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幽小沟背

文章出处:济源旅游网发表时间:2018-7-23 17:02:33

“小沟背,大风景”,这是位于济源西部深山小沟背风景区的宣传语。我曾多次流连于这条小小的山沟,深知此话所言不虚。其风景之妙,妙在大幽,胜在其韵。

一条逼仄的山沟,两边群峰耸立,有平顶峰,圆顶峰,尖顶峰,或巍峨,或雄浑,或灵秀,形态各异,不一而同。自山顶而下,凡平缓处都有树木,有的蔚然成林,可听阵阵松涛;有的三五成簇,随风浮动摇曳,可观风情万种;有的孑然不群,翘翘傲然凌峰,可赏一枝独秀。树木疏落处,碧草灌木杂然期间,芳意盎然丛丛。因了这山沟的狭、满眼的绿,几近谷底处,即便偶有岩壁露出,也无不湿湿的,润润的,似有丝丝凉气渗出。

沟底是淙淙溪流。紧贴溪流,有羊肠小道延展,有原木栈道蜿蜒。水流转弯处,或栈道凌空,或踏石罗列,或梁木横驾,或吊桥斜拉。行走其上,有时可双目环顾,昂首阔步,有时则颤颤悠悠,需摒神静气、摄手踮脚才行。头顶的蓝天时隐时现,宽阔处有白云浮动,到狭窄处就仅剩一缕亮光了。

这溪水,因河床、石岸而变幻不停,仪态万方。有时,在巨石上缓缓流淌,将那石头濯洗的一尘不染;有时,在石滩上漫延,水底有丝丝绿藻伸展;有时,又悄然隐入巨石中间了,需屏住呼吸才听得见汩汩水声。过一会儿,又汇聚成潭了,或深或浅,都可直视水底,蝌蚪、小鱼、虾蟹游弋其中,仿若悬空。再一会儿,那水又顺着那高高低低的崖壁跌落下来,化身为瀑布了。这瀑布小巧的很,宛若邻家怀中乖乖的女孩,让人的心都要融化了。那边,有人已经按耐不住,跳入水中了,嬉笑声、尖叫声传出老远。

最神奇的,是这里的石头。沟谷两侧的砂岩,多为红色、咖啡色。河床则以深紫、重蓝为主调,或紫里泛青,或青里透紫,还有条条白线印染其中,无不随意延伸着、交错着。至于河滩上、溪流里散落的,就更加的奇特而绝妙了:有的紫红,有的浅红,有的泛黄,有的发绿,有的透蓝……还有的五色相间,各色兼备。论个头,小的似拳头、鹅卵,大的如桌、如房。那小的,因了常年的冲刷滚动,也因了溪水的不断滋养,个个圆溜光滑,温润如玉。那大的,或独处一隅,如鹤立鸡群;或三五相聚,蔚蔚然成石阵;或矗立在河床上,如中流砥柱。最耀眼的,是横亘河床的巨岩,通体如晚霞里的火烧云,有如玉的白镶嵌其中,红得浓烈,白得耀眼。

这奇石与碧水相互映衬,石因水而润泽,水因石而灵动。山谷因了这石,这水,愈发的幽深、清凉,已经被形象地称为彩石谷、银河峡了。

这石,不是一般的石。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的先祖在祥和的环境中,过着日出渔猎、日入群息的生活。忽然一天,天崩地裂,洪水施虐,人们流离失所。于是,女娲娘娘挺身而出,在银河畔炼出五色彩石,补修了苍天。这神奇的石头,就是女娲补天后的遗留。补天以后,为了让倾斜的大地更加稳固,女娲又砍去东海巨鳌的四足,立为大地四极。银河峡上方,那座顶如巨鳌的山峰,就是东海巨鳌的化身,现在已经被叫做鳌背山了。银河峡东边待落岭上有一处岩壁,上面凹凸不平的岩石,活脱脱无数个光屁股娃娃,全部面壁而卧。据说,那是女娲抟土造人时,藤条甩泥飞溅上去的。那些她亲手抟成的、藤条甩泥落地的,都变成了活生生的人。因了这些,这峡谷,这群山,这方天地,就被称为“女娲文化之乡”了。

由此想到,《红楼梦》又叫《石头记》,贾宝玉脖子上的灵通宝玉,也是女娲补天的遗留。看来,女娲补天留下的不堪之材,并非只有那灵通宝玉。这满山遍野的五色彩石,是都该是它的兄弟了。不知道它被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历尽世间繁华以后,是否也回到这彩石谷、银河峡?如果是,有千千万万的兄弟相伴,有清风清流的抚慰,它的怨气也该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吧。是的,不堪之材多了去了。比如庄子笔下那棵大栎树,不能做成器物,反倒免受了斧斤之灾,郁郁百年,成为胜景,被奉为神。在这绿水青山之间,闪烁着自己的五彩,也算是这些石块的无用之大用了。可是,这层峦叠嶂、群峰突起间,哪里又是无稽崖、青埂峰呢?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和曹公的诗很是相似,都很玄幻,都很荒唐,却别有深意。有人说,是神话在这里找到了对应。我宁愿相信,是现实在这里演绎了神话。女娲造人,或许是先祖对自己起点的思考,是人类早期的生命探究;女娲补天,或许始于远古时期的一次地震、一次洪水,是灾后重建家园口口相传后的幻化。这近乎荒诞的朦胧中,蕴含着无数先祖与大自然的不屈抗争。即便是雪芹先生演绎的贾宝玉,又何尝不是自己对身世命运的哀叹,对盛世末路的抗争?正是携带了这不屈的抗争,我们才穿越历史风尘,一路前行,得以源远流长,绵延至今。

这群山幽谷、清流奇石,有幸和女娲相遇,才成了最美的风景!



下一篇:美醉!网红!速来万亩向日葵花海拍照片!   上一篇:没有了!