天光发明,乃迁于云溪之滨。”[⑦]通过现存史料很难判断刘处玄这六年中的活动范围,而且《仙乐集》中也没有提供更多的有关这一方面的信息。然而,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在这六年中刘处玄并非只呆在洛阳,而是曾在河南各地游历。据《仙乐集》卷三的记载,他至少曾经到过嵩山,其《上敬奉三教道众并述怀》诗中云:“昔年游历,曾到嵩阳。”[⑧]至于他是否到过济源,则不得而知。

金大定二十二年(1182),马钰因牒发事东归山东宁海,《甘水仙源录》卷一《全真第二代丹阳抱一无为真人马宗师道行碑》云:“二十一年冬,师谓门人来灵玉曰:‘世所称衣服旧弊重修洁者何名?’曰:‘拆洗。’师曰:‘东方教法,年深弊坏,吾当往拆洗之。’未浃旬,官中有牒发事,遂以关中教事付丘长春为主张焉,仙仗东归。……二十二年夏四月,至宁海。”[⑨]其他史料对此事的记载亦大同小异。虽然根据目前史料记载,不能确定马钰曾到过济源,但他由陕西东归山东,必然要经过河南。清乾隆《济源县志》卷十二云:“马丹阳,山东人,慕仙术,徙居白涧口,内修养元真道术,数年飞升,有丹阳洞存焉。”既然清乾隆《济源县志》有关于马钰的记载,说明在济源流传着有关马钰的传说,虽然这些传说仍然不能证明其确曾到过济源,但至少可说明马钰的修道与传教活动在济源产生了影响。

在丘、刘、谭、马四子中,可以确定曾到过济源的是丘处机。据史料记载,金大定二十八年(1188),金世宗征召丘处机,同年八月,得旨还山,路经河南孟州,丘处机曾建岳云观。《玄风庆会图》卷一引《筠溪笔录》云:“是冬,仙驾盘于桓山阳伊洛间,与门人创苏门之资福、马坊之清真、孟州之岳云三观基业。又增置洛阳长生之地,兴定间并请额为观。”[⑩]杨奂撰《重修岳云宫记》云:“诘宫之自,曰:长春初年游秦,载瞻灵嵩,揭庵之名,庶几混迹市廛,不忘乎云山之胜。”[11]《元史》卷五十八《志》第十《地理》一云:“元初治下孟州。宪宗八年,复立上孟州,河阳、济源、王屋、温四县隶焉。设司候司。至元三年,省王屋入济源,并司候司入河阳。”根据以上记载,元初济源属孟州,丘处机曾在孟州建观,这说明他确曾在这一带活动过。又据清乾隆《济源县志》卷十六记载,丘处机曾有两首《题天坛》诗,其一云:“峨峨峻岭接云衢,古柏参差数万株。瑞草不容凡眼见,灵禽只傍道人呼。凿开洞府群仙降,炼就丹砂石怪除。福地名山何处有,长春即是小医壶。”其二云:“四面诸山著附庸,突然中起最高峰。每看晴日移苍影,常说寒潭臣黑龙。沆瀣要和□载药,茯苓先斸万年松,拟寻活计参真趣,又隔烟□第几重。”[12]天坛在济源王屋山,丘处机以上两诗便是游览王屋山时所作。正因如此,清乾隆《济源县志》卷十二云:“邱处机,字通密,山东人。寓济源长春观,学道于灵都真君王志祐,昌明元教,多著述。”以上虽多有讹误[13],但若以上两首诗中所云的天坛确为河南济源王屋山天坛,那么,丘处机曾到过济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除此之外,全真七子中剩余的三位,即王处一、郝大通、孙不二,除孙不二曾在洛阳修道与传教外,其他两位是否到过河南,难以确定。王处一一生主要活动于山东,他曾五次被金廷宣召,有三次住于燕京大天长观,其余二次是至亳州太清宫举行醮事,现存史料未有他曾到过河南的记载,或许他至亳州太清宫途中曾路过河南地界,但却不可能经过济源。《甘水仙源录》卷二《广宁通玄太古真人郝宗师道行碑》云:“十一年,师闻真君上仙,四子已入关,遂西游以访之。十二年,葬真君于祖庭。师欲与四子同庐墓侧,长真激之曰:‘随人脚跟转,可乎?’师明日遂行。至歧山,遇神人,授今名字及道号。十三年,度大庆关而东,翱翔赵魏间。十五年,坐于沃州石桥之下,缄口不语。河水泛溢,身不少移,水亦弗及。人馈之食则食,无则已。虽祁寒盛暑,兀然无变。身槁木而心死灰,如是者六年。”[14]根据以上记载,大定十一年(1171),郝大通曾由山东西行入关至陕西终南山寻访丘、刘、谭、马四子,途中可能路过河南,但是否到过济源,则未可知。其后,他主要活动于河北,直到金章宗明昌初年(1190)东归山东宁海,并最终仙逝于宁海先天观。《金莲正宗仙源像传·清净散人》云:“明年春,闻重阳仙化,四师举仙蜕归终南之刘蒋,仙姑就金莲堂居环。大定十五年夏,仙姑西入关,致醮祖庭。未几,即出关游洛阳,居风仙姑洞,接引弟子甚众。”[15]大定十五年(1175),孙不二闻听王重阳仙逝,曾西行入关,致祭于终南祖庭,其后主要在河南洛阳风仙姑洞修真。因有关孙不二的史料较少,虽然她西行可能路过河南,而且后来又长期在洛阳修真,并最后仙逝于此,但至于她是否到过济源,仍难以确定。

二、元代活动于济源的全真高道

全真道自从金代传到济源后,慢慢扎根生长。金末丘处机应召西行觐见,深受成吉思汗信赖与器重,全真道因此而先后获得诸多特权,为全真道发展与兴盛带来新契机。元代初年,全真道达到鼎盛,“南际淮,北至朔漠,西向秦,东向海,山林城市,庐舍相望,什百为偶,甲乙授受,牢不可破。”[16]“东尽海,南薄汉淮,西北历广莫,虽十庐之聚,必有香火一席之奉”[17]。在这种大环境影响下,济源全真道在元初也得到了大发展,有元一代,济源培养和吸引了一大批全真高道,其中主要有卫志稳、周莹然、宋德方、秦志安、解志通、单志静、张惠全等,他们以“异迹惊人,畸行感人,惠泽德人”[18],深受当地官民士庶的爱戴与信任,产生了广泛而又良好的社会影响。

