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游玩攻略>梦酣小浪底

梦酣小浪底

2011年4月18日  九林

一直以为,“黄河水清”是人类苛刻的梦想,于是,当我穿越中原大地,来到河南孟津的小浪底时,还不停地询问:“黄河在哪里?”,我做梦也想不到,眼前的黄河,一片澄碧!

走进库区,清新的空气里,就传来一阵阵喜鹊的叫声:“喳喳、喳喳喳……”,太亲切了!循声向山梁上望去,青枝绿叶间,一对对喜鹊在飞舞,好熟悉的身影!二十年前,喜鹊从我们南方消失,我多少回在梦里追寻!不期,今天能在小浪底重逢!我那阔别的心,陡添无边的喜色。

那道山梁,就是愚公要搬掉的二座之一的王屋山,也是我童年的梦里常常向往的神秘大山。和我在江南所见到的大山决然不同,它的山体几乎全是直立的黄土,据说是经过两亿年的积压而形成。倍感新奇的是,山上疏落着一座座窑洞,修建水库时,居民全部迁出,住进了新房。不过,这些遗落的空窑洞,已使我十分地满足,我不仅可浏览小浪底发黄的年鉴,又领略到西北风情。

快到大坝上欣赏那万顷碧波吧!不行!大坝暂且不对外开放,库区员工所穿的工作服,都带有防伪标志。那就到大坝下面去!很快来到谷底,眼下的黄河,犹如从水库底下钻出的黄龙,汹涌浩荡。看够了黄河水,就仰观大坝。大坝两端连着山,坝顶高与天齐,远远望去,似笼着一层薄薄的青纱,俨然一道天门!大坝上,“小浪底”三个空心楷体字,却特别醒目,因为每个字都有二千平方米,白色乳胶柒写成,三个字总造价一百万元。坝体更是非凡,从中心向外共有七层,所用土方,若堆成一米见方,再连接起来,可以绕地球赤道一周。

河上有一带铁索桥。奔到桥上,才迈开几步,就热血奔涌,心潮激荡,那情形,似乎要与脚下澎湃的黄河相融汇。这很自然,第一次投入黄河母亲的怀抱,感受她的强大气息,怎么能不激情爆发?

桥的对岸,就是二百比一的黄河模型,从巴颜格拉山到河套平原,再从黄土高原到下游的地上悬河,无不形象;还有人类治理黄河的典章——龙羊峡、刘家峡等水库大坝,无不逼真。最让人触目惊心的,还是那黄土高原上,恣意切下的无数道深沟险壑,只有在这里,黄河的性格特征才得以彻底诠释。从“源头”走到“入海口”,将近半个小时。而只花半个小时,就领略到“黄河全貌”,非常值得!

    绕过气势磅礴的小浪底工程标志,到高高的河堤上去观看排沙的壮观。这里已是大坝的北端,是一座几乎被掏空的小山,山体上是不同高度的排沙孔、泻洪槽和发电隧洞,最高的泻洪槽,能防御千年一遇的洪水,故叫着“千年等一回”,足可见工程设计师们目光之远大。

非常凑巧,有个排沙孔开始作业。闸门初开,流沙从洞口缓缓溢下,可一转眼,沙量猛增,暴涨成巨大的沙龙,从洞口奔脱而出,大有气吞万里之势!横空几百米后,龙头向谷底探下,“轰轰”钻入激荡的泥浆,而长长的龙身,依然奔腾不息。我不禁畅想:这绿色的水库,只是千里黄河的一件绿铠甲,这奔腾的沙龙,才是它的体魄,它的精髓。

沙龙腾处,带来奇特的景观——空中弥漫着蒙蒙沙雾;龙腹下的池子里,一条条大鱼在泥浆里如如游动;几个当地人,手持网兜,从堤边的悬梯下去,到池边捞鱼,一会儿功夫,就堆满了一板车。这些又肥又大的黄河鲤鱼——龙王国度的诚民!随龙王出阵,有撞晕了的,有摔断头的,也有幸运儿,躺在板车上,还练着“鲤鱼打挺”。又见几个人,拿了几条鱼用清水洗净,加上适量的盐,就放在一炉炭火上烧烤,很快,空气中就飘满了烤鱼肉的香味,诱得我直要流口水。

这时,沙龙的势头减弱,渐渐停息了奔腾。而另一个孔

闸打开了,很快,又腾出一条沙龙。原来,几个排沙孔都有合理的分工,排沙时间和排沙量,都根据全流域电脑监控系统生成的数据来调节,替换作业,能保证库内泥沙的合理分布。

我不得不惊叹小浪底工程的伟大,工程设计,既尊重了科学,又尊重了自然;既综合了国内所有水利工程的经验,又充分引用了国外的相关先进技术,发电、排洪、排沙、防凌、防旱等应有的功能都齐全,所以,工程非常成功。而听说,小浪底上游的三门峡水库,工程设计就存在严重的缺陷,建造大坝时忽略了排沙功能,库内泥沙淤积,抬高了水位,已造成渭河平原大片良田荒废,而且恶果还在继续扩大。小浪底水库,就是为补救三门峡的缺陷,应运而生的。

可以说,小浪底水库,是万里黄河叹服人类智慧的巨大惊叹号。而万里黄河万年梦,小浪底水库,更是人类已经实现的最理想的一个治黄梦。而我在这般雄奇绚烂的“梦境”里徜徉,焉能不酣!

上一篇:黄河小浪底--舟行碧波上 人在画中游

下一篇:小沟背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