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游玩攻略>印象小沟背

印象小沟背

2011年4月5日  赵立功

题记:桃花似姚花,立功做愚公。安庆峡里走,葛岭在前头。

一、山,或树

他从来就是

祖父的形象他的面孔黧黑,眼窝深陷

黑黝黝的,深邃

不可测量

但他并没有死去

年年春天,他都发芽

而且,思想的芽

越发越大

越长越高

最后,他长得

参天般巨大

借助于大山的肩膀

我站在他沉睡的枕边

小心地听他

沉默的脉动

从他凹陷的、黑黝黝的眼睛里

辨认着一种思想

四月了,走在他起伏的胸膛上

脚下是纷披的落叶

红的、黄的

沙哑地响,像秋天

沉甸甸的背影

二、夜醉

是昨夜的山谷里

璀璨的星群

是璀璨的星群下

黑暗的山影

是黑暗的山影中

嘹亮的歌声

是嘹亮的歌声后

酒泉的叮咚

醺醺的,说了多少话

说不清为谁醉去

第二天早晨的门外

一树明媚的桃花

刷地照亮了

刚刚醒来的眼睛

三、桃花石
祖父的日记
写在王屋身后
一条叫做小沟背的山里
亿万年前
当爱情来到
祖父的心中
故事开始了
 
后来,海枯、石烂
我们在枯死的海底
在隆起的沟背
看到了石头裂开的心
一颗、两颗
百颗、千颗
那裂开的心上
迸溅着星星点点的血
深深浅浅的,像
飞点的桃花
 
祖父爱情的化石
被四月的阳光晒得模糊
而山涧的溪流
或春雨,甚至
一碗清水
就能洗出
它清晰的面目

四、现场

一个英雄一样
站在谷口的风里
倒下了
头也始终朝着
山上的方向
那里
一树桃花
正远远地喷吐着
生命的霞光
 
春天,就是生与死的轮回
这里,就是死与生的现场
在这个
蜂飞蝶舞的
轮回的现场里
我们与枯死的树合影
却忘记了数它断面上
年轮的分行

五、老屋
四五户人家的老屋
四五间青灰的瓦房
错落地
安静地
沉陷在
山沟的腹地
树,在发芽
桃,在开花
新鲜的、厚厚的牛粪
还冒着
反刍的胃气
 
可是,主人哪里去了

无人的老宅里
我们读着
今年新贴的春联
听着
山外打工的春汛
心思
大山一样空荡

六、新朋友(1)
出于对聊天的兴趣
饭前,它毫无心思地
来到我们中间
趴在我的脚前
一只豁口的耳朵
听着
我们谈话的残篇
 
它当我们是
家里的朋友
它当它是
我们中的一员
在它看来
听大家在一起聊天,是多么地
理所当然
 
我用手轻轻地、轻轻地
拍着它健壮的腰身,梳理着
它粗硬的毛
有时,我会抬起它的一只前爪
与它握手
它用厚厚的胼胝告诉我
它其实也长着
五个趾头,和人
一样

七、新朋友(2)
才一岁左右的年纪
就开始了
独自守家
山里的人家
不设院墙
核桃树、桃树、橡树和白杨
可以按时
把高高低低的树影
探进无人的院子里来
 
或许院外的石碾、石臼
都玩腻了
或许幼小而
寂寞的心中
早已熟悉了院外那座山梁
在对陌生的追求中
幼小的生命
送了我们一程又一程
 
再见,纯真的朋友
再见,无邪的童年
你当记得皮肤的温腻
而我的肘上
也留着你舔过的热痒
但是,回去吧,幼小的朋友
在你的身后
是你正一步步远离的家园

和令人担忧的
迷失的危险
而我们是
你幼时的岁月里
一群流浪的过客
是你寂寞的守望中
一道
飘忽而过的暗影
 
八、邂逅杜牧
这个清明
没有断魂的雨,却有
他断魂的诗
 
他的诗
站在济渎的庙里
站在王屋的山里
站在小沟背的沟底、山头,和
春心朦胧的树里
含苞待放的花里
 
含苞待放的花
十三四岁
是他笔下
娉娉袅袅的豆蔻

游人眼中的酒家

后来,他的诗
站在一管毛笔里
站在一张宣纸里
站在一幅草书里
站在午后的一场
陶醉里
他在春天里回忆着
晚唐
某个秋天的夜凉

上一篇:阴阳小沟背

下一篇:奇山秀水五龙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