(一)卫志稳

卫志稳(1189—1283),河南万泉(今山西万荣县)人。自幼颖悟,早有知识,淡泊世事,志慕修道。拜郝大通弟子栖云真人王志谨为师,志行确苦,默契玄理,道介浸重,深受王志谨的器重。金天兴元年(1232),元军进攻河南,卫志稳跟随王志谨运用成吉思汗授与全真道的特权,到处招集散民入道,“儒释道流赖以释俘者甚众”。元太宗窝阔台七年(1235),卫志稳被济源地方长官延请住持奉仙观,《崇宁葆光大师卫公道行之碑》云:“乙未,要官暗散忽都虎暨尚书田阔阔以礼延致,居济源之奉仙观。”奉仙观形势优美,历史悠久,自唐代以来就是河南著名的道教宫观,多有高道栖息其间,《崇宁葆光大师卫公道行之碑》云:“奉仙面河背济,左覃怀,右天坛,地形之胜,山川之美,具焉。其为观也,肇自有唐,羽士鲁和光、寇元杲、宋贺兰栖真诸名流迭居其中,垂拱、长安、开元、天宝及绍圣间石刻往往而在,从昔人境俱胜,谓非师莫可主,因请居焉。”卫志稳住持奉仙观后,继续发扬早期全真道的优良传统,以身作责,自力更生,严格治教,经过多年经营,宫观经济好转,便开始扩建修复宫观。《崇宁葆光大师卫公道行之碑》云:“师既至,以身表众,不妄丐贷,不事禳禬,弟子讲学之外,俾耕桑以给衣食,种蓺以供蔬茹,剏为辗硙以补助常费。岁积余赢,则为兴修土木之资,敝者补之,阙者增之。五十年间,凡为殿四,一奉三清,一位玉皇,次则列三官及前代高真,皆象设事之,讲授有堂,集会有所,门宇庖湢,莫不毕具。”通过卫志稳及道众的戮力经营,奉仙观很快成为济源一所重要的全真道观,元宪宗时期(1251—1259),旭烈锡赐卫志稳道号“无为引道真人”,并改奉仙观为奉仙万庆宫。至元二十年(1283),卫志稳仙逝,享年九十四岁。其嗣业弟子主要有杨道素、任志淳、郭道成、续道元、张道理等,其中较著名者为杨道素,其曾担任河南孟州道正兼奉仙万庆宫提领,号“远尘崇德大师”。[19]

(二)周颐真

周颐真(?—1240),号莹然子,又号“憨周”,山东密州胶西县(今山东胶州)人。十六岁拜刘处玄为师,因其天资聪颖,博学强记,刘处玄恐其英华外露,有碍求真,于是就让其“学憨痴”。尚企贤撰《修建长春观记》云:“唯刘真人住持莱州神山武观……有周老者,颖悟不羁,博学强记,为当世之大儒。愿立下风,敬闻妙教。真人曰:‘□当如此英华□藻,恐饰外丧真,当以憨自处。’稽首再拜,敬事斯语,因目之曰‘憨周’。”[20]《重修长春观碑》[21]云:“昔参长生真人,执井舂三年,见其质朴颖悟,曰:‘学憨痴去。’”其后,周颐真谨遵师嘱,以憨为事,号称“憨周”。对于他被称为“憨周”的原因,《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曾提及,其云:“或者谓师称为‘憨周’者何也?其说有二:一则昔居嵩州□元观时,与道伴黄公同庵,有日,涧下见虎食鹿,师意其鞟而取之。道伴曰:‘虎所食者不可与竞,竞则必伤其命。’师曰:‘□取其皮而反其肉,又何不可?’直抵其下,全无所惮,剥皮而还,反肉而饲其虎,傍处亦无害心,食毕而去,故人称之曰憨。一则平居□息,终日如愚,兀兀痴痴,似无所知,故人称之曰憨。”[22]由以上二事可见,周颐真真可谓深得“憨痴”之个中三昧。

金正大年间(1224—1231)周颐真游方各地,不拘礼法,恰逢战乱,在汴京被误为奸细,押解至枢密院。枢密使见其黄冠野服,颇有太古之风,问其延年之术,其答云:“内固精神,外修阴德。”“又内族点检撒合连问何为戒行,答曰:‘外妻不婚,世嗣不淫,□□壮形,以保其真。’又同签时公问如□是安乐法?答曰:‘减嗜欲。’又同签奥屯舜卿问谷神不死之道,答曰:‘虚而能应,妙存□□。’又问□□之朴,答曰:‘明珠在蚌,方圆未定;良玉隐石,黑白未分;妻儿在服,阴□莫辩;鸡禽在卵,雌雄未见。’似此者,多不能历举。”[23]金哀宗闻其道高德著,以礼征召,屡辞不就。又令其提点太一、清微等宫,并赐其号曰“颐真”。

其后,周颐真先是晦迹洛阳,后又修道嵩州,获“憨周”之称号。金正大六年(1229),为躲避战乱,周颐真来到河北覃怀,栖息于太古观,方便度人,门弟甚众。蒙古太宗窝阔台九年(1237),王屋总帅司荣知其道高德著,礼请其住持天坛上方院。《清虚宫碑铭》云:“昔岁丁酉,王屋官□窃见天坛福地,国家保安宗社与民祈祥之处,若非其人,谁能主张?吾闻长生真君高第莹然周真人,道价清高,名传海内,众所悦服,遂具疏礼请,仍施洞宫社清虚宫、蔡村灵仙观、护驾堡仙游观地土,永充常住用度。计开征粮地,东至合河口,南至岭,西至井,西北至麻姑池,为(下缺)真人怡然日夜许少容无适而不可也。”[24]由以上记载可知,司荣当时对周颐真极为器重,除了聘请他担任天坛上方院住持外,还施舍了洞宫社清虚宫、蔡村灵仙观、护驾堡仙游观以及天坛周围大量的土地。住持天坛上方院后,周颐真便带领徒众欲重修道观,但时隔不久,蒙古太宗窝阔台十二年(1240)七月,周颐真仙逝。按照《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碑阴《宗枝之图》记载,周颐真弟子众多,其中知名者主有王德真、解志通等。

