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论道王屋>《旧唐书.司马承祯传》考注—附编年简表

《旧唐书.司马承祯传》考注—附编年简表

2011年10月4日  金荣华

(台北 中国文化大学)

  司马承祯(647-735),字子微,号天台白云,谥曰贞一,唐朝著名之上清派道士,隐居王屋山。武则天、睿宗、玄宗三帝皆召见问道,优礼有加。玄宗亲受法箓,尤其敬重。生平事迹,以《旧唐书.司马承祯传》所记最详,然史文尚简,倘有可补实者,为考注如次。

史文(一)

道士司马承祯,字子微,河内温(今河南温县)人,周、晋州刺史琅邪公裔玄孙。

  案,唐.崔尙〈天台山桐柏观碑〉:「炼师名承祯,一名子微,号曰天台白云,河内温人。晋宣帝(司马懿)弟太常馗之后。祖晟,仕隋为亲侍大都督。父仁最,唐兴,为朝散大夫、襄州刺史。」[1]

史文(二)

承祯尝遍游名山,乃止于天台山。则天闻其名,召至都,降手勅以赞美之。及将还,勅麟台监李峤饯之于洛桥之东。

  案,天台山为王屋山群峰之一,王屋乃其总称,在洛阳东北之山西河南交界处,属今河南济源市。

  李峤(约645-约714)于任职麟台(秘书省)前,曾为天官侍郎[2]。天官即吏部,武后如意元年(692),来俊臣构陷狄仁傑[3],李峤以任职吏部审辨其冤,忤旨,出为润州司马[4],可知其为麟台(少)监当在如意元年(692)之后。又,李峤于武后圣历元年(698)由麟台(少)监进为同凤阁鸾台平章事[5],则饯行司马承祯应不晚于此年。今知饯行地点在洛桥之东,洛指洛水,则武后召见司马承祯之地乃在洛水流经之东都洛阳。检查史籍,如意元年(692)至圣历元年(698)间,武后唯于万岁登封元年(696)年初在洛阳[6],故其召见司马承祯之时间当可订于此岁。

史文(三)

景云二年(711),睿宗令其兄承袆就天台山追之至京,引入宫中,问以阴阳术数之事。……承祯固辞还山,仍赐宝琴一张及霞纹帔而遣之。朝中词人赠诗者百余人。

  案:唐大中八年(854)所刻〈赐白云先生书诗并禁山勅〉碑有睿宗勅三通,其一云:「敬问天台山司马炼师:……夏景渐热,妙履和和。思听真言,用袪蒙蔽。朝钦夕伫,迹滞心飞。欲遣使者专迎,或虑炼师惊惧。故令兄往,愿与同来。」是承袆持以往迎承祯者。其二云:「炼师道实征明,德惟虚寂。……广成以来,一人而已。……所进明镜,规制幽奇,隐至道之精,含太易之象,藏诸宝匣,铭佩良深。」是酬答承祯进呈明镜者。其三云:「先生道风独峻,真气孤标。……闲居三月,方味广成之言;别途万里,空怀子陵之意。然行藏异迹,聚散恒理。今之别也,亦何恨哉!白云悠悠,杳若天际。去德方远,有劳夙心。敬遣代怀,指不多及。」是送承祯还山者。[7]

  朝臣赠诗者有李适、徐彦伯等,《旧唐书.李适传》:「睿宗时,天台道士司马承祯被征至京师,及还,适赠诗,序其高尚之致,其词甚美。当时朝廷之士,无不属和,凡三百余人。徐彦伯编而叙之,谓之《白云记》。」(卷190中)

  又,唐.刘肃《大唐新语》:「卢藏用,始隐于终南山中,中宗朝,累居要职。有道士司马承祯者,睿宗遣至京,将还,藏用指终南山谓之曰:此中大有佳处,何必在远。承祯徐答曰:以仆所观,乃仕宦捷径耳。」(卷十,隐逸)终南山在长安之南,卢藏用指之而言,可知两人对话之地在长安,亦睿宗于长安征见司马承祯也。

史文(四)

     开元九年(721),玄宗又遣使迎,亲受法箓,前后赏赐甚厚。十年,驾还西都,承祯又请还天台山,玄宗赋诗以遣之。

  案,所谓法箓,即道法之秘录,记道教诸神之体系,乃初入道门之基础知识。玄宗亲受法箓,意为师事司马承祯而入道。

  承祯觐见玄宗,呈镜剑各一。镜剑皆道门法器,镜以照妖,剑以驱邪。玄宗有〈答司马承祯上剑镜〉诗:「宝照含天地,神剑合阴阳。日月丽光景,星斗裁文章。写鉴表容质,佩服为身防。从兹一赏玩,永德保龄长。」(《全唐诗》卷三)