(三)宋德方

宋德方(1182—1247),字广道,号披云,山东莱州掖县(今山东省莱州市)人。十二岁拜刘处玄为师,“长生一见,爱其骨格清秀,音吐不凡,留侍几杖。因于洒扫应对进退之间,就愤悱郁积之地,投以正法而启发之。真人得法,朝夕充养修进,未始少息。后得度于玉阳,占道士籍。长生仙去,事长春国师于栖霞。儒道经书,如春秋、易、中庸、大学、庄、列等,尤所酷好。外虽诗书子史,亦罔不涉猎。”[25]蒙古太祖十五年(1220),丘处机西行觐见成吉思汗,宋德方为随侍十八大士之一。`元初,宋德方谨遵丘处机遗训,决定续修道藏,正是在续修道藏的过程中宋德方与济源接缘。先是为了刊印道藏,“就于济源、河中、终南祖庭三处,制造上品精洁复纸,以供百藏经卷使□印,此铁岸龙祥万寿宫其一也。”[26]其中济源的造纸处就设在龙祥万寿宫。《济源十方龙祥万寿宫记》云:“迨己亥年冬初,适遇东莱披云真人行化到此方,颇留意卜筑。志立等遂盟心同议,立奉施道庵文状。真人嘉其至诚,即允许之,易名为龙祥□多招集十方道众住持。是后与供大藏经纸,抄造历年。师以其结缘良厚,特出财力,修建琳宇,期于功德不朽,道源流长也。其宫内尊殿祖堂、斋厨静室,略有次序。”[27]以上可知,宋德方在龙祥观设造纸处发生在蒙古太宗窝阔台十一年(1239),当年他除了易观名龙祥外,还重修了道观,从而使龙祥观成为了宋德方一系门下所属道观。除了重修龙祥观外,宋德方还曾重修天坛上方院。天坛上方院本为刘处玄门下弟子周颐真所住持的宫观,但周颐真于蒙古太宗窝阔台十二年(1240)七月仙逝,天坛上方院一时无主,当时宋德方正在济源龙祥观,知宫李志昭等上门礼请宋德方担任住持,宋德方于第二年春接领天坛上方院,以门下刘志简担任提点,招集十方道众,重修上方院。蒙古乃马真后三年(1244)中秋,宋德方又应地方长官礼请,举行庆成清醮,祝延圣寿,安镇国祚,保民升平。

(四)张志谨

张志谨,生卒年不详,字伯恭,号宁神子,河南温县人。生不类常,长而颖悟,喜读道书,雅淡不凡。因道遇青巾道者,饮以灵药,自此辞亲弃业,远适向道。“礼掌教长春真人为师,亲炙训导,日就月将,功行勤恳,仍云水二十寒暑,故得事无不通,理无不明,吐言发向,辄成□句。”[28]蒙古太祖十八年(1223),偶于云中遇长春真人,再授以口诀,赐宁神子之号。太祖二十一年(1226),至晋阳。第二年,来到济源灵都观,蒙本郡长官礼请,遂栖息于灵都观,并立志重修灵都观。但其后不久,张志谨仙逝。其弟子孙志玄继承师志,率道众最终完成灵都观的修复重任。灵都观的修复最后虽然由孙志玄完成,但张志谨的开创之功不容磨灭。正因如此,蒙古海迷失后二年(1250)五月,公主皇后下懿旨,褒赠王志谨“广玄真人”之号,升灵都观为灵都万寿宫,懿旨云:“据代州神岗观、孟州王屋县灵都宫宗主宁神子张志谨,系早遇真师,参承正法,广修善行,德业清高之士,可赐广玄真人名号。”[29]

(五)单志静

单志静,号开真子,祖籍不详。少以勇力闻名乡里,年及弱冠,觉性悟真,屏绝嗜欲,抛弃尘缘,有烟霞之志,遂出家为全真道士。单志静学承多师,但对他影响最大还是王处一,其开真子之号即是王处一所赐。《重修太清万寿宫碑铭》云:“当金源氏之季,圣朝方兴,七真并出,开辟玄风,师执弟子礼,历事丘、刘、玉阳三真人,亲承训诲。然于玉阳真人所得妙道旨趣尤深,受其号曰开真子。”[30]道成之后,单志静游方各地,多有神异表现,道价亦因此而日隆。后来,因河南兵乱,为了避乱他来到了济源,住在济源太清宫,并在功德主济帅杨公的支持下重修太清宫。但时隔不久,重修工程尚未完成,单志静仙逝,其弟子李志昂、张志微、姚志古等,秉承师志,戮力同修,最终修复成功。

(六)解志通

解志通(1198—1292),号洞真子,山东莱州人。自七八岁开始,解志通即不茹荤酒,至栖霞滨都观参问丘处机,深得其赏识,推荐他拜清虚真人周颐真为师。父母欲让其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但解志通志在烟霞,竹杖芒鞋,遨游于汴洛王屋天坛之间达二十载,尽得清虚真人之传。“厥后,历终南,登太华,有年矣。”中统元年(1260)偶过覃怀济源之柏林坡,见有长春观遗址,故留驻于此。解志通在长春观志行苦修,以药术济人,深得附近官民士庶爱戴与信重。《重修长春观碑》云:“遂披荆棘,拾瓦砾,因阜为台,引水为池,植松为盖,凿崖为庵,蒲团之外,一无长物。”“又以药术济人,凡识与不识,有资无资,晨昏祈药,一无二看,遐迩推重。”解志通在长春观立住脚跟后,便开始打算修复道观,他利用多年来积累的影响力,多方化缘,终于把长春观修复一新。修复后的长春观规模闳丽,经济雄厚,还建立起多所下院,逐步成为元代中期济源一所重要的全真道观,而这一切都与解志通的不懈努力与辛苦经营分不开。元至元二十九年(1292)冬,解志通仙逝,享年九十五岁。[31]

(七)秦志安

秦志安(1188—1244),字彦容,号通真子,山西陵川人。秦志安生于一个书香世家,其祖父秦事轲,通经博古,善书大字,为乡里所重,其父秦略,雅好诗词,自号西溪道人,为当时文士所称道。金正大年间(1224—1231),在秦志安四十岁的时候,其父去世,“遂置家事不问,放浪嵩少间,稍取方外书读之,以求治心养性之要。既而于二家之学有所疑,质诸禅子,久之,厌其推堕滉漾中,而无可征诘也,去从道士游。”[32]后河南被元军攻破,秦志安北归,于上党遇宋德方,拜其为师。当时宋德方为了续修道藏,正四处寻访人才,一见秦志安,知其学识广博,为修藏最佳人选,于是便让其主持修藏之事。《通真子墓碣铭》云:“河南破,北归,遇披云老师宋公于上党,略数语即有契,乃叹曰,吾得归宿之所矣,因执弟子礼事之,受上清大洞紫虚等箓,且求道藏书纵观之。披云为言,丧乱之后,图籍散落无几,独管州者仅存,吾欲力绍绝业,锓木流布,有可成之资,第未有任其责者耳。独善一身,曷若与天下共之?通真子载拜曰,□□谨受教。乃立局二十有七,役工五百有奇,通真子校书平阳玄都以总之。”[33]以上可知,虽然宋德方是续修道藏的总主持,但秦志安实为元玄都宝藏的总编辑,他为元代玄都宝藏的完成立下了汗马功劳。在编纂道藏的同时,秦志安还广开教门,在道众中宣讲道经,培养了一大批全真后学。《通真子墓碣铭》云:“通真子记诵该洽,篇什敏捷,乐于提诲,不立崖岸,居玄都垂十稔,虽日课校雠,其参玄学,受章句,自远方至者,源源不绝。他主师席者,皆窃有望洋之叹焉。”[34]编纂道藏开始于蒙古太宗窝阔台九年(1237),而最终完成于蒙古乃马真后三年(1244),前后历时八年,就在编纂工作完成之后,秦志安仙逝,享年五十七岁。其弟子李志实、郭志希等,按照宋德方的嘱托,“奉其衣冠宁神于天坛之麓”[35]。蒙古定宗贵由三年(1248),秦志安弟子李志实、刘志玄请元好问为其师撰写了墓志铭,济源遇真观弟子唐志清、史志冲、赵志久、杨志素、张志久、史志通等立石以存永久。

除以上所列外,元代曾在济源地区活动过的全真高道还有杨道素、王德真、李志全、张志微、李志昂、梁志通、梁志久、刘志简、李志昭、陈志忠、高志清、傅道宁、周道全、沈志中、李道彰、赵德淳、任志朴、张惠全、阎妙定、张道亨等,关于他们的生平事迹,在此不再一一赘述。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全真道掌教李志常、张志敬、王志坦、祁志诚、张志仙、完颜德明等都曾到过济源。据《玄门掌教大宗师真常真人道行碑铭》记载,蒙古宪宗元年(1251)十月,时任全真掌教的李志常曾至济渎代祀,其云:“岁辛亥,先帝即位之始年也,欲遵祀典,遍祭岳渎。冬十月,遣中使诏公至阙下,上端拱御榻,亲缄信香,冥心注想,默祷于祀所者久之,金盒锦旛,皆手授公,选近侍哈力丹为辅行,仍赐内府白金五千两以充其费。陛辞之日,锡公金符,及倚付玺书,令掌教如故。公至祭所,设金箓醮三昼夜,承制赐登坛道众紫衣,暨所属官吏预醮者,赏赍有差。询问穷乏,量加赈卹。自恒而岱,岱而衡,衡隷宋境,公尝奏可于天坛望祀焉。既又合祭四渎于济源,终之至于嵩,至于华,皆如恒岱之礼。”[36]元中统五年(1264),时任全真掌教的张志敬曾至济渎投龙简,《济祠投龙简灵应记》云:“皇帝握枢临极,五年于兹。神武远加,圣泽广被,际天所覆,悉皆臣服。上下咸和,中外交泰,实荷上帝之赐,百灵之相也。宸躬寅畏,思所以报式。属祈谷之春,申明祀事,乃命真人张诚明即燕都长春宫设金箓周天大醮七昼夜。升坛之际,彩云玄鹤,联祥来应,若合符契。醮毕,仍遣诚明赍奉金玉龙简、纽璧等物,诣济渎清源祠投进,昭其信也。”[37]王志坦在担任掌教以前曾多次到过济源,其中有确切记载的有以下两次:第一次是蒙古宪宗元年(1251),《崇真光教淳和真人道行之碑》云:“先皇帝践祚之元年,龙集辛亥,诏真常公佩金符,驰传祀岳渎,以公为辅行,继而奉香代祭者四,皆以祈天永命,敛福锡民为意。”[38]这次王志坦至济源是跟随李志常致祭于济渎,从以上言“继而奉香代祭者四”可知,后来他又曾经四次代祭岳渎,很可能也到过济源,但因史料简略,不能确考。第二次是在中统元年(1260),《崇真光教淳和真人道行之碑》云:“中统建元春,入关,旋及覃怀,陟天坛,爱之,留玉峰前期岁。”[39]王志坦这次到济源,曾留在王屋山达一年之久,可见其对于王屋山洞天福地的喜爱。按照《玄门掌教大宗师存神应化洞明真人祁公道行之碑》记载,祁志诚担任掌教之后,也曾多次代祀岳渎,其云:“明年(1272),嗣玄门掌教真人,仍锡玺书卫其教。岁奉命持香祠岳渎,为国祭醮祝釐,精诚感通,数有符应。”[40]祁志诚《西云集》卷下现存有多首他至济源致祭或投龙简时所作诗歌,其中《天坛》诗云:“飘飘风袖谒仙坛,坛上无人独往还。玉液满斟时自饮,笙簧谁奏碧霄间。”又《投龙简》二首云:“皇都别后到天坛,坛上焚香祝万安。喜遇仙灯昭瑞应,不妨良夜倚栏看。”“亲承君命下丹墀,度水穿林入翠微。王母洞投龙简日,翩翩鹤伴彩云飞。”《济源投简》云:“琳宫醮罢承天语,龙简赍来水府投。符瑞暮冬和气盛,灵龟荡漾戏清流。”《投简》云:“敬持龙简出皇州,济渎嵩岩两处投。天为圣明恢寿域,青山无尽水长流。”[41]以上诗表明,《玄门掌教大宗师存神应化洞明真人祁公道行之碑》所云祁志诚“岁奉命持香祠岳渎”确为事实,而且从中也可以看出,他并不止一次到过济源。证明张志仙曾到过济源的史料目前只有以下两条:其一,济源济渎庙现存《济渎投简记》云:至元七年(1270),元世祖命全真掌教诚明真人张志敬于长春宫建金箓普天大醮七昼夜,醮毕,“复命奉御严忠祐、掌籍张志仙,提举李志微诣济渎水府,于闰十一月初一日作醮六十四分位,投送金龙玉简,标记善功礼也。”其二,《元史·世祖本纪》云:至元二十八年(1291)十二月,“遣真人张志仙持香诣东北海岳、济渎致祷”。张志仙于至元二十二年(1285)继王志坦担任全真掌教,显然他第一次至济源时尚未担任掌教,而第二次已是以掌教的身份。元代最后一位全真掌教完颜德明在任掌教前曾在济源王屋山修真,张琬撰《重修天坛上皇殿记》云:“延祐己未夏六月,琬因故往一登眺,毕乃降谒守坛道人,即今主大都长春宫总教真人完颜公子尔。”[42]延祐己未即延祐六年(1319),而完颜德明担任全真掌教在元统三年(1335),张琬在天坛遇见完颜德明时,他尚未担任掌教,只不过是天坛的守坛道人而已。按照元代皇帝遣道士致祭岳渎的惯例,全真道其他几位掌教,即常志清、苗道一、孙德彧、蓝道元、孙履道等,也有可能曾经到过济源代祀或致祭,但因史料缺乏,已无法考知。清乾隆《济源县志》卷十二云:“苗道一,龙翔宫道士。一日,闻洞明祁真人住云州金阁山,遂信依之。洞明以秘密授,且曰:汝缘在此,将大振元风,恢宏祖道。后世祖褒封为凝和持正□元翊运真君。”依此记载,苗道一在拜师祁志诚之前,曾在济源龙翔宫修真,以上记载若属实,那么,苗道一也曾修道于济源。