  承祯还山,玄宗诗书以送。书云:「司马炼师以吐纳余暇,琴书自娱。潇洒白云,超驰元圃。高德可重,暂违萝薜之情;雅志难留,敬顺乔松之意。音尘一间,俄归葛氏之天台;道术斯成,顷缩长房之地脉。善自珍爱,以保童颜。志之所之,略陈鄙什。既叙前离之意,仍怀别后之资。故遣此书,指不多及。」[8]

  〈五言送司马承祯还天台〉诗云:「紫府求贤士,清溪祖逸人。江湖与城阙,异迹且殊伦。间有幽栖者,居然厌俗尘。林泉先得性,芝桂先调神。地道逾稽岭,天台接海滨。音徽从此间,万古一芳春。」[9]

  又,承祯之所以请还天台,乃因玄宗之驾还西都,是开元九年之召见在东都洛阳。

史文(五)

十五年(727),又召至都。玄宗令承祯于王屋山自选形胜,置坛室以居焉。承祯因上言:今五岳神祠皆是山林之神,非正真之神也。五岳皆有洞府,各有上清真人降任其职。山川风雨、阴阳气序,是所理焉。冠冕章服、佐从神仙,皆有各数,请别立斋祠之所。玄宗从其言,因勅五岳各置真君祠一所,其形象制度,皆令承祯推按道经,创意为之。

案,史文谓玄宗令承祯于王屋山自选形胜之处置坛室以居,承祯因而上言五岳皆有上清真人,请别立斋祀之所,文意似欠紧密。《续仙传》云:「初,明皇(玄宗)登封泰山回,问承祯:五岳何神主之?对曰:岳者山之巨镇,而能雷雨,潜诸神,仙国之望者为之,然山林神也,亦有仙官主之。于是诏五岳于山顶别置仙官庙。」(司马承贞条)[10]是承祯之请于五岳别立真君祠乃因玄宗询问五岳何神主之,非因玄宗命其自选胜地置坛室以居也。

玄宗于开元十三年(725)十一月登泰山祀昊天上帝,封泰山神为齐天王。十二月己巳(二十日)返抵洛阳,于十五年(727)闰九月庚申(初二)发驾还长安[11],十五年之召承祯至都,盖东都洛阳。

又,史文谓「十五年又召至都。玄宗令承祯于王屋山自选形胜,置坛屋以居焉」,似指开元十二年之召专为命承祯自选胜地建坛室者。今检〈贞一先生庙碣〉:「开元十二年,天子修明德之祀,恩接万灵,动汾水之驾,将邀四子,乃征尊师入内殿,受上清经法,仍于王屋山置阳台观以居之」[12]。是玄宗受上清经法后乃为承祯于王屋山置阳台观以居。两者相较,〈庙碣〉之说较为完整,则自选胜地以置坛室宜是开元十二年之事,而阳台观建造年岁亦于焉可定。


 


[1]见陈垣编:《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133-134页。

[2]《旧唐书.李峤传》:「时初置右御史台,巡按天下,峤上疏陈其得失。……寻知天官侍郎事,迁麟台少监。」(卷94)

[3]《旧唐书.狄仁傑传》(卷186上)

[4]《旧唐书.李峤传》(卷94上)

[5]同注4。

[6]《旧唐书.则天皇后本纪》:「万岁登封元年,腊月甲申,上登封于嵩岳,大赦天下。……癸巳,至自嵩岳,甲午,亲谒太庙。」(卷6)。《旧唐书.则天皇后本纪》:「天授元年(690)……(九月)丙戌初,立武氏七庙于神都(洛阳),……(十月辛未),以武氏七庙为太庙。」(卷6)

[7]书同注1,182-183页。

[8]〈赐白云先生书诗并禁山勅〉碑,书同注1,182-183页。

[9]同注8,亦见于《全唐诗》卷三,诗题作〈王屋山送道士司马承祯还天台〉。

[10]《云笈七签》卷113下。

[11]《旧唐书.玄宗本纪》(卷8)

[12]〈贞一先生庙碣〉,书同注1,120-121页。碑存河南济源市济渎庙。

上一篇:王屋山高道司马承祯道教医学思想及其影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