三、元代济源主要全真宫观

立观度人是全真道传播的主要方式,河南济源虽然道教历史悠久、氛围浓厚,但元代全真道兴起以后,全真道士在济源新建起大批全真道观,而且原有的道观也改换门庭,住进了全真道士,成为了全真道观。按照清乾隆《济源县志》卷二记载,济源元代新建或重修过的道观有:阳台宫(元至正七年道士王德祐修)、紫微宫(元大德七年修)、龙翔宫(元皇庆元年建)、太清宫(元至顺四年建)、洞云观(有二,一元至元一年建,一元至元五年建)、长生观(元中统二年建)、太山庙(有金元碑)、香山谌母祠(元延祐二年建)等。清嘉庆《续济源县志》卷二还提到灵都宫曾于元至元年间重修。两个县志的以上记载并不十分完备,根据现存碑刻资料的记载,除了以上道观以外,还有许多道观在元代得到重修,并成为济源一带有重要影响的全真道观。现根据现存碑刻资料,把济源元代著名的全真道观的情况略述如下:

(一)天坛诸宫观

清乾隆《济源县志》卷二云:“王屋山,在县西一百二十里,山形如王者车盖,故云。绝顶有坛,为轩辕祈天之所,故又曰天坛。”因王屋山顶有天坛,故王屋山又称天坛,唐代以来,王屋山建有多所道观,其中较为著名者为上方院、紫微宫、阳台观、清虚宫、王母洞等。

天坛上方院是一所著名的道观,唐代著名道士司马承祯曾在此修炼,但金末战乱期间,道观废弛,道士星散,逐渐衰败。蒙古太宗窝阔台九年(1237),王屋总帅司荣礼请刘处玄弟子周颐真担任住持,天坛上方院正式成为一所全真道观。《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云:“丁酉□王屋总帅司荣久钦德望,屡疏礼请,使住持天坛上方院。”[43]周颐真担任住持后,带领徒众苦心经营,立志重修道观,但事未竟,周颐真于蒙古太宗窝阔台十二年(1240)仙逝。闻知当时宋德方栖止于济源龙祥观,天坛上方院知宫李志昭向地方长官推荐聘请宋德方为天坛上方院住持,《重修天坛碑铭》云:“有知宫李志昭等,与法属公议,谨赍本郡众官文疏,踵门礼请□□东莱披云宋真人主持院事。”[44]蒙古太宗窝阔台十三年(1241)春,宋德方走马上任,见到天坛上方院“殿庑摧毁,坛级隳圮”,决心修复,于是命弟子刘志简担任提点,招集各地全真道众,戮力同心,兴废补缺,殿室像设,焕然一新,七真仙景,塑绘翼室。“又谨安置三洞琅篇一藏,贮之高阁,永镇方维,期于不泯。”[45]王屋总帅司荣又喜舍助缘,木工崔志明“造本宫三清大殿洎玉皇阁、三官、四圣、灵官等堂,方丈斋室云房,及复完清虚宫,殿宇宏丽,超于往古,灿然可观。”[46]

蒙古海迷失后二年(1250),在功德主杜德康夫妇的资助下,天坛十方大紫微宫又结琉璃瓦殿。此事缘起与宋德方有关,当年宋德方重修紫微宫时,曾有意以纯琉璃瓦覆三清大殿,但恰适岁旱,此事半途而废。后在紫微宫提点李志昭的提议下,道众向沁州长官保安居士杜德康夫妇化缘,得到他们的资助,此事得以圆满。

据中统三年(1262)《清虚宫碑铭》记载,至元二十五年(1288),全真道士陈志忠、高志清曾重修过清虚宫。陈志忠,号贞靖,家世绛阳。十五岁辞亲学道,于王屋山拜宋德方弟子赵希颜为师。“日炙月闻,□师真精粹之道,乃为和顺积中,馨德升闻,成宗皇帝圣旨,锡以体规履真大师,住持天坛紫微□□□□有洞天事,每服叹不宁居。一日,同提点辈曰段、曰李、曰傅、曰刘议曰:况此本宫,缘事稍完。有清虚宫,自来古迹二处卑隘,吾欲改经广大,未知意若何(下缺)医药提点高志清,一唱百和,靡不忻然,罄将药资,以助工匠所费。”[47]陈志忠重修清虚宫时为紫微宫住持,这次重修得到了医药提点高志清的积极响应与大力支持,并最终得以完成。高志清,河南伊阳人,自幼学道,拜周颐真弟子王昌龄为师,属刘处玄一系。重修活动开始于至元二十五年(1288),完成于大德五年(1301),前后历时十三年。《清虚宫碑铭》曾详述重修的过程,其云:“自至元戊子年相厥土,既卜且吉,遂峙板干,方且结构也。栋宇巍峨,榱题刻角,倍班输之巧。其及作会也,云章霞珮,黼黻絺绣,穷缋师之能,圣贤各有俨序。至于东西廊庑,宾室斋厨,无不备具。终于大德辛丑岁告成,遂迁道众于仙馆。”[48]

至元十七年(1280),全真道士赵德淳又主持修复天坛玉皇阁,张琬撰《重修天坛上皇殿记》云:“旧有玉皇坛阁,岁时集羽流设醮筵,以祀天地星辰。至大末,故宣授提点宫教事明道道颐真达妙大师冲和子提点李公道彰,尝命仆作鸠材疏,躬肯构复其陛。甓戺尚缺,公遽仙逝。至元庚辰,嗣教门人赵德淳善继师志,不吝囊箧,特命工埏埴陶甓,于是年春二月告成。”[49]

(二)龙祥观

根据李志全撰《济源十方龙祥万寿宫记》记载,龙祥观的前身为清真庵,由全真道士董志立、董志坚、张志柔、尹志明等建造于蒙古太宗窝阔台六年(1234)。《济源十方龙祥万寿宫记》云:“然是宫之创始经营也,有本郡修真道士董志立、洎亲弟志坚、法属张志柔,并舜泽尹志明等,俱相视而笑,莫逆于心,近古方外之良友也。于甲午年春首,协力诛茅伐枿,疏其水竹河蕖,遂建福田,开治顷亩,以为养性栖真之所。草堂斋靖,数间而已,号清真庵。”[50]蒙古太宗窝阔台十一年(1239),董志立等把清真庵施与宋德方,宋德方改名为龙祥观,并加以重修。《济源十方龙祥万寿宫记》云:“迨己亥年冬初,适遇东莱披云真人行化到此方,颇留意卜筑。志立等遂盟心同议,立奉施道庵文状。真人嘉其至诚,即允许之。易名龙祥□多招集十方道众住持。……师以其结缘良厚,特出财力,修建琳宇,期于功德不朽,道源流长也。其宫内尊殿祖堂、斋厨静室,略有次序。”[51]元代济源龙祥观的重要性在于,其是宋德方为续修道藏所选定的三处造纸场所之一,《济源十方龙祥万寿宫记》云:“迩者东莱至道披云真人,绍隆五祖之清规,恢扩七真之正法,属道教重熙之运,值大朝开拓之辰,……合于诸路置局雕印玄都宝藏、三洞四辅真经,俱系历代帝王安镇国祚,保天长存者也。然□□楮币共议就于济源、河中、终南祖庭三处,制造上品精洁复纸,以供百藏经卷使□印,此铁岸龙祥万寿宫其一也。”[52]因史料缺乏,其后元代龙祥观的情况不明,据元至元十年(1273)史天祐撰《清真观碑》记载,当时铁岸龙祥宫的道士主要有王志谦、杨八仙、杨志通、卫志通、范元一、李志超、张志通、赵志庆、许道祥等[53],仍属披云真人宋德方门下传承。

(三)长春观[54]

据现存至元二十九年(1292)立赵穆撰《重修长春观碑》记载,元中统元年(1260)全真道士解志通曾重修长春观。前面提到,解志通为周颐真弟子,属刘处玄三传,而且曾受到过丘处机的点拨,其洞真子之号即为丘处机所赐。元中统元年(1260),解志通在王屋天坛之间游历时,偶然路过济源柏林坡,见有道观遗址,因喜其为一处修仙证真的风水宝地,于是便留了下来,并决定重修道观。《重修长春观碑》云:“迨中统建元,自长安而东,复过覃怀济源之柏林坡,见观有遗址,烟林千秀,露草百奇,语□□:‘兹可□终焉之地。’或以为不可,师曰:‘不见可欲,使心不乱,正在于斯。’”可见,解志通当时决定留住长春观,其弟子不是很赞同,因为当时的长春观可谓是断壁残垣,殿毁阶圮,一片残破之象,所以弟子们对长春观的前景不是很看好。然而,经过解志通的一番经营之后,弟子们逐渐改变了看法,认同了他的决定。《修建长春观记》云:“当时成就处所,盖多有之。为无绩乐成,心实为愧,乃于西仁和自择一所,然云古迹朝更代革,荒闲阒寂,皆人之所不为意者,而经营之。或有止之,曰:陋如之何?可居焉。众皆艴然不说。日就月将,既有次第,前所鄙者幡然而喜曰:今日始见此地面临天堑,背倚紫金,低其前而高其后,其形也如仙人之抱子,其势也如五龙之抱珠,左有流水为青龙,青龙有入泉之意,右有长道为白虎,白虎有沿山之形。前低汙而为朱雀,朱雀有鼓翼之仪,后高阜而为元武,元武有登天之象。东西两峰突兀,有日月精华之状。其左右前后,自然理顺,不为牵强,实天造福地,而为幽人于是建神仙修炼之乡,立香火因缘之地。”[55]经过解志通师徒重修后的长春观,规模宏丽,焕然一新,其中设有玄元殿、玉皇殿、三官殿、四圣殿等,又建下院四所,即西仁和长春观、谢封长春观、北陈北白云观、孟津县感圣庙威灵观等。

(四)太清宫

清乾隆《济源县志》云:“太清宫,在清源里,元至顺四年建。”太清宫始建于何时,虽已不可考知,但据现有资料记载,至少元初其已存在。《重建太清万寿宫碑铭》云:“济源郭北,旧有道观一所,名曰太清。爰经丧乱兵烬之余,栋宇不存,唯故地荒基、荆棘瓦砾而已。”[56]金末元初,战乱频仍,北方许多道观都毁于战火,太清宫亦没有幸免。恰逢此时,全真道士单志静因避乱来到济源,喜其山明水秀,土地肥沃,又多仙真圣迹,于是决心栖居于此。正当单志静到处挑选栖息地时,“济帅杨公重师之道德,请留住是观,施其周围良田百有余亩,为功德主者。”[57]单志静遂应其请,留住太清宫,披荆斩棘,苦心经营,欲修复道观,但单志静的突然仙逝,使太清宫的修复工作不得不停下来。单志静的弟子李志昂、张志微、姚志古等,秉承师志,四处化缘,续修道观,最终完成。重修后的太清宫,规模宏阔,焕然一新,“若三清之大殿,七真之崇宇,堂基高爽,栋宇雄[ ],[ ]拱飞甍,丹青藻丽,松桧阴[ ],行列云屯,圣像庄严,[ ]金绘彩,灿然一[ ]。廼至云房香积,[ ]室宾寮,静[ ]环堵,药圃蔬园,无一不备。”[58]可见,经过单志静及其弟子们的共同努力,太清宫成为了济源一带一座重要的全真道观。后来,全真道掌教李志常偶过此观,见其地形胜概,规模宏敞,于是赐观额为“太清万寿宫”,《重建太清万寿宫碑铭》记载此事并述及太清宫周围之胜概,其云:“玄门[ ]教真常真人一日来临[ ]院,观其地形胜概,规模闳敞,面眺嵩洛孟津天堑之封,背倚太行、济渎、燕川、盘谷之境,左襟覃怀、丹[ ]之水,紫金、明[ ]诸峰,右[ ]天坛、王屋、阳台、灵都[ ]仙洞天福地之区。太清之境,宛然处中[ ][ ],以为济上琳宫玄苑传道焚修、祝延国祚之名所也。由是真人[ ]赐其额号曰太清万寿宫。”[59]

(五)灵都宫

灵都宫始建于唐天宝二年(743),为玉真公主修炼之所。清乾隆《济源县志》卷二云:“灵都宫,在石村里尚书谷□,唐天宝二年建。”又嘉庆《续济源县志》卷二云:“灵都宫,在县西三十里尚书谷,唐天宝二年建,元至元间修,相传即玉真公主升仙处。”金末元初,灵都宫因战乱而废弃。蒙古太祖二十二年(1227),丘处机弟子宁神子张志谨因寻栖息之地而过此,“至灵都,一见形势,如有宿昔”,经“本郡侯司帅等,具礼敦请”,遂主此宫。当时的灵都宫,“殿宇廊庑,阶砌名物,悉为废坏”,张志谨见之,慨然有兴复之志。但不久张志谨仙逝,门下弟子推举孙志玄代掌观事。孙志玄带领道众,秉承师志,勤于兴作,以举修复。“前所废者,今而兴之,前所无者,今而有之,增广损益,众缘毕举。故自殿堂、门宇、斋室、精舍、塑绘,咸与一新。有水磑、竹木、园圃、桑土为常住资赡之产,道众不啻百余。仍置三洞宝经以实其中,使后学者有所依据,可谓不负先师之嘱矣。”[60]蒙古海迷失后二年(1250),“奉上命,特赠宁神子为广玄真人,灵都观为灵都万寿宫。”[61]

(六)桃花洞

济源东北有一座阳洛山,据称是晋代王良真人飞升之所。阳洛山中有桃花洞,元代全真女冠张惠全、阎妙定曾先后在此修真。据元至元十八年(1281)张道亨撰《桃花洞记》[62]记载,张惠全,号慧通散人,宝定满城人。幼年悟真,十五岁寻道,拜金粟太清观女冠李守正为师。李守正师承栖云真人王志谨,张惠全为王志谨三传弟子,属郝大通一系。李守正仙逝后,张惠全寻访栖息之所,“历覃怀西北河内宋寨村小谷重阳观,访桃花洞主松曩子任君先生,接话心会,召而居焉。”在桃花洞住下后,张惠全便开始了自己的苦修生涯,她“昼则清风满榻,孤鹤唳空,夜则明月当轩,猛兽拥户。日就月将,越七年矣。”在这七年时间里,张惠全边苦修,边修造桃花洞。“供粢者,粝者食;施衣者,坏者褐。精者畜而募工凿石,开龛设像。”元至元十八年(1281),桃花洞的开凿设像工程终于完成,“中曰元元圣祖太上老君,左曰西王金母元君,右曰正[ ]纯阳三真君也。绘以金碧,睟容俨然。”又据元元贞二年(1296)陈志忠撰《阳洛山三清洞铭》[63]记载,全真女冠阎妙定也曾在桃花洞修真。阎妙定,河南修武县人,拜西华村迎真庵仙姑李守元为师。一日,经阳洛山重阳观于宗主的应允,得以栖息于桃花洞。其后,她“以弊衣周体,恶食充饥,但庀徒而兴工,良鸿材而作善。肇开洞府,幻出壶天。俪三境之真容,拱二真之侍座。”以上两碑的记载表明,当时阳洛山上还有一处全真道观名重阳观,而桃花洞则属于重阳观,至元十八年(1281)时,阳洛山重阳观住持为任志朴,元贞二年(1296)年时,重阳观住持为一位于姓道士,可惜的是,因史料阙如,难以知道元代阳洛山重阳观的更多情况。

除以上所举之外,还有一些元代道观没有介绍,比如奉仙观、岳云宫、济渎庙等。奉仙观是元代济源一所著名的全真道观,因前面在介绍卫志稳时曾经提及,为了避免前后重复,在此不再赘述。岳云宫的情况较为复杂,元代济源有两个岳云宫,其一在河内李村,其一在水运里。对于前者的相关情况,杨奂撰《重修岳云宫记》[64]有详细的记载,但按当今行政区划,其已不属济源,所以这里没有纳入介绍的范围。至于后者,确属济源。清乾隆《济源县志》卷二曾云:“岳云观,在水运里。”又《栖元真人门众碑》提到“济源水运岳云知观封志道、封志达”[65]。但可惜的是,关于元代水运里岳云宫的情况,今天已不得而知。济渎庙虽然在济源,现在也存有一些相关的资料[66],但通过这些资料却不能确定当时其是否为全真道观,为了谨慎起见,暂不作介绍。


[①](清)萧应植《济源县志》,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刻本。

[②](清)何荇芳、刘大观《续济源县志》,清嘉庆十八年(1813)刻本。

[③]《道藏》第3册,第349页。

[④]《道藏》第19册,第519页。

[⑤]《道藏》第25册,第560页。

[⑥]参见《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卷二《谭处端》(《道藏》第5册,第423页)以及《水云集》(《道藏》第25册,第845—865页)。

[⑦]《道藏》第19册,第733页。

[⑧]《道藏》第25册,第437页。

[⑨]《道藏》第19册,第730页。

[⑩]赵卫东辑校《丘处机集》,齐鲁书社2005年版,第503页。

[11]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文物出版社1988年版,第525页。

[12]《全金诗》据顾嗣立《元诗选》二集《丘真人处机》收有第一首,但未收第二首。

[13]据杨奂《重修岳云宫记》记载,王志祐生于金大定十五年(1175),卒于蒙古太宗窝阔台十一年(1239),师承不详,但元代岳云宫一直属于栖云真人王志谨一系传承。清乾隆《济源县志》卷十二把王重阳讹为王志祐。

[14]《道藏》第19册,第739页。

[15]《道藏》第3册,第379页。

[16]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475页。

[17]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476页。

[18]陈垣撰《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37页。

[19]以上根据河南济源奉仙观现存《崇宁葆光大师卫公道行之碑》,该碑立于元至元二十二年(1285),李谦撰文,寇元德书丹,王博文题额。本段未注明出处的引文皆出于此碑。

[20]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66页。

[21]该碑立于至元二十九年(1292),赵穆撰文并书丹,李肃篆额,长春观知观胡志林立石。该碑原在济源柏林长春观,后移至济渎庙保存,现存于济渎庙。

[22]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489页。赵穆撰《重修长春观碑》亦载有其饲虎之事,与以上说法有所差异,其云:“一日,游方于嵩州荻峪,乐其青山叠翠,碧水流蓝,结庵养浩。黄尊师远来访道,夜将二漏,忽闻窗外有鹫地巨声。黄曰:‘何物如此?’曰:‘道伴也。’乃以瓦盆进水于门外,令徐徐饮之。黄启牖面窥之,乃二虎也。谓曰:‘非先生之道畴,敢□居斯焉?”

[23]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488页。

[24]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790页。

[25]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47页。

[26]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07页。

[27]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07页。

[28]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84页。

[29]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08页。

[30]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69页。

[31]以上引文见济源现存至元二十九年(1292)赵穆撰《重修长春观碑》。

[32]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486页。

[33]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486页。

[34]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487页。

[35]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487页。

[36]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79页。

[37]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72页。元至元元年(1264)九月李蔚记《大朝投龙记》也记载了张志敬至济渎投龙简之事,参见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62页。

[38]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612页。

[39]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612页。

[40]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700页。

[41]《道藏》第25册,第540页

[42]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第209页。

[43]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489页。

[44]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05页。

[45]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05页。

[46]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05—506页。

[47]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790页。

[48]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791页。

[49]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第209页。

[50]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07页。

[51]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07页。

[52]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07页。

[53]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第165页。

[54]有关元代长春观的资料,现只存两块碑刻,即元中统五年(1264)立尚企贤撰《修建长春观记》与长春观现存至元二十九年(1292)立赵穆撰《重修长春观碑》。除此之外,清乾隆《孟县志》除收有以上尚企贤撰《修建长春观记》外,还收有立于中统三年(1262)姬元撰《重修长春观记》(该碑发现于孟县西北三十五里冶墙村,据其记载,长春观为栖云真人王志谨弟子刘之修建,完工于蒙古太宗窝阔台七年(1235)九月,姬元文撰于元世祖中统元年(1260),立石于中统三年(1262)),《志》中提到,以上两碑,虽然都提到了姬元的名字,而且碑的名称大同小异,但存放地点却相距四十余里,对于两碑所云长春观是否为一观,未作任何说明,只是存疑。鉴于元代济源及其周围地区有多所长春观(参见《栖云真人门众碑》,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第172—175页),出于谨慎起见,以下仅根据尚企贤碑与赵穆碑对元代柏林坡长春观的情况略作介绍。

[55](清)仇汝瑚、冯敏昌《孟县志》卷八《金石志》,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刻本。

[56]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第170页。

[57]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第170页。

[58]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第170页。

[59]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第170页。

[60]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94—585页。

[61]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85页。

[62]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第176—177页。

[63]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第186—187页。

[64]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第525页。

[65]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第174页。

[66]现存有关济渎庙的元代史料主要有中统四年(1263)《济渎投龙简记》(《道家金石略》,第841页)、中统五年(1264)《济祠投龙简灵应记》(《道家金石略》,第572页)、延祐元年(1314)《投龙简记》(《道家金石略》,第894页)、延祐二年(1315)《大元投奠龙简之记》(《道家金石略》,第862—863页)、至元七年(1270)《济渎投龙简记》(该碑现存济渎庙)、至元十六年(1279)《孟州重修济渎行宫之碑》(《道家金石略》,第1106—1107页)、泰定元年(1324)《周天大醮投龙简记》(《道家金石略》,第863页)等。

上一篇:司马承祯的工夫论及其当代意义

下一篇:开展田野调查 追寻历史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